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药王真身/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顺着秦叁说的后面房间走去,穿过一条漆黑的弄堂后就看了一扇青铜大门,大门上有许多巴蜀时期的纹饰。我试着推了一下,青铜大门缓缓被推开,里面痛苦的呻吟声顿时傳了出来。

里面有一个大通铺,但都被隔开了,每个位置上都躺着人,他们都抱着头痛苦不堪,像是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挣扎,这就是秦叁说的买药人了吧?

我转了一圈后返回了店铺,秦三露出了诡笑道:“这么快想通了?”

“你关着他们干什么?”我皺眉问。

“关?我用得着关吗?大门是为他们敞開的。随时可以走,是他们自己求药,可又舍不得精气,他们求的药绝大多数都需要整个人的精气,他们有的想救自己深爱的妻子,有的想救自己的兒女,可又舍不得自己的命,我要他们办的事也都是需要奉献出自己的一切的,啧啧啧,人性都是自私的,没有一个人能舍生取义为他人着想,哼。”秦三冷笑道。

“你这么折磨他们你很开心吗?”我不快道。

“他们这种痛苦曾经我也有,可那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我看着他们有时候也会回忆起这种痛苦,非常享受。”秦三说。

“你真是个疯子,这种痛苦你居然当成享受!”秦三的想法让人有点难以理解。

“你不会体会到这种感觉的。因为你还是人,疼痛是痛苦的,可要是没了疼痛你就不会有真正的喜悦,这就好比一个人失去了痛觉神经,哪怕是用火烧、用刀剐也不会有任何感觉,你以为这样就很好了吗?有时候感觉不到疼痛才是痛苦的,那么做人也就没什么意义了。”秦三说。

我不做声了,他好像说的有点道理,我沉默了好一会才说:“我愿意舍生取义去换你的药,你折磨不了我。”

秦三慢慢停止了捣药,狐疑的看向了我问道:“你确定?”

“来,打封印吧。”我坚定的说道。

秦三默不作声拉下了一根拉杆,马上就传来了木头积压声,我抬头看去只见头顶上方缓缓降下木梯子,秦三爬上了梯子示意我跟着爬上去,事到如今我把心一横跟着上去了。

上面是一个漆黑的小阁楼。阁楼上都是药柜,只见秦三走到其中一个药柜前拉开了一个小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小罐子抛给了我,我接到手里一看,小罐子上标注着重生体液,我机械的看向了秦三,秦三冲我诡笑了下说:“拿走吧。”

“这是……。”我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要人办过任何一件事,所有的一切只是一个考验,只要通过了舍生取义的考验就能免费拿走我的药。不管多贵重的药,可惜外面来的人还从来没有以这样的方式拿走过药,因为他们做不到舍生取义。”秦三坐了下来慢悠悠的说道。

我有点不敢相信秦三的话,只听秦三继续说道:“那屋子里的人全是厌世的人,他们有痛苦无法摆脱,可又不想一死了之,所以来寻求我的帮助,那地方不过是一个外面人到这里来的忘痛所罢了,我偶尔会开解他们,走了一批又来一批,真是烦死人了。”

“这……。”面对秦三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

“我在鬼市卖了几百年的药,早看透做人的痛苦了,我做人干什么?杨寿东那小子是不是告诉你鬼人都是坏的啊?”秦三问道。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其实说鬼人全是坏的是金婆婆说的。

“啊哈哈哈。”秦三见我仍没回过神。不禁得意道:“那我就继续做坏鬼人吧。”

我突然有个奇怪的想法,于是想运祝由气感应一下,这时秦三以极快的速度突然靠近了我,在我身上摸了两下,我就感觉身体运气的主要穴位给封住了,秦三凑到我耳边说:“不要运气,小心外面的鬼人发现你所用的气不简单,对你产生歹心。”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人气,但这丝人气非常微弱,就好像根本不喘气似的。呆夹围扛。

我有些骇然的看着秦三脸上的尸斑喘气,没错这感觉不会错了,他身上根本没有鬼人的恶心臭味,刚才药铺里有太多的药味,根本闻不到。

秦三似乎发现了我的惊讶,解开了我的穴位退了回去说:“你好像察觉到什么了啊?”

“你根本就是个活人。”我颤声道。

“还是让你发现了。”秦三含笑点了点头。

“这是怎么回事?”我愣愣道。

“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你了,我真正的名字叫孙思邈。”秦三道。

“药王孙思邈!”我惊得头发都竖起来了。

“药王的冠名就不要了,怪难为情的,哈哈。”秦三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

“孙……孙先生,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吞吞吐吐的问道。

“我这一生去过许多地方隐修,说起来我是古代医生里最浪子的一个,五台山、太白山、终南山、峨眉山全都去过,也因此学到了一些道教的炼丹之法,在加上自己对药物的研究,两者配合也就研究出了世人说的长生不老了,哦,不应该说是长生不老,而是延缓衰老,我的心脏一年跳动十万下,相当于普通人一天跳动的次数,一年对我来说就是一天,几百年对我来说就跟几百天一样,我生活的时代是在隋唐,在一百零一岁练成这种不老奇术,后来我以假死状态瞒过了世人,然后开始了漫长的隐居,到了明朝的时候我就彻底把阳症的药给研究完了,对外面的药就没兴趣了,于是我就开始追求治疗鬼症的药方了,为了研究鬼症药方,我这才在明朝的时候到了这里来,以秦三作为化名。”孙思邈道。

“晚辈俞跗后人俞飞拜见药王!”我赶紧跪下给孙思邈磕了个头。

“果然是俞跗后裔!当年我对黄帝时期的岐黄之术也有研究,对你祖上俞跗的着作也略有耳闻,只是一直没能一窥奥秘有点可惜啊,医海无涯,我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啊,鬼症的药方至今还没收录完整呢。”孙思邈顿了顿道:“刚才你一进来我让你吹精气,就看出你拥有上古黄帝时期的纯正祝由气了,怕你遭到鬼人陷害,赶紧把门给关了。”

“孙先生,你一直都住在这里没出去过吗?”我问道。

“有需要的时候我也出去采药,有些药是需要外面的药混合才能制作出来,所以我偶尔会换回人的装束,蒙上面纱,不过你也知道了,门口有人把手,不是很方便,出去的少。”孙思邈说。

我居然见到了药王孙思邈,心中有种难以遏制的激动,就连见到祖上俞跗的复制人我都没这么激动,因为孙思邈是活生生的活着。

“孙先生,你这重生体液需要很多真蜗虫提取,太珍贵了,我觉得我还是帮你办一件事吧,只要我力所能及的。”我说道。

“那是我编出来骗人的,所谓的重生体液只不过是我撒的尿罢了,因为我有这种延缓衰老的奇术,体液都跟普通人不一样了,一点也不珍贵,你要多少我给你撒多少。”孙思邈想了想说:“你只答应我一个要求就可以了,不能对任何人说起我的身份,包括杨寿东。”

“哦,晚辈明白了。”我赶紧点了点头。

“外面的人没救了,这么多年就你一个人经过了舍生取义的考验,俞飞,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孙思邈站了起来双手背后严肃的问道。

“药可医人也可杀人,是把双刃剑。”我说。

“不错,如果不经历这样的考验,我怕他们拿着我的奇药出去害人,经历过了考验那么就能证明他们是真心为了救人。”孙思邈说着就冲我露出了笑容。

此刻他的笑容已经变的不阴险了,所谓的阴险笑容,只不过是我对鬼人的感觉不好所产生的先入为主的印象罢了,看着孙思邈的笑容我也跟着露出了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