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棺材里的教主/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回到原地的时候天色都黑了,我们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唐莺和阿幼朵,我察觉到山坳里有气息。于是赶紧找了过去,只见地上的树叶在抖动,还没等我靠过去,一个黑影突然窜出了树叶洒出了粉尘。

“是阿幼朵的蛊粉!”阿洛立马反应过来用虫气将粉尘给驱散了。

我定睛一看,果然是阿幼朵,她浑身脏兮兮的,手中还拿着一个小瓷瓶在瑟瑟发抖。

“阿幼朵,是我们啊。”我看了下自己的打扮才明白过来,阿幼朵是把我们当红莲教的人了,于是赶紧扯下蒙住口鼻的黑布说。

阿幼朵顿时抖了一下。泪水滑落,一下就扑到了阿洛的怀里,等她平静下来后我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来她们躲在这里等我们,不料没等到我们却等来了田嫂,田嫂已经对我们起疑心了,昨晚我们打开窗子把屋里的迷香给驱散了,田嫂一回来就觉得迷香气味消散的太快了,这跟她以往回来感觉不同,于是今天早上我们离开不久她觉得不对劲就跟了出来,唐莺为了救阿幼朵。主动出去分散了田嫂的注意力,因此被擒带进了洞里,小安也被带进去了,阿幼朵则一直躲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我大意了。”金婆婆懊恼的说。

“现在非进去不可了。”我沉声道。

“我跟你们一起进去救唐莺和小安。”阿洛急道。

“别,阿幼朵现在很需要你在她身边,你留下照顾阿幼朵,同时也能给我们做个后援。”金婆婆说。

阿洛看了看阿幼朵惶恐的神情只好点了点头。

我和金婆婆下到了盗洞底部。按照阿美告诉我们的方式敲了敲石门报上了暗号,石门逐渐开启,眼前出现了火光,只见这地方也是一个墓室,两个红莲教的女人把守着一条墓道,墓道两侧点着一排油灯,这些油灯底座全都被修成了莲花形。

“阿彩、阿美你们怎么这么晚回来,圣姑发脾气了。”看守的一个女人皱眉道。

“哦,山路难走耽搁了,怎么了?”金婆婆学着阿彩的声音说道。

“圣姑抓了一个偷窥我们总坛的姑娘。你们遇到他们的人了吗?”另一个看守女人问。

“这倒没有。”金婆婆说。

“快进去吧,圣姑等的着急了。”看守的女人赶紧示意我们进墓道。

金婆婆走进了墓道,我赶紧跟了上去,只听身后传来了一个看守女人的嘀咕声:“这个新来的阿美怎么长高了?”

“跟她又不熟,你看错了吧。”另一个看守女人嘀咕道。

我们不敢驻足赶紧通过墓道,很快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大殿。这大殿几乎跟那个古墓的冥殿一模一样,这让我们很是吃惊。

“看来红莲教是按照那古墓仿造了这里,那古墓跟红莲教也有联系。”金婆婆小声道。

大殿里盘坐着不下百来个红莲教教徒在那打坐,她们列成了一左一右两个方阵,场面甚为壮观,她们手中均掌着一根莲花形的红蜡烛,像是在举行什么仪式,田嫂正襟危坐在龙椅上盯着我们。

“阿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药都采到了吗?”田嫂不快的质问道。

金婆婆躬身抱拳道:“采到了,圣姑。”与此同时她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学着这些女人盘坐在那,我赶紧从角落里取来一根莲花形的红蜡烛点燃盘坐了下来,坐下之后我的心定了些,至少不会因为站着被发现是个男人了。

“把药送上来。”田嫂说道。

金婆婆捧着竹篓送了过去,随后退到了边上,田嫂又问:“在路上有遇到可疑的人吗?两个半大的男孩和一个女人。”

“回圣姑,一切都很顺利,没有遇到你说的可疑人。”金婆婆说。

“把面纱摘下来,这里又没有尸臭。”田嫂皱眉盯着金婆婆。

我心中顿时一抖紧张了起来,金婆婆缓缓摘下面纱,田嫂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就在金婆婆要露出面貌的时候突然飞出几根针灸针,田嫂赶紧一个侧身躲了过去,不过金婆婆似乎是故意这么做的,马上又飞出了针,这一次田嫂没躲开被扎中了穴位,定在了龙椅上。

“圣姑!”教徒齐声惊呼。

见败露了我也顾不了许多了,几个跳跃到了龙椅台阶前方,双掌一推,强劲的祝由气流涌出将这些教徒全给掀翻在地,我回头瞪着田嫂问道:“我的朋友在哪里?”

田嫂没有吭声,金婆婆一跃踏上了龙椅扼住了田嫂的咽喉质问道:“快说!”

“喵~~。”小黑猫的声音从龙椅后方的墓道里传出。

“俞飞进去看看,这里交给我了。”金婆婆说。

我看了看教徒又看了看田嫂,金婆婆将她们的圣姑控制着,量她们也不敢乱来,于是我冲进了墓道。

在墓道尽头我看到了跟大山深处一模一样的墓室,只不过多了各种精美的陪葬品,应该全是从那个墓中搬来的,墓室中央依然还是一口满是纹饰和彩绘的陶棺,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口陶棺的棺材缝里长出了许多跟触手一样的树枝,还是蠕动的,唐莺和小安就被这些蠕动的树枝卷着,嘴巴里塞着布,小黑猫也被卷着,但嘴巴没被塞上,估计是疏忽了。贞杂何圾。

我想要靠过去唐莺马上发出了唔唔声摇着头,示意我别过去,不过已经晚了,只见一根树枝触手悄无声息的卷住了我的脚踝,突然一使劲把我拉倒在地,随后拖着我就狠狠的甩到了墙上去,我发出一声闷哼,差点都被摔得窒息了。

等我反应过来后赶紧用气迫使树枝触手松开了,我退到边上喘着气不敢上前了,这棺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很快金婆婆押着田嫂进来了,金婆婆看到这一幕也是骇然了一下。

“金姐别靠过去,这东西跟章鱼似的,唐莺和小安都被卷住了。”我捂着胸口提醒道。

金婆婆加重了手上的力度狠狠扼住田嫂的喉咙,厉声道:“这是什么东西?”

“哼。”田嫂冷哼一声并不搭理金婆婆。

就在此时棺盖突然被一股气流给冲开摔在了地上,紧跟着棺材里就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是谁闯入红莲教?”

“教主,属下一时疏忽让这些人假扮教徒闯了进来,罪该万死。”田嫂应道。

原来棺材里的是红莲教教主,也就是说这个邪教的真正幕后主使者就是棺材里的男人了,因为陶棺有底座,棺材又在底座上比人还高,根本看不见棺材里男人长什么样,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那些恐怖的树枝触手了。

我有些心急想要救唐莺和小安,准备直接跃上棺材,不过就在我跃起来的时候那些触手却以极快的速度一下就把我卷着拉了下来,又是狠狠摔到了地上。

这些树枝触手能伸缩蠕动,还黏糊糊的非常恶心,我又不敢动用灵蛇剑,唐莺和小安都还被卷在触手上,我生怕伤到了他们。

“阿莲,你派出去的两个教徒回来了没有?”棺材里的教主问道。

教主的声音很虚弱,一听就知道身染重病。

“没有回来,莫非……。”田嫂脸色突然一变。

“那你还真是罪该万死,这伙人身上浸染着尸香鬼脸花的气味和烟尘味,我的花啊,呜呜呜……。”教主突然嘤嘤哽咽了起来。

堂堂一个教主居然哭起来了,这让我始料不及。

“我已经烧了你们的养花基地了。”金婆婆冷笑道。

教主哭得更凄厉了,树枝触手蠕动的更加剧烈了,唐莺和小安都被卷到了半空中!

教主的哭音在墓室里恐怖回荡,很快哭声就成了愤怒的嘶吼,让人心惊胆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