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止杀印/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泥浆收缩成了一个大大的人形,火焰在泥浆鬼身体里燃烧着,它仰着头发出嘶吼。嘶吼带出烧红的泥点子,竹林里顿时像是下起了岩浆雨,滴落在法坛上发出嗤嗤的灼烧声,小安赶紧往地上一跳钻到了法坛下面去,我们也退到了竹林里去。

泥浆鬼巨大的嘶吼声在雾霾结界中响彻,它想要冲出去,可一碰到雾霾立即就被弹了回来摔在地上,变成了一滩燃烧的烂泥,烂泥又开始重组成人形,这一切真是闻所未闻。天下间居然还有这样形态的鬼。

泥浆鬼的身上突然浮现出了七张不同样貌的脸,脸在烈火中燃烧,有的在发出凄惨的哭声,有的在发出尖锐刺耳的笑声,哭笑交加非常恐怖。

“这是什么怪物。怎么这么恐怖。”阿幼朵紧紧拽着阿洛颤抖的说道。

“你的五行烈火杀不死我,咦哈哈。”泥浆鬼发出了诡异莫名的重叠声音,这声音是七个女人的声音一起发出的,但却惊人的异口同声。

吴道玄眉头紧锁没有吭声,只是拿起法绳抛在了空中,吴道玄手握蛇头木柄控制着法绳。法绳另一头就跟蛇一样游走过去,一下就捆住了泥浆鬼,泥浆鬼顿时发出重叠的凄厉尖叫声,紧跟着吴道玄就扔出了拷鬼棒,拷鬼棒在空中旋转着就飞了过去,“啪”的一声重重打在了泥浆鬼的身上,又是一阵惨叫。只见泥浆鬼身上的一张脸连带着头部滚落在地燃烧了起来,与此同时拷鬼棒如同回旋镖一样又回到了吴道玄手上。

“好厉害。”阿洛嘀咕道。

“远金!”吴道玄大喊了一声。

宁远金手持葫芦站了出来,拔掉塞子举起,将葫芦嘴对准了在地上燃烧的泥浆人头,泥浆人头上的火势瞬即朝着葫芦嘴的方向飘动,葫芦里像是有一股巨大的吸力似的,泥浆人头的火势熄灭,冒起了白烟,白烟飘进了葫芦后宁远金赶紧把葫芦嘴塞上,这才退到了边上。地上的泥浆人头慢慢就粉碎成泥粉了。

“还有六个。”吴道玄呢喃了一句,看到吴道玄用法绳和拷鬼棒将鬼打的离体收服,我想起了怀中的杀鬼药丸,于是赶紧从小瓷瓶中倒出几粒,夹在指间对准泥浆鬼惨叫张大的嘴就掷了出去,药丸落进泥浆鬼的体内,被烈火燃烧顿时发生了爆炸,炸的泥浆鬼的身体都膨胀了起来,两个泥浆人头滚落到了地上,宁远金赶紧又跑了出来用葫芦收了。

“好厉害的杀鬼药。”吴道玄赞叹了一句,接着他突然伸手把躲在法坛下的小安给揪了出来,小安跟着小鸡似的被吴道玄提在半空中,小安在空中蹬着腿不高兴的挣扎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不做护法童子了。”

“你说不做就不做了啊,没门,你的任务还没完成呢,给我把黄黑两面令旗一起摇了。”吴道玄说着就把小安放到了法坛上,小安白了他一眼只好拿起黄黑令旗非常敷衍的摇着,顿时泥浆鬼周围的地上破土长出了竹笋,竹笋迅速的长出竹子形成了一个牢笼把泥浆鬼困在了里面,泥浆鬼伸手去抓竹子,刚抓上去一下就缩了回去,这些竹子被碰过的地方顿时形成了像是烧红的印记,还冒起了烟,等泥浆鬼一缩回去,马上就恢复了原样。

吴道玄一手举着丘处机神像,一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法印,猛的往法坛上一盖,一边跺脚一边做手诀,嘴里念道:“一柱真香烈火焚,北斗天罡剪妖邪,奉请长春真君一言止杀,急急如律令!”

吴道玄念完就见风云突变,狂风大作,头顶云层涌动,电闪雷鸣,雾霾结界突然朝着泥浆鬼涌去将其团团包裹,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那泥浆鬼在发出凄厉的惨叫,还有竹子传来的爆破之声,没一会四个燃烧的泥浆人头便从雾霾中滚落了出来,火势熄灭冒烟,宁远金又拿着葫芦出去把烟气都给收了。

林子里逐渐恢复了平静,雾霾随之散去,随着雾霾散去我看到了那些竹子都弯曲了,犹如利刃一样将泥浆鬼的实体插成了刺猬,泥浆鬼体内的烈火也已经熄灭,没一会就崩塌碎裂成了一团普通的污泥。

吴道玄抹了一把汗吁了口气说:“搞定了。”

我们也松了一口气围了过去,阿幼朵情绪不高的撅着嘴,大家都出力了,就连小安都帮上忙了,唯独她什么忙也没帮上,这让她有些小孩子脾气的站在外围扯着竹叶有些不高兴,阿洛赶紧上去安慰了几句,阿幼朵才恢复了笑容。

“道长,你这个是什么法印这么厉害?”我好奇的问道。

“止杀印,当年祖师爷只身北上会见成吉思汗奉劝其止杀戮,挽救了无数汉人百姓,这法印乃是那时候演化来的。”吴道玄笑呵呵的收了法印。

“收工喽。”宁远金把葫芦交给了吴道玄就开始收起法器。呆边吗号。

“观主这几个……。”我的话还没说完吴道玄便截口道:“放心,她们没事,我只是把她们从污秽中驱离收了,到时候找到她们的尸骸所在地,做场科仪法事超度她们,便可归于正常了。”

“有劳观主了。”我抱拳道。

“说哪里话,这是咱们医门和玄门两家联手的结果,我还要谢谢你们帮观里解除了这人心惶惶的源头呢,哈哈。”吴道玄笑道。

“我感觉以观主一人的能力都能收服她们了,为何……。”阿洛有些狐疑。

“话不能这么说,我虽有能力收服她们,但一步差错就会酿成大祸,成败决定于细节,所以我一直用的琴声压怨的法子,也不敢轻易动手,在一个本来白鹤井就有陈年封印,我不敢随意开启,要不是多了你们几个得力帮手,我也下不了决心,而且也不可能完成的这么出色,光是将她们引出来就是一大难事了,我一人下井就算能将她们引出来,也无法有充足的时间压制她们,对付这样的怨鬼没有充足的准备是不行的,而且用气对付她们效果不大,只能开坛做法。”吴道玄说。

“道长道法精深,令人佩服啊。”金婆婆的声音从竹林中传来,随后她缓缓走了出来。

“金姐,原来你一直在啊。”我们围了过去。

“我来看看热闹,你们的表现不错,也不要妄自菲薄了,尤其是小安这个鬼崽子,一向不怎么听话,可这次也算规规矩矩完成了任务,值得夸奖。”金婆婆说着就看了小安一眼。

小安咧开嘴露出两颗尖牙傻笑了两声,跟着爬下法坛过去踢了吴道玄两脚,然后跑到唐莺身后躲起来了。

大家一起发出了大笑声。

我们回到了厢房休息,各自进入了梦乡,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吴道玄派出弟子寻找这几个女鬼的具体葬身地点,金婆婆在吴道玄的调理下也逐渐恢复了健康,她的容貌也在慢慢变年轻,金婆婆说全真龙门派以丹功闻名于世,调理身体的功夫数一数二,这次幸亏遇上了吴道玄这样的的丹功高手,否则她根本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

因为耽搁的时间太长,金婆婆决定傍晚就出发连夜赶路,我们也只能听金婆婆的,我们在夕阳下跟吴道玄和宁远金道别,宁远金有些不舍的拉着我和阿洛说话,希望我们以后在来看他。

我们在夕阳下踏上了南下的征程,路过长江大桥的时候我在感叹它的雄伟的同时也不由的想起了那几个女鬼,我遥望着黄鹤楼吁了口气,就在我吁起的同时,我仿佛看到了黄鹤楼的尖顶上站着一个人,由于距离太远只能看到一个黑点。

“金姐,你看!”我指着黄鹤楼说。

大家全都朝着黄鹤楼看去,金婆婆皱起了眉头说:“能站在那上面的都不是普通人,应该是黄帝一族的。”

“我们是不是被发现了?”唐莺问。

“何止是被发现,我们干过什么他肯定知道,但他的目的是跟踪,所以他不会管我们干什么,反正都是摆脱不了他们的,别管他,走吧。”金婆婆说完就招呼着我们离开。

我回头看着那个人,心中有种怪怪的感觉,总觉得那人不是黄帝一族的,我正看着突然那人展开身法跃下了黄鹤楼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