第260章 周祥身份/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金婆婆正费劲的把石棺推回去,阿洛和唐莺趕到了,于是我们几个联手把棺盖给盖上。又把河床里的淤泥填回去,等折腾完的时候天都快亮了,我朝天上看了眼,黑云正在消散,心中也松了口气。

“怎么就只有你们两个?”我这才问起了阿洛。

“阿幼朵留下我家照顾若兰了。”唐莺插话道。

金婆婆这时候轻歎了口气插话道:“俞飞,你打算怎么安置若兰,总不能这一路都带着她吧?”

“这個……。”我还确实没想好。

灵蛇剑突然出鞘,老蛇说:“把她带到我那去,我要重塑肉身了。顺便研究研究华若兰,希望能破解那老头的无极之眼,无极之眼是一种超级幻术,我們迟早要对付他,如果找不到破解之法根本不是他对手,我们不能像只没头苍蝇似的乱撞。”

“蛇叔你要重塑肉身了?”我小声的问道。

“怎么,你还舍不得了?总不能一辈子靠我的元神之气帮你吧?我已經打通你练神术的经脈,让你的身体适应了神气,以后要靠你自己了,金老太婆,俞飞的神术可要靠你指点了。”老蛇道。

金婆婆没有吱声。只是眉头紧锁的看着天空,过了好一会才道:“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黄帝一族的人了,也不知道他们在酝酿什么计划,那个人连鬼术也要学。让人担心啊,很明显他们已经进入了准备阶段。只等我们把外经找齐他们就要抢夺,这扇大门已经开启,不找又不行。”

“主要是你们太没用了,找到了老是被抢走了。如果能留住外经神石,那主动权就掌握在自己手里了。”老蛇说。

“老蛇,你说的轻松,现在独眼老头和黄帝一族都对外经神石虎视眈眈,他们的实力你不是没看到。”金婆婆不快道。

“现在你们能做的只有增强自身的实力,也不知道老叶去查他的身份到底有眉目了没,希望老叶能查到吧。”老蛇沉默了一会说。

我们返回了王家村,王家村上方的黑云也正在消散,一缕曙光穿透了云层照射下来,看到阳光大家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我们去了周祥家,周祥正在门口抬头看天,看到曙光他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我们迎了过去,周祥马上问起了是不是我们已经除了淤泥里的阴邪之物,我也不好说是黄帝一族的人为了吸鬼气顺带给化解了,于是只好默认了。

我用祝由气把王六宝等人体内的鬼气化解他们也就痊愈了,王家村的事情终于落下了帷幕。呆刚斤巴。

周祥张罗着给我们做了一顿好饭,我们吃了饭后便喝茶叙起了旧。

周祥对河里的阴邪之物很好奇,金婆婆想了想就把实情告诉了他,周祥听后很震惊,发了几句感慨也就不提这事了,转而问起了我为什么会认识他徒弟的事,于是我便把重点略去,只是简单讲叙了阿不拉大叔女儿感染鬼症的事,周祥听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想不到你跟阿不拉还有这样的缘分。”

“祥叔,你跟阿不拉大叔……。”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周祥伸手给打断了,周祥站了起来点起了颗烟,抽了几口说:“你是想问我身为神医协会的人,为什么会隐世在王家村吧?”

我点了点头,周祥沉声道:“我乃周文王第四子姬旦的后裔。”

“鸡蛋?”阿洛挠了挠头。

“是周公后裔。”金婆婆好笑不已的提醒阿洛。

“周公解梦的那个周公?”我明白了过来。

“不错,所谓的周公解梦只是世人的谣传罢了,我们周家老祖宗周公是着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教育家,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是个医学家,他创下了一种神奇的诊症方式,入梦诊症,梦可反映人的健康状况,有许多病症表面上看不出来,所以无法诊断,梦是大脑陷入休眠状态时最真实的反应,只要入得病人的梦中,任何病症都能解,人的梦可分为正梦、噩梦、思梦、寝梦、喜梦、惧梦,每一种梦都可反映出相对应的病症。”周祥顿了顿道:“唉,我隐世其实也是迫不得已之举,我乃周公神奇医术的正统传人,但谁家不出几个败家子?我们周家其他子孙一直在窥觑周公的神奇医术,所以我只好躲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了,甘愿过平淡的生活。”

“居然还有这样的医术?”我吃惊道。

“入梦诊症就连我也没听说过。”金婆婆嘀咕了句。

“那是当然,在医道里入梦诊症是个空白,它不同于催眠,催眠的人心理还有防御机制,但入梦就不同了,所以对医家来说是不可多得的神技,其实我隐世还有一个原因,谁都有年轻的时候,当年我年轻气盛,身怀医道神奇之术给人治病,也得以加入神医协会,不想却被人窥觑医术,引起争夺,于是只好选择了隐退了。”周祥感叹道。

“神医协会里确实有些人心怀叵测。”我想起了李时珍的后裔窥觑华家麻沸散的事。

“神医协会里绝大多数都是正派人士,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俞飞,你身为俞跗后裔在神医协会里可要留点心,你太心慈,祥叔怕你着了心怀叵测人的道。”周祥提醒道。

“祥叔,我知道了。”我连忙应道。

“周大哥,俞飞有我看着你放心好了。”金婆婆道。

“我现在还有一件心病。”周祥说着就看向了我,接着说:“我年纪越来越大,膝下无子,其他周家子孙又不可靠,这术又是传男不传女,所以我……。”

金婆婆似乎已经明白了周祥的意思,将手搭到了我肩上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你是不是早就有心将这术传给俞飞了?”

“以前我收留阿不拉也是想让他过继给我当儿子,可惜他资质愚钝,又是新疆人,一心想着回新疆,于是我只好作罢。我从小看着俞飞长大,这孩子悟性很高又是学医的,他那个爹去世后我曾一度动了心思想收他做儿子,让他跟我姓了周,打算把入梦诊症传给他,也不至于让这神技失传,不过这孩子不愿意,现在想来我也明白他为什么不愿意了,他乃俞跗的后裔,怎么会跟我姓周了。”周祥苦笑道。

听完周祥的话我一下就愣住了,原来当初周祥想要让我过继给他当儿子,是有这样的考虑。

“周大哥,其实姓不姓周又有什么关系,做人不能这么迂腐,依我的看法不姓周反倒好了,以免像你一样招来不必要的麻烦需要隐世,实不相瞒,我也是医道出身,今年已经八十多了。”金婆婆在努力游说周祥,我也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那你还叫我周大哥,哈哈。”周祥倒是没有觉得意外,哈哈大笑了起来,或许在他看来驻颜这种医术司空见惯,并无新鲜之处。

“刚才没有说出来是觉得不合适,让你见笑了。”金婆婆说着就指了指唐莺说:“唐莺是我的正式传人,她也不姓金,人才不可多得,一旦错过就没有了,所以我当机立断就把自己的术传给了唐莺。”

“唉,俞飞这趟回来其实我也想通了,只是一时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他说,今天都说了我这心病也好了一大半啊。”周祥高兴道。

“俞飞,还不过去拜师!”金婆婆踢了我一脚。

我这才反应过来走到周祥跟前一下就跪了下来,周祥笑的更开心了,于是我就这么拜了周祥为师,周祥说等有机会在把入梦诊症传给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