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瓦解红莲教/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一会尸香鬼脸花便开始萎缩,随着萎缩尸香鬼脸逐渐解体飘出了雾气,将液体全都染成了褐色。最后整朵尸香鬼脸彻底变成了褐色物质,褐色物质沉淀凝聚变成了一粒圆鼓鼓怪模怪样的种子,种子又开始膨胀变大,把玻璃箱都给撑的出现了裂痕,最终变成了一团肉呼呼黏糊糊的东西,这东西上面遍布纹路和沟壑,看着就跟人脑似的,有点恶心。

“我有太岁了,能完善我的鬼方了,哈哈哈。”孙思邈兴奋道。

“还真神奇。”我愣愣道。

“这不是神奇。这是后现代的加速分裂医学技术,你们这一代可能还看不到,在过个几百年或许这种医学技术就出现了,这个杨寿东智商真高,能利用我的重生体液研究出加速分裂技术,早知道不卖给他重生体液了,他真是个人才啊。”孙思邈感叹道。

“孙先生你这想法也太自私了吧。”我苦笑道。

“绝世的医学本来就是自私的,现在的医学事实上只是皮毛,真正神奇的医学都是保密的,掌握在极个别人和国家手上,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因为它价值连城,我叫你公开黄帝外经医术你愿意吗?一旦公开会惹来更多的麻烦。”孙思邈说。

“这倒也是,不过蛇叔的性子比较急,你让他等个半年在重生他非疯了不可。也许就是不想等才研究出这加速物质的,事实上对他来说没有意义,他很不屑。”我说。

“这是他血和气的结合吧?这家伙的体液跟我一样也非普通人了,厉害,我太小看他了。”孙思邈赞叹道。

“孙先生你这逆进化的液体也是你身上的什么体液吧?”我有点好奇的问道。

“这个……这个不说可不可以啊,免得你觉得恶心。”孙思邈尴尬道。

他这么一说我更加好奇了,扯了扯他的衣衫,孙思邈无奈的说道:“你也知道我的体液与众不同了,这逆生长液制作比较复杂,在阴气聚集之地挖坑,将粪便拉入瓮中封上埋入坑中,陈年化水。然后取出瓮将粪水以棕皮滤出来,滤出的粪水重新封入一个瓮中埋入阳气聚集之地。又经过陈年的积淀,取出来后这积淀过杂质的粪水就叫粪清。非常澄清,比水还澄清,在经过我加入一些药物就是逆生长液了。”

“跟还元水和黄龙汤有什么区别吗?”我强忍反胃的感觉问道。

“你说的是普通中药,我这是逆进化液跟那些怎么一样呢。”孙思邈笑呵呵说道。

“我……我不行了。”我赶紧扭头找了一个桶呕吐了起来。

“你看看,都叫你别问了。”孙思邈笑道。

我吐了一阵终于舒服了,孙思邈切下太岁的一部分快速风干碾磨成药粉递给了我说:“现在可以克制尸香鬼脸的毒素了。”

“那老袁呢?”我问道。

“先把太岁药粉给老袁服下,迫使肝胆上的活物死亡,然后开刀刮掉吸附在肝胆上的死物就行了,赶紧走吧,时间来不及了。”孙思邈说。

我也不敢耽搁告辞了孙思邈就急速前往长沙天马山。

等我回到天马山腹地的时候天色已经亮尽了,我进了红莲教,还没进墓道就听到里面闹哄哄的,我心说不好赶紧加快了脚步,一进冥殿就看到了双方剑拔弩张的一幕,红莲教教徒已经将金婆婆他们团团包围了,阿洛环顾着她们厉声道:“你们在敢踏前一步休怪我不客气了!”

“天都亮了他还没回来,莫不是自己跑了吧?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给我杀了他们!”那领头的教徒怒不可遏的叫道,引起众教徒山呼海啸般的喊杀声。

“我回来了!”我赶紧大叫一声制止了她们。

大家全都朝我看来了,教徒们也自觉的给我让开了条道,我走上了石台环顾着教徒道:“我找到药了。”

教徒们脸上闪过了一丝喜色,不过那领头教徒似乎不怎么信任,质问道:“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试过就知道了,谁先来试试?”我取出纸包问道,可没有一个教徒愿意试的。贞匠沟技。

“我来试。”田嫂站了出来。田嫂确实可以试,她跟这些教徒没有什么区别,当我小声告诉她她根本就没有死过的事后,田嫂愣住了,眼里闪动着泪光,也不知道她想起了什么。

唐莺取来了水将药粉融入水中,田嫂什么也没说就端着喝了下去,喝完之后她突然觉得不适捂着胸口,踉跄了一下就摔倒在地一动不动了,整张脸都变黑了,跟死了一样,我心中有些担心,担心太岁药粉到底有没有用和人体能不能承受。

那些教徒见此情景又开始了骚动,我正要过去给田嫂把脉,田嫂突然就醒转了过来,只见她痛苦的坐起,双手撑在地上像是要呕吐了,果然没一会她就开始呕吐了,呕吐物是黑色的,散发着强烈的尸臭,尸气在体内像是发酵了还冒着热烟。

吐过之后田嫂脸上的黑气一下就退去了,见着气色就好转了,她站了起来后冲着我点了点头,直到这时我才松了口气,问道:“田嫂你有什么感觉?”

“神清气爽,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以前虽然每个月用圣水可以保持不变老,可身体很疲软无力,脑子也一片浑浑噩噩的。”田嫂说。

我回头看着教徒们,教徒们已经蠢蠢欲动的议论开了,那领头教徒仍有些不信任我,说:“田银莲已经站到了你们那边去,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合谋骗我们的?”

“你对我不信任也没办法,药我给你们找到了,吃不吃是你们的事,尸香鬼脸已经没了,你们就算杀了我们也没用,这是你们唯一的希望了。”我说。

“我想回归家庭了,我还有两个儿子,我很久没见他们了很想他们,如果这药真的能让我不再依赖圣花,我愿意一试。”一个教徒抹着泪走上前来,那领头的教徒愣愣地看着她。

我示意唐莺把药粉冲给她喝,这教徒喝了太岁药粉后出现了跟田嫂一样的症状,吐出了大量黑色呕吐物,最后神清气爽的站了起来,她也能感觉到明显的舒适,且样貌没有发生一点改变,只见她眼含热泪对我们鞠了个躬,脱下红莲教的服饰径直走出了红莲教。

等这名教徒离开后其他教徒像是疯了一样扑上来要求喝药,我赶紧让她们排队喝药,教徒们一个个恢复欢欣雀跃的离开,最后只剩下那名领头的教徒了,她一声不吭过来喝了药,呕吐完恢复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出去的墓道,走到一半她突然回头说了声谢谢,听到这句谢谢我们也露出了笑容。

红莲教里就剩下我们几个了,田嫂突然跪了下来给我道谢,我赶紧扶起了她说:“田嫂,你能醒悟就已经很好了,不要这样,咱们不要逗留在这里了,现在要去治疗老袁了,昨晚你没回去老袁一定急坏了。”

“我对不起老袁,没脸见他了。”田嫂哽咽道。

“田嫂,老袁还不知道红莲教的事,我建议你什么也不要说,等我治好了他的病你们就能过回正常的生活了,没准还来得及育个一儿半女的。”我笑道。

田嫂哭中带笑的点了点头。

“把这尸体弄回棺材里去,好歹也是个历史人物。”金婆婆说。

阿洛点了点头把吴芮的尸体拖回了主墓室,我们一起把尸体封棺后金婆婆感叹了句“他已经很划算了,好名声流芳百世了,就让这暗无天日的阴谋随着红莲教一起埋葬吧,阿洛用你的痋虫把千斤闸放下。”

我们退出了墓室后阿洛便控制着一只痋虫放下了千斤闸,随着千斤闸重重的落下,一个历史人物的真实面貌也被尘封了。

我们出了红莲教齐心协力把洞道给封填了,直到根本看不出来这里有洞道的痕迹,这才放心的离开了。

我们回到了袁家,老袁果然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门口转来转去,看到我们跟田嫂回来赶紧迎了上来询问怎么回事,金婆婆说带着田嫂去山里找药治疗他的老慢支,老袁一听还不好意思了,唠唠叨叨怪我们不打招呼为他瞎操心,等老袁回屋后,田嫂感激的看了我们一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