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太平间玄门老头/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办法,为了凑够租大船的钱只能这样了,分头行动去打听广州最好的医院在哪里。人生地不熟的别走远了,半小时后在车站站前广场集合。”金婆婆吩咐道。

我们领了任务就到车站周边去打听去了,半小时后我们集合汇报了打听到的情况,最终我们把目标确定在一家高级的私立医院了。

我们徒步行走到了医院,顿时被这家医院的奢华装修给震惊了,整栋医院都贴着瓷砖在阳光下反着光,楼顶上一排大字“华立私立医院”,医院里绿树成荫环境非常舒适。

“估计能到这家医院看病的非富则贵,我们来对地方了。”金婆婆说。

我正打量着医院大楼,一阵风吹过突然让我毛孔开合感受到了阴气。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四周阳光普照,天气风和日丽,非常舒适,按理说阴气不可能在这样的天气下游走,可偏偏却能感受到,这说明这股阴气非常强,就连阳光也驱不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将发现的情况告诉了金婆婆,金婆婆想了想说:“老蛇在你体内留了神气,你试试灌输到眼睛里看看。”

老蛇虽然残留了一些神气在我体内助我修炼,但我用的很少,毕竟我还没掌握到神气的精髓,对身体的伤害很大,所以我一直都储存在气海内很少使用,最大的用处是辅助我感受阴气。让我等同有了一双阴阳眼,能看穿物体充满鬼气的一面。

我赶紧将气海里的神气泄出一点,通过祝由气的运转方式输送到了双眼里,很快我就发现了异样,周围的阳光在瞬间就退去了,变成了灰蒙蒙一片,绿树成荫的林子变成了枯树林子。老鸦在树上聒噪的叫着,医院大楼变成了一座爬满枯藤残破不堪的旧楼。到处都透着死气荒芜一片,在医院左侧的一栋小楼上黑色阴云正在疯狂聚集,形成了一个漩涡,漩涡里电闪雷鸣,无论是大楼还是树上都散发着黑色的鬼气,非常恐怖,等我收了神气的时候周围恢复了正常,阳光普照非常舒适,这一阴一阳的巨大反差让我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我将看到的事情告诉了大家,唐莺指了指左侧的一栋小楼说:“医院有太平间,有很多死人,没准阴气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那栋小楼确实被阴云笼罩,阴气的源头就是那里。”我点了点头。

“不,普通的病人死后没这么强的阴气,能造成这种现象的是其他原因。”金婆婆皱眉道。

“阴气来自地下,改变了这里的风水。如果推测没错这家医院里的病人都很难治愈。”我说。

“这不是正好给了我们机会吗?”阿洛说。

“咱们分头行动,我带着小莺子她们到医院大楼里找目标,俞飞和阿洛去那栋小楼找阴气来源。”金婆婆说。

我们开始分头行动了,我和阿洛穿过医院的大院朝着那栋小楼过去,医院大楼跟那小楼是通过一条绿树成荫的大路连接,道路两旁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很舒适,可路上的行人却很稀少,偶尔会有坐着轮椅的病人和医护人员经过。

我再次用神气眼看了一下,道路两旁的树木顿时便成了枯树,路上铺满了厚厚的枯叶,无论是病人还是医护人员全都冒着黑气,医护人员身体健康有盛阳气护体,所以黑气很淡很薄,但病人就不乐观了,整个人都冒着浓如墨汁的黑气。

随着我们接近那栋小楼,那黑气更是将小楼都给罩住了,发黑的骷髅遍地陷入泥土,小楼仿佛就在沼泽地上一般,我心惊不已不敢继续用神气眼看了,赶紧收了气。

“什么情况?”阿洛见我神情不自然忙问道。

“这里死了好多人。”我心惊道。

我们注意到这里是一栋化验楼,医院所有的化验项目都在这里进行,同时也是急诊所在。

此时从小楼的侧面传来了一阵哭哭啼啼,我和阿洛走了过去,只见侧面停着一辆殡仪馆的车子,车子的后备箱打开,两个工作人员正从太平间大门里抬出一个大铁箱装车,车旁有个中年妇女哭成了泪人,她依偎在一个像是儿子的男人怀里,儿子也泪眼朦胧在安慰着母亲,很快母子俩也爬上了车子,随着车子一起离开了,直到此时我才发现太平间门口还蹲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在那抽烟,老头看着远去的车子悠悠的感叹了一句:“唉,又一个。”

老头说完丢了烟头踩灭转身往太平间里走去,我预感到了什么赶紧用神气眼去看,我看到了太平间里在冒出大量的黑气,就好像着火冒出的浓烟似的,奇怪的是这老头身上却没有沾染到一点黑气。

老头似乎发现了我和阿洛在边上看,停下脚步眉头皱了一下打量了我们一眼,随后他赶紧进了太平间,把铁闸门给拉上,又将铁闸门里面第二道木门给关上了。

“这老头是高人,在这种阴气丛生的地方却没有感染到一丝阴气。”我说。

“嗯,我也感觉到了。”阿洛点了点头。

“太平间就是阴气的源头,而且还不是里面的病死人散发出来的。”我说。

“咱们进去看看?”阿洛试探着问道。

我和阿洛站到了太平间大门口,阿洛把手伸进铁闸门的缝隙去敲木门,不过他的手刚一伸进去铁闸门突然合拢了一下把他的手臂给夹住了,木门随后打开了一道缝,那老头的一只眼睛露了出来,犹如砂纸摩擦般的声音从门后传了出来“两位小道长,你们有什么事吗?领遗体先去交费,凭单据来领遗体,不领遗体麻烦离这里远点!”

“老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太平间很不对劲,不光是太平间,就连整个医院都被黑气笼罩,老先生你能不沾染一丝黑气绝非普通人,这黑气破坏了这里的风水,导致病人顽疾难治,医护人员也身有黑气,如果不是有盛阳气护体,他们也会病倒,我们想来了解清楚是怎么回事。”我直言道。

老头听我这么一说让铁闸门松了下,阿洛这才把手缩了出来,老头通过门缝里的那只眼睛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眼说:“我便是玄门的,我看你们不像是玄门的?你用的是什么法子看到黑气的?”

“我们是医门的,用的是医门的秘法看到的。”我回道。

“医门?医门的来医院倒是无可厚非,可你们怎么穿着玄门道服?”老头问道。

“我们有事要办,为了方便。”阿洛插话道。

“赶紧走吧,这里的事不是你们能管的。”老头说完就把门缝也给合上了。

我们吃了闭门羹只好悻悻地离开了,不过这玄门的老头守着太平间确实叫人心生疑窦,太平间里的黑气到底跟他有没有关系,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们在医院大楼的台阶上等着金婆婆他们,大约一刻钟后她们就下来了。

“情况怎么样?”金婆婆先是问起了我们。

“有个玄门的老头守着太平间,黑气的源头就在太平间里,我和阿洛想进去查看他不让进。”我说。

“有这种事?”金婆婆嘀咕了句。贞呆乒弟。

“金姐,你们呢?”阿洛问道。

“阿洛哥哥,我们找了个最有钱的,是广州卖房子的富豪,冯文伟,58岁,三级心肺衰竭,家属已经签了病危通知单同意出院了,马上要出院等死了,俞飞哥哥,这个行不行啊?”阿幼朵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