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复仇联盟/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婆婆朝四周看了看,见没人突然翻越了栏杆,我们都被吓了一跳。阿洛似乎明白金婆婆的意图了也跟着翻越了栏杆,金婆婆向桥下内侧一个跳跃就看不到了,没一会传来了她的声音“走下面的铁路桥避人耳目。”

我们几个先后翻越栏杆,彼此协助到了第二层的铁路桥上。

“金姐那个人……。”我的话还没说完金婆婆就打断了我,说:“有点可疑,不像是黄帝一族的,好像是故意站在那上面让我们发现,赶紧走!”

金婆婆说完就带着我们在铁轨边狂奔,跑着跑着桥面突然开始震动,没一会身后就传来了火车呜呜鸣叫的声音。巨大的轰鸣声开始传来,回头看去火车头的大灯刺眼无比,我用手挡了一下,等适应光线以后突然看到了火车头上方迎风站着一个人,这人穿着蚩尤一族的黑袍。黑袍在风中狂舞,显得诡异莫名。

“哇哇~~。”小安看到火车很是兴奋的叫了起来。

“刚才黄鹤楼顶上的就是他!”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刚才那个人了。

“情况不妙,赶紧跑!”金婆婆说完就提气往前跑,我们也跟着提气飞奔,阿洛提气协助着阿幼朵一起跑,虽然我们已经跑的比普通人快了。但跟火车的速度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很快火车就在我们身后不到十来米了。

“蚩尤一族的人不是都死了吗?剩下的译伽也站我们这一边了,这个人是冲着我们来的吗?”唐莺气喘着问。

“肯定是冲着……。”金婆婆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整个人就飞了起来,好像是被一条无形的绳子牵引着似的。

“金姐!”我们大喊了一声,只见金婆婆飞到了火车顶上重重的摔了下去,很快我们也像是被无形的绳子拉着全都飞到火车顶上摔下,我意识到这是有人在用高深莫测的气把我们吸了上去。

我们躺在火车顶上愣愣地看着那个黑袍人。黑袍人慢慢掀开黑袍帽沿,一张老头的脸露了出来,只见这老头胡子花白在风中飘逸,由于天色已黑又在火车顶上,样貌看的不是很清楚,但他那双坚毅的眼神却格外清楚,他的双眼里像是有一股怒火似的,这个蚩尤一族的黑袍人我们从没见过。

“你们看,不止一个!”阿幼朵突然惊呼了起来,我们转头看去。只见在车厢的连接处几个黑袍人如同幽灵一样的爬了上来,仔细一数有五个,加上火车头上这一个一共六个。

“你是什么人?!”金婆婆叫道,她的叫声被风吹的支离破碎,但仍能听的清楚。

老头什么也没说,只是冷哼一声双手合十,鼓起腮帮子,从嘴里喷出了一股浓黑的气体,这股浓黑的气体根本就不受风的影响,以诡异的慢速度向我们飘来,我们立即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气。

“傅邵辉的毒尘香气!”我吃惊道。

唐莺赶紧以三尸烟雾应对,把毒尘给化解了。

“我明白了!”金婆婆皱起了眉头说。

“你明白什么了?”老头发出了沙哑的声音,他的声音非常稳,根本不受火车疾驰的轰鸣声和大风的影响,仿佛就在我们耳边回荡一样,这老头体内的气相当强,能够完全不受外界因素的影响传到我们耳边来。

“我明白你们找上门来的目的了,傅邵辉不是我们杀的,是蚩尤一族的守护者老大干的,不对,应该是假的老大干的!”金婆婆道。

金婆婆这么一说我也反应过来了,这些人是那些死去的守护者长辈,他们来替儿女报仇了!

“我是阿洛,蚩尤后裔,这事我可以作证,你们都被蒙蔽了,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阿洛站起来凛然道。

“阿洛少主,我们敬重你的身份不会伤害你,可如果你继续护着他们那我就不客气了,绍辉的仇我一定要报!”老头不快道。

“译伽没有跟你们解释清楚吗?”阿洛问。

“他也被你们蛊惑了心智,现在跟你们是一伙的,他的话能信吗?”老头说。

“那达尔喀法师的话就能信了?”阿洛反问道。

“达尔喀法师历任三代守护,德高望重,对蚩尤一族忠心耿耿,我不信他难道信你们?!”老头指着我们叫道。

“独眼老头的口才还真是了得啊,黑都能说成白的,事实已经很明显了,独眼老头就是要利用他们的仇恨。”金婆婆顿了顿道:“不过你们这么做未免得不偿失吧?杀了我们独眼老头就不知道外经神石在哪了。”

此时后面车顶上的黑袍人也围到了车头上来,其中一个说:“阿洛少主肯定知道在哪,法师有俞氏一族的血了,我们只要带阿洛少主回去就行了,杀了其他人为我们的儿女报仇!”

我们全都站了起来靠到了一起,做出了戒备。

风声在耳旁呼呼的吹过,火车在轰鸣摇晃着,车顶上的气氛紧张,双方看似都没动手,事实上已经在彼此洞察先机了。

阿洛双手合拢,大量的蜜蜂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停在车顶上抖动的翅膀,我的右手已经握在了灵蛇剑的剑柄上,准备随时拔出。

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传出了嗖嗖声,像是有东西闪了过去,老头眼神一亮身形一闪,黑袍一抖给闪避了过去,等我们回过神来的时候老头的黑袍上被划拉开了好几道口子!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人始料不及,我们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哇哇,上面。”小安指着头顶叫了起来。呆见找巴。

我们全都抬起了头,只见头顶上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只木鸢在飞翔,木鸢上的叶形刀片在夜空下闪着冷光,叫人不寒而栗。

“是黄帝一族的那个巨子!”我在心里喊道。

老头脸色凝重的看了看木鸢又看了看我们,对那几个黑袍人说:“我们走!”

“老傅,就这么放过他们吗?”一个黑袍人不甘心的叫道。

与此同时火车突然剧烈摇晃了一下,速度慢了下来,前方传来了车站广播声,老头微微皱眉道:“有高手插手,而且前面即将到站人流很多,没必要引起民众的恐慌,阿洛少主现在还没醒悟站在他们一边,我们动手缚手缚脚多有不利,找他们报仇有的是机会,走!”傅老头说完就展开黑袍跃下了火车,其他几个黑袍人有些不甘心的迟疑了片刻,随后也展开黑袍跳下火车了。

还没等我们缓过神来,木鸢上的刀片又飞了下来,我们赶紧闪了开来,只见一枚刀片直接插进了火车铁皮轻微的抖动起来,木鸢随后调头朝着反方向飞走了。

这枚刀片上似乎还有小纸卷,金婆婆等木鸢飞走后才把刀片拔出取下了纸卷,我们围了过去,上面写着一排小字:长沙墨者行会,叶墨在那,有事相商。

“金姐,这只木头大鸟是那个墨家巨子的,他为什么会知道叶墨在哪,难道他……。”我有些诧异了。

“此人是敌是友还很难说。”金婆婆凝神看着木鸢飞走的方向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阿洛问。

“反正我们也要南下,就到长沙去看看,如果叶墨哥哥真在那里,那么我们的疑问或许就解开了。”金婆婆说。

“可这万一要是个陷阱呢?”唐莺担心道。

“这倒不用担心,黄帝一族的人在没拿到外经神石前不会把我们怎么样。”金婆婆说。

“那几个蚩尤一族老一辈守护者会不会又追来了?”阿洛问。

“所以要赶紧离开这里,真是麻烦又多了个复仇联盟的追杀。”金婆婆眉头不展道。

此时火车开始进站了,我们赶紧趴了下来以免引起注意,等火车停稳后金婆婆匍匐到火车背对站台的那一侧敲了敲驾驶室的窗子,驾驶室里立即发出了惊呼声,接着火车头就拉响了鸣叫,由于离火车喇叭太近,这声鸣叫直接震的人耳膜生疼,我们赶紧捂上了耳朵。

金婆婆给了阿洛一个眼神,阿洛快速跳下火车扒住车门两侧的扶手,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把门给弄开了,金婆婆往下一滑跳了进去,阿洛给我们打手势示意我们进驾驶室,我们在阿洛的协助下翻进了驾驶室,等阿洛进来后我们把门给带上了。

“你们要干什么,劫持火车是大罪!”坐在驾驶位上的火车司机镇定道,他的右手还按在通讯系统上似乎想通知车站的控制室,他的左手被金婆婆控制着,身体好像都无法动弹了,另外一个年轻男人好像是副驾驶,他则显得有些慌张,不住的吞咽着唾沫,单手背后想要去开另一侧的门把手,阿洛赶紧上前把他给控制住了。

“别怕,我只是来问问这趟车经过长沙吗?”金婆婆道。

“经过。”火车司机应道。

“我们搭个顺风车到长沙,不干扰你们,可否?”金婆婆问道。

“这不合规矩,要搭车买票坐到乘客车厢去!”火车司机沉声道。

站台上响起了发车铃声,驾驶室对讲机里传出了控制室下达的发车指令,金婆婆和火车司机僵持不下,金婆婆想了想说道:“你看我这拖家带口的不容易,我也不是故意要为难你,只是坐在车厢里对我们实在不方便,你行个方便,我们保证不干扰你们正常工作,你不发车一直停在这里对你也不利。”

火车司机环顾了我们一眼,态度缓和了一些,犹豫了一会才把火车开了出去,等火车远离了站台后金婆婆和阿洛才松开了他们,我们退到了边上站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