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墓室鏖战/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嫂惊呼了一声就被蠕动的血管卷到了空中去。

“田嫂不能死,俞飞!”金婆婆喊道。

“明白。”我应了声马上拔出灵蛇剑,翠绿幽光暴涨。

我挥着灵蛇剑。一个跳跃就朝蠕动的血管削去,剑气直接就把血管给削断了,顿时血就从血管里涌出,喷了我一脸,田嫂应声落地,剩下的半截血管很快就缩了回去,缩到了吴芮的体内,吴芮眉头紧锁看了我一眼说:“别以为这样就能伤到我了。”

“你体内阴阳二气虚的就像快死的人了,失血过多只会加速你的死亡。”我说。

“不会,他的造血功能非常强。血管很快会再生,尸香鬼脸花已经彻底改变了他的身体机能,他现在就是一个怪物。”田嫂躺在地上痛苦的说道。

“阿莲,你这是要彻底背叛我了吗?我一手把你捧成圣姑,得到几百教徒的拥戴,你不享受这种感觉吗?我能一手捧你也能一手把你拉下神坛!”吴芮冷眼看着田嫂道。

“你只是利用我完成你的阴谋,根本就是在利用我,我不稀罕做圣姑了。”田嫂说。

“没了尸香鬼脸花维持,你受得了吗?还记得你二十岁那年到大山里挖野菜摔进古墓死了,是谁救了你还把你培养成圣姑的?醒醒吧,这两个人才是你的敌人。”吴芮道。

“我都记得。你让我起死回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我的救命恩人。”田嫂苦笑道。

“记得你还背叛我?!”吴芮叫道。

“哈哈哈哈,没错,你是让我复活了,但你同时也夺走了我的一切,我虽然回到了丈夫身边。可我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田银莲了,不能做正常的女人生孩子,过不回正常的生活,还要替你卖命做你的傀儡伺候你,替你站到风口浪尖上去欺骗教徒,其实我也大概能猜到你的阴谋了,我并没有产生背叛的念头,但当你将血管伸向我的时候我突然幡然醒悟了,你根本没有把我当人看,为了报答你的恩情。我被迫要每天晚上迷晕我丈夫,以免被他发现了我的秘密,搞得他身染重病,你知道我心里的苦吗?呵呵,你根本不会明白,因为你没有人性了。或许毛苹很爱你,她离开你不见你的原因我也明白了,如果猜的没错,她把你救醒后肯定见过你,甚至还渴求跟你在一起过平淡日子,但你拥有了续命的能力后,野心反而更加膨胀了,过往那些屈辱让你一心要做万人之上的霸主,她无法阻止你只能痛苦的选择离开,是不是?我伺候了你几十年,什么恩也报了,反正尸香鬼脸花已经被烧了,我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你也控制不了我了,我在死一次又能怎么样,我不会在做你的傀儡了。”田嫂道。

吴芮一声不发,血管的剧烈蠕动已经代表了他的愤怒,田嫂戳中了他的内心,我注意到那根被剑气削断的血管再次蠕动出来了,果然跟田嫂说的一样再生了,这就是长期服食尸香鬼脸花的神奇效果,难怪这种传说中的药让那么多医道中人趋之若鹜了,即便是绝迹了也仍有人抱着一丝希望寻找它。

“田嫂,他这血管有再生的能力,那他的弱点在哪?”我当着吴芮的面问道。

吴芮的嘴角扬起说:“她根本不知道我有哪些弱点,她唯一知道的是尸香鬼脸改变了我的身体机能。”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自己找了,我要把你的血管一根根全给砍断,看是我的剑快还是你的血管再生快!”我认真了起来,眼下只能在战斗中找出他的弱点了,我将祝由气注入了灵蛇剑,灵蛇剑带动我展开身法朝吴芮袭去,吴芮的血管攻击范围十分广且很灵活,灵蛇剑跟血管展开了博弈,血管时而紧紧缠绕我的手腕让灵蛇剑根本无法带动我,时而又狠狠缠在我身上阻止我的祝由气正常运行,让我缚手缚脚的根本施展不开。

在我跟血管纠缠的时候注意到金婆婆已经悄然闪到了墓室角落里,试图去找到千斤闸的机关,我明白金婆婆想干什么了,她是想趁我跟吴芮纠缠的时候先把田嫂弄出去。

吴芮也察觉到了金婆婆的举动,赶紧将一部分血管朝金婆婆袭去,我一手挥舞着灵蛇剑跟这边的血管纠缠,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挥出气剑,去削断朝金婆婆袭去的血管,我给金婆婆争取了时间,金婆婆成功打开了千斤闸,随后赶紧去扶起田嫂。

“俞飞,人体造血的器官主要为肱骨、肋骨、肩胛骨、髋骨等长骨里的红骨髓,还有肝脏、脾脏、淋巴结等位置,他终究是个人,无论身体机能怎么改变也无法将这些固定的位置改变,变异延伸的血管应该都是受这些位置的造血控制,只要能将这些造血位置击破,那血管就无法再生了,我现在对你很放心,给我弄死他,别让我失望,我先带田嫂出去汇合大家,然后把外面那些教徒也给救了!”金婆婆说完就拖着田嫂进了墓道。

“嗯,我明白了。”我点了点头。

吴芮的脸色相当难看,很显然金婆婆说中了他的软肋,我扬起灵蛇剑指着他冷笑道:“一般人或许不会这么快知道你的弱点所在,但你很不走运,我们都是医道上的人,对这些太清楚了。”

“那又怎么样?就凭一把带气的烂剑就想对付我了?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能力!”吴芮大声叫着,身体血管疯狂长出,就连脸色也缠满了蠕动的血管,只剩下一对闪着怒火的眼睛看着我。

“烂剑?那我就让你看看烂剑的威力!”我说着便双手握剑朝着吴芮劈了一下,祝由气混合着灵蛇剑上的灵气划破墓室地砖,发出呼哨声朝吴芮袭去。

吴芮控制着血管蠕动在身前筑起了一道血管屏障,剑气冲击到血管屏障上居然没有击破,血管屏障先是往后缩了一下,随后像弹弓一样把剑气给反弹了回来,这让我始料不及,慌忙以祝由气盾抵挡着反弹过来的剑气,剑气和气盾剧烈碰撞,发出了一声刺耳的爆破声,这才一起消散了。

我大口喘着气看着吴芮,吴芮控制着血管屏障上一部分的血管缩下,将自己的头露了出来,他扬着诡笑看着我,似乎很得意。

血管屏障居然能阻挡连墓室地砖都能击碎的剑气,这的确让我吃惊,不过我马上就明白过来是什么原理了,血管的柔韧性本来就非常强,一根血管被剑气斩断并不奇怪,可这么多血管挤压在一起,那韧性就强的可怕了,这就是一根筷子易折断一把筷子折不断的原理了。

“轮到我了。”吴芮说了句突然就控制血管组合在一起,那无数根血管交织缠绕突然变成了一股手臂粗细的血管绳,血管绳蠕动着朝我扑过来,就像一条巨大的蟒蛇,我一时还没从刚才的吃惊中回过神来,有点躲闪不及,血管绳一下就击中了我的心口,顿时心脏剧烈收缩了一下,身体感觉承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全身的骨头好像也随着震了一下,我甚至都能听到骨头关节咔嚓的声响。贞东吐技。

“嘭。”我被这一下击中撞到了墓壁上,于此同时那血管绳突然分叉变成了无数条细血管,这些细血管开始朝我身上蔓延,将我全身缠住,我几乎被定在了墓壁上根本无法动弹,灵蛇剑也从手中脱落掉到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