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尸香鬼脸/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袁叮嘱了田嫂好好照顾我们,随后他便准备去纸墨店了,看着老袁远去的咳嗽背影。在回头看看田嫂,我突然想起了一句俗话:最毒妇人心。

田嫂将早饭摆在桌子上,露着和蔼的笑容对我们说:“农家没什么好吃的,希望你们别嫌弃。”

田嫂的笑容让我的汗毛一下就竖起来了。

“麻烦了田嫂,我们暂住在这里给你添麻烦了。”金婆婆客气道。

田嫂客气了几句便拿着农具到田里去忙活了,她走后我们几个面面相觑都不敢动筷了,生怕早饭里有毒。

“金姐,这里面会不会有毒啊?”唐莺小声问。

“要是有毒昨晚我们就不舒服了,放心吃吧。”金婆婆说着就率先动筷了,虽然金婆婆大大咧咧的吃着。可我们实在是心有余悸了,不敢多吃,只把肚子填饱就行了。

吃过早饭后我们便跟田嫂告辞说到市内转转,田嫂也没有起疑心,我们到了天马山脚下,我赶紧把那些白色物质让阿洛看,那些白色物质好像离开了水就不会动了,变回了粉笔灰似的粉末。

我将昨晚的情况告诉了阿洛,阿洛也颇为诧异,他将白色物质在手里捏了捏又闻了闻。最后得出结论:这东西不是痋虫。

其实昨晚我就有了判断,现在阿洛这么一说也肯定了我的判断,这东西很可能是药物里的毒素长期吸附在人体组织上,通过血液和人体组织上富含的营养而长出的一种微生物,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到微生物活动。这看似小小的一团白色物质,里面包含了以万、亿为单位的微生物,需要液体才能激活,因为数量巨大。在水面上活动才形成了蠕动的现象,我简单跟大家说了一遍。

唐莺听我这么一说赶紧在地上刨了个小坑,把水壶里的水倒了进去,我将白色物质放进水坑,它们马上就散开飘在了水面上。形成了片状后就能看到轻微的蠕动。

“看来俞飞说的没错了,这的确是微生物。”金婆婆道。

“微生物在古代叫做曲或者霉,馒头发酵,酿酒就是利用了微生物,有好有坏,很显然这种吸附在老袁肝胆上的微生物是坏的,对人体有极大的伤害。”我说。

“既然知道是微生物了,那有办法治吗?”唐莺问。

“没有。”我摇了摇头道:“除非知道是什么药物导致的。”

“那我们去逼问田嫂就行了,老袁的病情不能耽搁了。”阿洛说着就要调头回去,金婆婆赶紧阻止了阿洛说:“不急,先搞清楚田嫂在干什么在说,带我们去那个盗洞。”

阿洛带着我们爬上了天马山,随着深入大山我们看到了许许多多的盗洞,有的已经坍塌堵塞了,有的还是新的,在附近还能看到有人逗留过留下的痕迹,看起来这一带的盗墓贼相当猖獗,我不禁想起了刘明那伙人。

很快我们就到了阿洛说的盗洞边上。

“盗洞在哪?”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压根就没发现盗洞,这里是一个山坡的背阴面,光线很暗,到处落满了厚厚的枯叶,散发着腐败的气息。

“就在你脚边。”阿洛指了指我脚边。

我低头看了看才注意到有一块藏青色的帆布铺在枯叶的下面,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我扒拉开树叶,掀开帆布盗洞才显现了出来,这盗洞倾斜向下只能容一人通过,所以不能全都下去,阿洛已经了解下面的情况了,于是这次便由我下去查探了,我滑到了下面去,这盗洞果然很深,盗洞两侧还有可以踏脚的小坑洞,很显然是人工修凿方便上来的。

我到了底部果然看到了一扇石门,石门上积满了泥灰脏兮兮的,我小心翼翼的擦去泥灰看到了石门上雕刻的花纹,阿洛昨晚汇报没提过这些,估计天黑没注意到,这些花纹是一些荷花莲籽的图案,我觉得这些图案似曾相识,仔细一想才想起来这跟老袁那木屋门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我正想着石门后突然传来了女人的说话声和动静,听她们的声音像是就在石门后了,我赶紧往上一跃,双脚踩到了洞壁两侧的踏脚小坑洞,然后又往上一跃出了洞口。

“有人出来了!”我压低声音说。

金婆婆一听立即朝我们几个使了眼色,我们马上跑上山坳匍匐到了树后盯着了,金婆婆把帆布重新盖上,又洒上了枯叶恢复原状,随后一跃躲到了我们身边来。

我们等了一会就看到坑洞里爬出来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的打扮跟昨晚田嫂的打扮一模一样,她们身后背着竹篓,腰间别着几个水壶,两人警觉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才从另一侧出了山坳。

“小莺子你留下保护阿幼朵和小安,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我们跟上这两个女人看个究竟。”金婆婆说完就带着我和阿洛悄悄跟上了那两个女人。

这两个女人非常小心,时不时就关注下四周的动静,搞的我们跟的很吃力,两人往大山的更深处走去,走累了就停下喝点水吃点东西。

“阿彩姐,圣姑要我们采的药在哪里啊?咱们还要走多久?”一个女人抹着额头的汗珠问道。

“一种长在岳麓山千年古墓里靠尸气为生的植物,圣姑要这种药制作圣水呢。”那个叫阿彩的女人回道,紧跟着她脸色一变提醒道:“阿美,你刚加入红莲教不要问这么多听到了吗?我是你的引荐人,你出了事我也有连带责任,不要连累我了。”

“哦,明白了阿彩姐。”阿美唯唯诺诺的应道。

“走吧,咱们赶紧去采药,天黑之前没完成任务赶回来圣姑要责罚我们了。”阿彩说着就起身离开,阿美赶紧收拾好吃喝的跟了上去。

我们停了一停,没有马上跟上去,金婆婆皱眉道:“看来那个盗洞石门后面是一个邪教组织的藏匿地。”

“田嫂也是这个红莲教里的成员。”阿洛说。

“刚才听她们说要到千年古墓里找靠尸气为生的草药,用来制作圣水,据外经册子上所说这种靠尸气为生的草药非常名贵,一百五十年才开一次花,而花期只有短暂的三五天,伴着它的盛开能散发出强烈的尸臭,不过这种花一千多年前就已经灭绝了。”我说。

“还有这样的草药?”阿洛疑惑的问道。

“有,因为灭绝了,所以很少有医学典籍里有记载,这种花靠埋在地下的尸体腐烂后散发出来的尸气为生,不用阳光也能生长,而且没有充足的尸气根本长不出这种植物,传说这种植物有续命的神奇作用,奄奄一息的人靠它能维持生命,只要草药不断就能永远不死,普通人喝了这种草药能……。”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金婆婆打断了,金婆婆截口道:“能常驻青春,我知道这种药,当年我也找过这种传说的草药,如果能用它来取代三尸虫驻颜术我就不用忍受反噬的痛苦了,不过听说灭绝了,所以我只能用三尸虫驻颜术了,如果这两女的说的是真的,那这个红莲教不简单。”

“这么说来红莲教里应该全是女人了,只有女人才在乎自己的青春。”阿洛说。

金婆婆尴尬了一下说:“那两女的口中说的圣姑就是靠这种法子吸引和控制教徒的。”

“这种花有名字吗?”阿洛又问。贞何斤才。

“有,因为这种花盛开时尸气在花朵上能凝结出人脸模样的雾气,所以叫尸香鬼脸。”我说。

“她们走远了,先别说了赶紧跟上她们。”金婆婆说着就跟了出去,我和阿洛也二话不说跟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