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奔赴长春观/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多大一会痋蟲就把喇嘛给包裹成了虫人,惨叫声此起彼伏,等虫潮退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成了骨瘦如柴气息虚弱的皮包骨了。

果然像金婆婆说的那样,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事实上很弱,完全就是靠九个人的相互呼应,刚才能躲开我们出洞的第一波攻击恐怕也是这个道理,很顯然他们的目的只是跟踪我们,实力不强也正常,但他们组成的阵法却不可小觑。

唐莺此时带着阿幼朵和小安出来了,小安左手抱着小黑猫右手提着青铜匕首,不顧唐莺的劝阻摇头晃脑的跑向了那几个倒地的喇嘛。二话不说就拿青铜匕首插他们,嘴里还叫著:“插死你!”小黑猫似乎在给主人助威似的。小安每插一下它都喵叫一声。

没一会功夫小安就将奄奄一息的九个喇嘛都给插死了,还顺便咬开他们的脖子把体內剩余的血都给喝了,饱饱的美餐了一顿。

这九个喇嘛已经被痋虫吸幹了体内的元气,要不了多久也会死,小安这么做反倒让他们更痛快的死了,我们也没有去阻止小安。

金婆婆凛然站立雨中一动不动,我们很担心她赶紧冲了过去,等我们看到金婆婆的样子时心痛不已,金婆婆已经老的不成样子了,她发动禁术的反噬果然很大。

“金姐,你怎么样了?”唐莺扶着金婆婆关切的问道。

金婆婆露出了和蔼的微笑环视了我们一眼,动了动嘴似乎想夸赞我们,突然她“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血。鲜血喷到我们脸上吓得我们都愣住了,我们手忙脚乱的将金婆婆扶进了洞里。

我紧张的替金婆婆把脉,金婆婆经脉受损严重,而且三尸虫反噬还在继续,如果得不到控制情况非常危险,但这三尸虫反噬根本就没法可治,就算我身怀外经医术也没半点作用。

“咱们要赶紧进城找高人控制金姐体内的三尸虫反噬。”阿洛说。

“可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上哪去找高人啊。”唐莺急道。

“用鹿马蝇通知叶墨来!”我突然想到了这个办法。

金婆婆突然拽住了我的手虚弱的说:“不……不要打扰叶墨哥哥办事,我没事……。”

“金姐,如果不找到叶墨你恐怕……。”我不敢在说下去了。

“那我们到荆州城里找医院,等金姐住下来我们在想办法。”唐莺说。

“也不要,我们杀了这些喇嘛,独眼老头很快会知道,这条路线不行了。”金婆婆艰难的说道。

“那怎么办啊。”阿幼朵也急了。

金婆婆此时突然晕厥了过去,这让我们更担心了。我将祝由气注入金婆婆体内,护住她受损的经脉,暂时阻断了三尸虫的反噬,只留下心脉供血让金婆婆消耗最小的气维持生命,但这不是长久之计,祝由气对三尸虫反噬的作用就跟刚才的阵法卷出的气一样,效果并不大,而且长久封住经脉本身对身体就会造成不良反应。

“不能乱了阵脚,要镇定。”我虽然提醒着大家。但也心乱如麻,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

“金姐不让我们通知师傅又不让我们去荆州,现在……。”阿洛也急的没了主意。

我缓缓站了起来,突然想到了这里离武汉并不远,或许绕道武汉是最好的办法了,一来能暂时躲开独眼老头的追踪,二来武汉我们也有熟人,兴许能找到高人克制金婆婆体内的反噬也不一定,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大家,阿洛诧异的问:“武汉我们哪有熟人?”

“你忘了双瞳之眼的宁远金吗?他就在武汉呀。”唐莺说。呆豆有扛。

“转世灵童?”阿洛顿时反应了过来。

“对,不举老道写了一封推荐信让宁远金去武汉长春观投靠他师弟,三尸虫跟道家传说颇有渊源,没准会有道家高人能克制三尸虫毒也不一定。”我说。

“现在我们都听俞飞的指示,就去武汉吧,不能耽搁要马上启程。”阿洛看着金婆婆说。

大家马上收拾起东西准备连夜赶路了,在出发前阿洛把那九个喇嘛的尸体全都弄到了藏兵洞里,将洞口掩埋了这才匆匆赶路。

经过一夜的赶路,在天亮的时候我们碰上了一辆开往武汉的班车,于是搭乘班车赶到了武汉,武汉的大让我们晕头转向迷失了方向,经过打听我们才知道长春观位于武昌,等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们顾不上一路的奔波劳累和饥饿疯狂的砸门,许久之后才来了一个瞌睡连天的年轻道士开门,在询问过我们详情后就马上去通传了观主,观主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清风道骨,面目慈祥,当他看到我们一脸焦急马上就给金婆婆把了把脉,这一把脉观主脸上出现了凝重神情,二话不说就让我们把金婆婆送进了太清殿。

金婆婆躺在蒲团上,观主命我们把大殿门关上,随后他盘坐在金婆婆身边进行诊疗,只见观主双手运气,周身马上凝聚出一股无形的气流,我们站在旁边紧张的喘着气,这股气流随着我们喘气进入身体,竟然让我们马上就感到了舒适无比,很快我们的呼吸也平稳了下来。

观主解开了金婆婆身上被我用祝由气封住的经脉,金婆婆身上就像是被火烧过突然浇了一盆水似的冒起了阵阵白烟,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色,观主将自己的气注入金婆婆体内,随后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了一粒药丸让金婆婆服下,金婆婆身上的白烟渐渐消散,脸上的痛苦表情也消失了,最后像是睡着了一样平静了下来,只是她老态的样子没有恢复。

观主抹了一把汗收了气缓缓站了起来,沉声道:“几位小友不用担心,我已经封住了她体内的毒素,暂时无大碍了,只是要恢复她年轻的样貌恐怕需要一段时间调养,用三尸虫制造的烟气驻颜本就是违背自然规律,这让她体内聚集了大量毒素,毒素深入五脏六腑和骨髓根本无法清除,只能控制,如果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一再使用三尸烟气,对身体造成的反噬迟早有一天会要了她的命,幸亏你们处置得当封锁了她的经脉,不然她已经死了。”

我们几个连忙给观主道谢,知道金婆婆没事后我们这才瘫软到了地上。

“看来几位小友是经过长途跋涉才到了我观,这一路上为了救你们的朋友想必没有休息过吧,我让人给你们准备吃住,你们暂且在此安顿下来。”观主道。

“多谢观主施以援手。”我赶紧给观主道谢。

观主笑呵呵的说:“不必客气,救人于危难乃我观长春真人开宗立派就有的规矩,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请问观主如何称呼?”阿洛拱手问道。

“我叫吴道玄,号真阳子,你们叫我吴观主或者吴道长便可。”观主客气的说道。

“吴观主,你的气真舒服,刚才我们无意中吸入你的气紧张的情绪一下就松弛下来了,你还克制住了我们金姐的三尸虫毒,三尸虫毒不是普通的气就能克制的,看来我们没来错地方了。”唐莺感激的给吴道玄鞠了个躬。

“这是当然,我的气乃是长春真人嫡传的真气,自然不同于普通的气,呵呵。”吴道玄笑呵呵的说道。

“长春真人丘处机?”唐莺吃惊道。

“是啊,我乃长春真人的嫡传弟子,小姑娘你还真有见识啊。”吴道玄赞许的看着唐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