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遗传之核/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婆婆似乎已经明白过來了,沉声道:“得了未老先衰的病症吧?”

“嗯,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造成这样的病症有两个病因,一是为七情所伤导致体内阴阳气血失调,脏腑经络功能紊乱,但宋大哥从二十多歲老到八九十岁的情况应该是属于第二种了,先天禀氣孱弱,乃遗传所致。”我解释道。

“可他父母也没有这种情况啊?”阿洛挠了挠头嘀咕道。

“隔代遗传。宋家祖上肯定有得过早衰之症的。”我说。

宋军磊见我们当着他的面就说起了他的病,慢慢放下了手來,眼里噙满了泪水,颤声道:“我就是宋军磊,要不是得了这病,我也不会躲起来不见人了。”

“宋大哥你现在该认识我们了吧?”阿洛問。

宋军磊这才含泪点了点头,道:“我现在这个样子翠玲肯定不認识我了。你让她跟一个老头子怎么生活?我不想把痛苦带给她,于是就躲到了大山里给自己挖了坟等死,打算让她等不下去早早的改嫁。”

“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变成这样的?”我问道。

宋军磊抬起头似乎回忆了起来,随后慢慢的开始叙述,原来在他结婚的当天。他陪着宾客们喝酒喝得烂醉如泥,本来高高兴兴要入洞房了,但因为酒劲上头想吐,于是就在院子里的水缸边呕吐了起来,吐完之后他想舀点水漱漱口,在舀水的时候突然从水里看到了自己容貌的诡异变化,黑发仿佛被白发吞噬了,看着就变白了,脸上的皮肤和肌肉开始松弛,瞬间就皱的不像样子,老人斑也逐渐生成,他在瞬间就成了老头子,他的酒立即醒了,这时候他还以为是自己酒喝多了产生的幻觉,于是赶紧躲起来找了一面镜子照了照,在镜子里他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他颤抖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那褶皱的皮肤感觉非常真切,还没等他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又看到自己手上的皮肤也在变化,变成了一双老人手,这时有人醉醺醺的闯进了屋,这人是宋军磊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宋军磊立即吓了一抖。

“老头,你干嘛穿着新郎官的衣服?一把年纪了还思春啊?怎么,你也想入洞房了?赶紧把衣服扒下来,磊子死哪去了?”宋军磊的朋友叫嚷着就去找宋军磊去了。

直到此时宋军磊才如梦方醒。知道这不是喝醉看到的幻觉了,他扒了衣服偷偷来到了新房门口,迟疑不定的想要进去,透过窗缝他看到新媳妇翠玲穿着火红的嫁衣正静坐在床沿上,头上盖着红盖头,如果掀开红盖头让翠玲看到自己这模样,保准吓到她,犹豫再三宋军磊就没有进新房。

他失魂落魄的来到了混乱的婚宴上,客人们正热热闹闹的,他慢慢的穿梭在当中,可居然没有一个人认出他来,传菜的村妇不小心撞了他一下,赶紧道歉道:“大爷,不好意思啊。”阵记私血。

这声“大爷”犹如一把尖刀一样狠狠插在了宋军磊的心头,宋军磊失魂落魄的出了院子,从此便选择了逃避,他在大山里给自己挖了坟准备等死,可他有太多的不舍,有时候会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回家拿一些自己喜爱的书籍来排遣寂寞,有时候他也会偷偷的站在媳妇的窗前,看着媳妇在灯下那俏丽的身影在屋子里晃动,可他始终没有勇气去推开那扇门去解释一切,因为这太残酷了。

他们还没有夫妻之实,为了让翠玲能重新嫁个好人家,宋军磊选择了默默承受一切。

宋军磊说完之后便痛哭流涕起来,我们唏嘘不已,我也明白了宋军磊之所以急速衰老诱因很可能是饮酒过量,酒喝多了伤形损寿,伤神耗血,损胃之精,丧生之源,杀人只在片刻之间,加之他本来就有早衰的遗传,在酒的作用下急速的爆发出来了,所以才看到了那么诡异的急速衰老现象。

我给金婆婆解释了一遍,金婆婆感叹道:“小宋是个好男人,不想拖累了父母和媳妇,俞飞,你有办法治疗这早衰之症吗?有的话赶紧给他治治,让他回归家庭,不要生活在这坟里了,看着真叫人于心不忍啊。”

宋军磊抹着泪抬起了头看着我们颤声道:“你们能治这病吗?”

“得看我给你把脉的情况了。”我沉声道。

“好人会有好报的,你无意中认识了我们这就是缘分,是好报,我们都是学医的。”金婆婆道。

“如果没有宋大哥,或许我们以前不会在这个村子停留,也解不开山上灵蛇神庙的谜团,不会跟老蛇结下不解之缘了。”我说。

“凡事都有因果,我们是注定来解救你的。”金婆婆沉吟道。

“你们真的能治好我的病,让我回去吗?如果是这样我给你们磕头了……。”宋军磊说着就在地上磕起头来。

我赶紧扶起了他,马上用祝由诊脉术给他搭了个脉,宋军磊体内的阴阳二气并没有跟他现在的身体一样垂垂老矣,阴阳二气是影响身体衰老的重要因素,气衰则精竭、神去,阴阳离决,人也就离死不远了,宋军磊是在壮年期急速衰老,导致血管经络系统急剧收缩病变,阴阳二气运行不畅而变的缓慢,在加上气的源头肾脏也衰竭无法在制造出壮年期的阴阳二气,后续循环跟不上,这才导致了他垂垂老矣,幸好壮年期的阴阳二气还在体内,只要让阴阳二气恢复生机,周而复始的循环,他的五脏六腑便可重新焕发出生机。

“宋大哥你运气真好,你因为急剧衰老,体内壮年期的阴阳二气被急剧的凝聚了,粘附在血管壁上未曾散去还有残留,只是运行不畅而缓慢,所以才老了,虽然制造阴阳二气的源头肾脏衰竭了,但只要体内残留着壮年期的阴阳二气,就有办法回气归元,你这跟自然的衰老不一样,自然的衰老是连体内的阴阳二气也进入了暮年,所以不可逆转。”我解释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但听你话的意思是我还有的治吗?”宋军磊愣愣地问道。

“让你回气归元很容易,一副药就能搞定,但因为你这是遗传下来的早衰,所以治标的同时还得治本,如果不是连本也给治了,那就没意义了,你虽然恢复了正常,但你儿子、孙子总有一代也会遗传到这种病,到时候一样也是痛苦。”我说。

“嗯,这倒是,我不想看到自己的后代在遗传到这种病了。”宋军磊道。

“这就要找到突变的病根在哪里了,只要找到病根就能扭转乾坤,彻底根治早衰之症,后代也就不会遗传这疾病了,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要找出遗传病变是在什么位置,外经册子上称之为遗传之核,草木一核之微便有不同差别,人也如此。”我说。

“早衰之症实际上是遗传上的疾病,俞飞说的遗传之核放到当今来说应该就是染色体。”金婆婆说。

“染色体是什么?”我和阿洛都好奇的问。

“我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只是在现代医学书籍里看到的,说是影响遗传和病变很重要的东西,对了,老蛇对这方面有研究,咱们找他帮忙准没错。”金婆婆突然想起了老蛇。

我也觉得金婆婆说的没错,老蛇都能利用气和细胞重生,那在这方面肯定有很深的造诣,于是我们赶紧带上宋军磊准备返回悬崖山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