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早衰之症/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好的媳妇不要,选擇躲起来,到底为什么?”阿洛小声道。

“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矛盾挣扎。他选择了躲起回来,但又偷偷的回来拿他心爱的东西,就证明他还舍不得这样的生活,有种见不得人的心态。”我沉声道。

“他是迫不得已選择了躲起来。”金婆婆凝眉点头道。

“小安,借你的小黑猫用一用。”我对小安說。

小安点了点头就抚弄了小黑猫一下,小黑猫喵叫了一声就从小安的怀里窜了下来,在宋军磊的屋子里东闻闻右嗅嗅。最后看向窗子喵叫了一声就窜了出去,我們也来不及跟宋军磊的父母解释,马上跟上了小黑猫,小黑猫跑的很快,很快就朝山里跑去了。

小黑猫先是跑到了灵蛇神庙附近,围着灵蛇神庙转了一圈,緊接着继续往树林深处跑去。

天色逐渐擦黑。小黑猫越来越深入大山,我心里的疑惑更深了,宋军磊躲到這大山里干什么?

很快小黑猫便在一座土坟前停了下来,不停的喵叫。

“就是这里。”小安说。

我们仔细看了看土坟,土坟前插着一块木板。木板上歪歪斜斜的刻着宋军磊的名字,这让我心中无不骇然,如果说宋军磊已经死了,那偷偷回家拿东西的是谁?给他立墓碑的又是谁?

“喵~~。”小黑猫绕到了土坟后面叫了声,我们跟着绕到了坟后,直到此时我们才发现了这土坟后面居然有个小洞,洞口向下倾斜打进去,能容一人爬进去,而且洞口边上的土里还有脚印,很显然这洞里有人!

小黑猫窜进了洞里继续叫着,里面除了猫叫根本就没有其他动静了,应该没有人,我们先后爬进了洞里,洞里潮湿阴暗,角落里堆放着挖掘工具和各种书籍,地上还有生火留下的柴火灰烬。一盏老旧的煤油灯就倒在地上,一口暗红崭新的棺材停放在中央。

“有人来盗过墓吗?”阿洛嘀咕道。

“这种墓压根就没有值钱的东西,盗墓贼瞅也不会瞅一眼,不是盗墓贼来过,而是有人生活在这里。”金婆婆说。

这时候小黑猫又跳上了棺材发出了喵叫,我围着棺材转了一圈,这棺材根本没有钉上,透过缝隙也闻不到尸臭味,连一丝阴气也感觉不到,我给了阿洛一个眼神,阿洛马上会意上来就跟我一起把棺材盖给抬开了。棺材里果然空无一物,最奇特的是棺材里还有枕头被子,一看就是有人把棺材当成了床。

金婆婆环顾了下小洞,伸手摸了一下洞壁土层说:“这个坟挖开没有很长时间,根本就没埋过死人,更像是住人的,或者说有人在这里挖了个坟准备等死,那块墓碑很可能是宋军磊自己立的……。”阵吗岁血。

金婆婆正说着洞口外传来了动静,她赶紧示意我们把棺盖盖回去,随后拉着我们躲到了漆黑的角落里。

洞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还夹杂着咳嗽声,人还没进来就先扔进来了一只垂死挣扎的野山鸡,紧接着一个佝偻身材的老头慢慢爬进了洞,老头手上拄着一根树干做成的拐杖,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看着像是八九十岁了,只见他一边咳嗽一边弯腰去拿那只野山鸡,伸出的手都在颤抖,动作显得相当吃力。

“喵~~。”小黑猫不合时宜的叫了声,像是在提醒我们什么。

老头顿时一抖,将拐杖警觉的握了起来当武器使。

我们几个只好从黑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老头吓得直往后缩,拐杖指着我们颤声道:“你们是谁?”

“老人家你别怕,我们不是坏人,只不过来大山里找一个老朋友,结果就找到了这里来。”金婆婆说。

老头有些迟疑的放下了拐杖,背过了身去咳嗽了两声,提起野山鸡颤颤悠悠的走到了角落里,吃力的蹲了下来,一边给野山鸡拔毛一边发出苍老的声音说:“你们肯定不是找我的,这里没有你们的朋友,快走吧。”

“可是为什么墓碑上刻着宋军磊的名字?”阿洛好奇的问。

“不知道,这坟是我无意中发现的,就搬进来住了。”老头沉声道。

“您认识宋军磊吗?”金婆婆问。

老人突然一抖,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说:“不认识。”

我看着堆放在角落里的书籍觉得这老头应该看不了这些书,一种异样的感觉突然在心里升起,可又说不出哪里怪了。

“老人家你为何一个人生活在坟墓里啊?你的家人呢?”金婆婆问。

“儿子媳妇不孝顺把我赶了出来,我没地方去只好搬到这里来住了,反正行将就木,就住在坟里等死了……你们问这么多干什么?赶紧去找你们的朋友吧。”老头极不情愿的说道。

我还要发问金婆婆突然阻止了我,说道:“老人家那打扰了。”

金婆婆说完就给了我和阿洛一个眼神,示意先出去,我们出了洞之后并没有走多远,金婆婆说:“这老头有问题。”

“我也知道有问题,可不知道问题在哪。”我皱眉道。

“小黑猫闻着宋军磊的气味到了这里来,就没有去别的地方了,证明宋军磊就在这里,而且这个坟上的墓碑也显示着是宋军磊,坟洞里的书籍应该也是宋军磊的,种种迹象显示宋军磊就在这里。”阿洛说。

“还有这老头住在坟洞里也让人觉得可疑。”我补充道。

就在这时坟洞里突然传出了老头的哽咽哭泣声,让人觉得倍感凄凉,金婆婆示意我们放低动静又靠了过去,老头在哽咽哭泣声中还夹杂着轻轻的念叨声,虽然很模糊,但我们还是听清楚了,他在念叨“爹妈,儿子对不起你们,翠玲,我对不起你,让你守了活寡,可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巨大的震惊让我张大了嘴巴,这老头说话的口气好像自己就是宋军磊似的,好奇心驱使我顾不上什么再次爬进了洞里,金婆婆和阿洛、小安随后也跟了进来。

见我们调头回来老头马上收了哭声,惊恐的看着我们缩到了角落里,我开始仔细打量起老头的容貌,虽然他皮肤全都松弛皱到了一起,但仔细一看我不由的惊得一抖,这老头的容貌居然跟我脑子里那个年轻的宋军磊容貌诡异的重迭在了一起,我脑子里产生了一个古怪的动态画面,好像眼前老头脸上的松弛皱纹在慢慢舒展,最后变成了宋军磊的模样,我大口喘着气指着他道:“你就是宋军磊!”

阿洛吃了一惊认真打量起了老头,过了一会才说:“还真是,可为什么会变成老头了?”

金婆婆没见过宋军磊并不知道他年轻的样子,所以没有对比也就不觉得吃惊了,她带着小安都皱着眉头看着老头。

老头刻意用手去遮挡自己的脸,将自己蜷缩在了角落里。

“宋大哥,你还认识我们吗?当初我们在村子里打听灵蛇神庙的事,是你好心提醒我们不要在村子里问这事,怕我们得罪村民,后来也是你告诉我们灵蛇神庙的事。”我赶紧说道。

老头慢慢放下了手露着怯意打量着我们,眼睛里突然流露出了看到熟人的喜悦,不过他马上就把这丝喜悦给收了起来,重新把脸给遮了起来说:“不认识。”

“你撒谎,你还记得我们!”阿洛说。

我明白老头为什么要躲着家人躲着自己的新媳妇了,他突然从一个俊小伙变成了老头子,甚至比自己的父母还要老,因为他不想把痛苦带给自己的亲人,所以选择了逃避,他就是宋军磊,他得了早衰之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