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除鬼前夕/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怪她们寄生在道觀井中一点也不怕了,原来耳濡目染了道法之气,真是闻所未闻。”唐莺插话道。

“观主。你刚才说她们都是智力……。”我好奇的问。

“耳濡目染了道法之气后都有了智慧,所以才叫人头疼。”吴道玄眉头不展道。

“道长默默守护着百姓的安宁,宁愿自己承受也不将责任推卸到百姓身上,令人佩服。”金婆婆拱手道。

“前輩过奖了,长春观历来恪守祖师爷长春真人除魔卫道的信条,我这么做也不过是分内事。”吴道玄正色道。

“可这么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計啊。”阿洛说。

“我于心不忍将她们打的魂飞魄散,只是以琴声镇压,老实说我不是没考虑过彻底除了她们,但我也沒有十层把握能对付她们。她们七个已经在井里形成了一个整体,以地下的污秽之物修成实体,所以我不敢貿贸然对付她们。”吴道玄說。

“那是因为她们对道法太熟悉了,如果用我们医道上的治鬼之术她们就不熟了。或许有办法在不魂飞魄散的情况下除了她们。”我说。

吴道玄看了我一眼道:“小兄弟,我知道你身怀祝由术,可这毕竟不是医家的事,要除她们会有许多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不可意气用事。”

“道长,这几个女鬼不除只会闹的观中人心惶惶,这都四十来年了,如果让她们继续下去恐怕迟早有一天封印也镇压不住,到时候也是麻烦事,依我看这几个女鬼要除,极端情况下打的她们魂飞魄散也没办法了。”金婆婆说。

“前辈的意思是……。”吴道玄有些迟疑。

“我们医家和道家联手对付了她们!”金婆婆顿了顿道:“虽然我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两家联手胜算很大,这是一个机会,同时也算是我们还你一个大礼了。”

金婆婆的话让我们信心大增,吴道玄当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道:“好!既然有你们出手相助。那我就豁出去试一试了!远金,远金!”

吴道玄叫起了宁远金,宁远金听到呼唤匆匆跑了过来,吴道玄道:“师傅要斋戒沐浴焚香拜三清、拜祖师爷,你给师傅准备法器,等今晚子时阴气最盛之时,你同师傅一起到竹林除魔卫道!”

“是,师傅。”宁远金显得有些激动,应了声就赶紧跑出去了。

“几位,我去准备一下,今晚子时在竹林见。”吴道玄说着就掀开道袍一甩,就跟唱戏似的迈开步子出去了。

“金姐,咱们是不是也该准备一下?”我问道。

“嗯,你们已经长大了。做事也有了分寸,该怎么准备我就不插手了。”金婆婆躺了下来说:“晚上你、阿洛、小莺子去帮忙,其他人留下。”

“我也要去。”阿幼朵急道。

“我也去。”小安叫道。

“喵~~。”小黑猫也跟着叫了声。

金婆婆环视了我们一眼说:“得,那全一起去吧,小莺子。你看好阿幼朵和小安,主要的事情交给阿洛和俞飞去办。”

从房里出来后我和阿洛便开始分头准备了,阿洛跑到了长春观的山上去,我去街上找药房抓药,道门抓鬼靠符咒,医门治鬼症和抓鬼的原理一样,靠的是杀鬼中药!

这几个女鬼死的冤枉又寄生在暗无天日的井下,充满了戾气和怨气,是冤死鬼,治冤死鬼症跟驱冤死鬼原理一样。

我在长春观附近找了半天找到了一家传统的中药店,我洋洋洒洒写了足足有三十种药,组合足有十几种,老板拿过药方念道:“雄黄三两、雌黄三两、羚羊角四两、虎骨二两、猬皮二两、樗鸡五枚、无患子一两、桃蠹……。”

老板念着念着就念不下去了,皱眉道:“伙计,你这上头好多中药我们都冒的,你到别处克抓吧。”

“你说啥?”我有点没听懂。

“我说你这上面很多东西我们都没有,你到别处去抓。”老板说着就把方子塞还给我。

“雄黄、雌黄这些简单的中药也没有吗?”我有点纳闷。

“没有没有,赶紧走吧。”老板说着就绕过柜台要赶我走。

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就算没有也用不着这样吧,而且雄黄、雌黄作为常用的中药,连这都没有还开什么药店。

“老板,你为什么不卖给我我又不是不给钱。”我皱眉道。

老板推搡着我,我一时来了气就是不走,老板迟疑了一会压低声音说:“伙计,你要抓的这些药虽然都是普通的药,但是各种组合全是用来杀鬼的!”

这老板还有些见识,居然知道是杀鬼的,我问道:“这又如何?”

“你既然能写出方子,难道不知道医药圈中的规矩吗?”老板诧异道。

“什么规矩?”我纳闷了。

“凡杀鬼药方一般药房都不抓的,药物在我们的药房中沾染了我们的气息,阴邪之物能认得,我们怕得罪了那些阴邪之物,惹祸上身。”老板道。

“还有这样的规矩……。”我嘀咕道。

“伙计,医路杀鬼是狗拿耗子,我劝你还是小心点好。”老板提醒道。

“多谢老板提醒,不过这药我是非抓不可,我去别家看看,实在不行我多跑几个地点分开抓,就认不出来是杀鬼方子了。”我只好转身出门。

可能是因为刚才老板的推搡,我在转过身来的时候怀里的神医玉牌掉了出来,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我正要去捡却被老板抢先一步给拿了,老板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又盯着玉牌看了半天,最后说:“莫慌走,跟我来。”

对老板的变化我丈二摸不着头脑,只好跟着老板到了药房后堂,药房后堂是个小小的药库,里面杂乱的堆放着加工药物的器物和新鲜的药物,老板什么也没说就开始给我抓药,还亲自给我碾磨药物。

“见神医玉牌我就没法拒绝了,你报上名号,到时候我好找协会汇报,要是出了事协会就会承担责任了。”老板说。

“老板你也是神医协会的人?”我惊喜道。

“我哪有那资格,只是有些药房受神医协会的照顾,跟协会有兄弟关系,我这家药房便是,你报上名号,在用你的神医玉牌给我打个印。”老板说。

“我叫俞飞。”我说。呆围见号。

老板点了点头就从柜子里取出了一个印泥,将神医玉牌在里面印了一下,然后又在白纸上盖了个印,玉牌的纹路便印在纸上了。

老板把玉牌搽干净后就还给了我,我拿着玉牌发愣,没想到神医玉牌还有这样的作用。

“你的药要怎么做?”老板问。

“一半做成粉末,一半做成药丸。”我回道。

老板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就开始忙碌,大概等了半个多小时,老板把我要的药材均匀的调配好做成了粉末和药丸,分一蓝一白两个小瓷瓶装好递给我。

我掏出钱准备付账老板按住了我的手说:“神医协会的人来抓药都是免费的。”

“那谢谢老板了。”我也不跟他客气了。

我跟老板告辞出了门,小心翼翼的把玉牌在怀里放好,以前我放在身上都没怎么去管,现在看来要好好保管了,我开始明白金婆婆当初决定让我加入神医协会的目的了,这神医玉牌作用看来在医道上还确实有一定分量,这一路上兴许还能用得着它。

我一路赶回了长春观,阿洛在房里鼓捣着什么,小安就坐在旁边用手托着腮帮子好奇的看着,只见在阿洛面前有三个玻璃罐,左边的罐子里装着虫卵,中间的罐子里装着正在孵化的虫卵,右边罐子里已经装着一半密密麻麻灰黑色的小甲虫,每个罐子里都氤氲着阿洛的虫气。

“你在弄啥虫子?”我好奇的问。

“鼠妇,湿生虫,这是一种不惧怕污秽潮湿的虫子,对鬼气不仅有抵御能力,还有吸收能力,我在长春观山上找了母虫和公虫快速培育它们的后代,晚上可以放入井中,对鬼有一定震慑作用。”阿洛解释道。

阿洛培育好了虫子就问起了我的准备情况,我将小瓷瓶取了出来告诉了阿洛作用,我们两个都准备好后就去找宁远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