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古井七冤鬼/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阿洛都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我看了看熟睡中的小安,阿洛說:“你去看看怎么回事。我留下,不能让小安一个人待在这里。”

我点了点头就打开门出去,蹑手蹑脚的循着古琴和哭声传来的方向找去,琴声好像是从半山腰的一片竹林里传来的,我钻进了竹林,透过竹林我看到了吴道玄盤坐在竹林中弹拨着古琴,他每弹拨一下琴声就带着强劲的气流吹动着竹叶微微抖动,吴道玄三更半夜在这里彈琴干什么?而且还将自己的气注入手指去弹,让琴声都带着一股气。这股气非常奇特,不仅有殺气而且还很柔和,难道他在练功?

我正想着那断断续续的哭声突然在竹林里响了起来,而且撲面而来就是一股强烈的阴气。這阴气陡然让我的毛孔开合,祝由气以最快的速度涌到皮表进行了护体。

我吃了一惊环顾四周,只见在吴道玄不远处有一口古井,古井看着年代很久远了,上面被木板钉住,落满了枯叶,一阵轻风刮过将枯叶吹落,露出了残破的道家咒符,哭声和阴气就是从井里传出来的!

竹林里深幽无比,从井里传出的哭声和阴气让人头皮都发麻了,吴道玄或许是察觉到有人接近了,突然按住了琴弦的振动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此情景我知道藏不住了,正打算出去,就在这时我的肩膀突然被人搭了一下。我吓得一抖刚要喊出声嘴巴马上就被捂住了。

“是我,飞哥。”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回头看到了宁远金这才松了口气。

宁远金示意我跟他离开竹林,等我们离开竹林后琴声再次响了起来,我们回到了房间,阿洛赶紧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师傅在化解女鬼的戾气呢,你不要去打扰他。”宁远金对我说。

“女鬼?!道观中怎么还能有女鬼?她不怕吗?”我吃了一惊,道观是阴邪之物避之不及的地方,阴邪之物到这些地方来简直就是找死,我的好奇心更强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春观以前曾是一大片竹林,叫做紫竹岭,那口古井叫白鹤井,是白鹤饮水的地方。又叫吕仙炼丹井,相传道家圣人吕洞宾曾在井里炼丹修仙,那口井在五十年代的时候还有泉水呢,我听一些年长的师兄说五十年代修武汉长江大桥的时候井里的水突然变成了血色,变成了一口血泉。后来长春观就怪事频发,死了好些个道长,于是就被那个时候的观主用符咒给封上了,不过怪事没有结束,每到月圆之夜古井里就有女人的哭声,大家都说是女鬼在哭,师傅每到月圆之夜就会去古井边弹琴,想要化解女鬼的戾气,我刚来那会女鬼的哭声更凄惨,三更半夜让人心里毛毛的,根本睡不着,经过师傅弹琴,女鬼的哭声已经小很多了,在后来我也习惯了,就没那么害怕了,至于具体怎么回事我就不知道了。”宁远金说。

“还有这样的事?”阿洛嘟囔了句。

“那里是长春观的禁地,你们最好别去,不然出了事就不好了。”宁远金顿了顿说:“我还听一些师兄说,这口古井下面有暗道,能直接通往长江大桥那边去,不过我没下去过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宁远金毕竟也是半大的孩子,跟我们一样也充满了好奇心,经他这么一说我们的好奇心就更加强烈了。

我们聊了一会之后琴声和哭声都停了,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打开门缝朝外看去,吴道玄带着古琴回到了自己的厢房去了。

“我也走啦,飞哥你以后不要去那里了,被我师傅发现就不好了。”宁远金提醒了我一句才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去看望了金婆婆,唐莺和阿幼朵也在悄悄的议论昨晚听到的琴声和哭声,两人说着说着都表现出了害怕的神情,我将昨晚宁远金告诉我的事说了一遍,金婆婆也听的饶有兴趣,最后还总结道:“武汉这座城市的地理位置非同寻常,位于中华大地的腹地之中,九省通衢,如果按照风水上来说整个华夏的阴阳之气都聚集在此处,如果把我们的国家比作一个人,那武汉这个地方无疑就是人体身上汇聚阴阳之气的气海穴,风水上也叫龙眼,修建大桥破土等于在龙眼上动工,发生点怪事也不是不可能。”

“金姐,你说泉水变成血水这有可能吗?”阿洛摸着下巴嘀咕道。

“这……。”金婆婆还没回答就响起了敲门声,她只好收了声。

我去打开门,吴道玄就站在门口,脸色不怎么好看,看起来他应该听到我们的对话了,只见他进来坐下后缓缓说道:“这是真的。”

我们几个都有些尴尬不敢正视吴道玄,金婆婆赶忙说道:“道长你别见怪,孩子们好奇心强有些多事了,我代他们向你道歉。”呆围找弟。

“前辈无需道歉,不打紧的,这在本观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想必你们昨晚也听到了哭声吧,昨晚这位小友还悄悄跑进了竹林查看,不过被小徒劝走了。”吴道玄指了指我说。

我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说:“观主,不好意思,我一时好奇。”

“没事,既然大家这么好奇,那我就把这件事说说吧。”吴道玄顿了顿就打开了话匣说:“唉,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修桥补路本是造福百姓的一件事,但却被形容成了不利己的事,前辈刚才说的风水龙眼之说是真的,当时在民间就有这样的说法,说是修桥一定要祭活人,否则破坏了风水龙眼,泄了阴阳二气,那长江沿岸的百姓世代都不得安宁,所以要以活人的魂魄托起桥梁,只有这样大桥修成后才不会出事,于是乎长江沿岸民间一场血雨腥风就悄无声息酝酿开了,这些事历史是没有记载的,修桥人更不会知道,现在也鲜有人知道,这事早就被上一代人三缄其口了,因为这座长江大桥的工程浩大,祭一个活人怕托不起桥梁,于是他们搜罗了七个有智力障碍的女子,这七个女子就埋在长江沿岸大桥的引桥之下,当时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但一定相当惨烈,这几个女子被割脉放血活埋,活活祭了河神,她们的血渗透进了土层,融入了白鹤井的泉水,就造成了血色泉水,以水为媒介寄生井中怨气冲天冤魂不散,迫害观中道长,道行稍浅的弟子都着了道,于是那时期的观主便将井给封锁以符咒镇压,但效果不大,这七个女子每夜轮流哭泣,叫人心神难安,时间久了那里就成了观中禁地,没有人敢接近了,观主之位传到我这一代后,我有心想化解她们的怨气,于是每到月圆之夜阴气深重的时候就去弹琴,镇压她们的怨气,可不想她们因为常年寄生白鹤井,耳濡目染了观中的道法之气,变的非常难以克制,对我们的手法一清二楚,许多道法符咒对她们压根就没用,她们也是可怜之人,我不想强行用一些道家的高深之法打的她们魂飞魄散,于是我没有放弃自己的努力,仍然继续以琴声安抚她们的心灵,这才没有闹出大事,一旦她们冲破镇压那势必生灵涂炭!”

“原来是七个女鬼轮流着哭。”我顿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