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古刑场恶鬼/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道临朝门缝看了看说:“你们不是要知道怎么回事吗,带你们开开眼界,我先封门以免被人闯进来。”

钟道临说完就双手比划。一股气流在他手中运行,很快门上就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八卦图形,八卦将门封住连外面的气都进不来了,太平间内顿时阴气聚集让人非常难受。

钟道临封完门对着一个尸体柜扬了下手,尸体柜“哗”的一声打开了,里面摆着各种法器,钟道临以气将法器吸到手中将自己给武装了起来,只见他身披朱红色斗篷,头戴乌纱帽,一手握着金钱长剑。一手握着纸扇,腰间别着法印和葫芦,身后背着油纸伞和画轴,瞬间他就从一个守太平间的糟老头变成了精气神十足的伏魔天师。

“果然有钟馗天师的风范啊。”金婆婆感叹道。

“那是。”钟道临得意的扬了扬嘴角,金婆婆的马屁让钟道临很受用,只见钟道临说完又对着一个尸体柜挥了一掌,尸体柜开启之后里面立马就是黑气涌动,仿佛尸体柜里面是一个空间似的。

“这是什么?”我好奇的问了句。

“医院所在地本来就是一块阴宅之地,我们家族世代镇守在这里封印着下界的鬼怪,不想到了八十年代政府规划了这里,要在这里建医院,我们钟家虽然法力高强但也不是政府的对手,其中的原由又无法说明,根本就无法阻止他们,我们被逼得只好搬家了,但我们没有放弃镇守这里。所以我们钟家人就成了医院太平间的看守人,从我老爸开始就镇守在这里了,去年老爸去世我就来接班了。”钟道临说。

“难怪你不想让我们插手了,原来这里是你们家族的封印之地。”金婆婆嘀咕道。

“我不想让江湖人耻笑我们钟家后继无人,这样愧对钟馗天师的声誉,所以从来不让别人插手。”钟道临说。

“我们来的时候发现这里并不是什么风水穴,怎么会成了阴宅之地?”我纳闷的问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个尸体柜是贯通阴阳界的口子。”钟道临说。

“通往阴间?!”我吃惊道。

“可以这么说吧。”钟道临点头道。

“可是据我所知,阴阳界入口应该在鬼城丰都。”金婆婆皱了下眉说。

“那都是传说罢了。其实阴阳界入口无处不在,法力高强的人能打开鬼界入口,鬼气深重也能打开人界入口,这都是相对的,鬼气开启人界入口需要一定的条件,恰恰在我这一代遇到了这样的事。”钟道临凝重的说。

“怎么说?”金婆婆追问道。

“几年前这里送来了一个黑社会恶霸的尸体,这恶霸被仇家砍了很多刀死于非命,而他的命格又是纯阴命格,男命纯阴导致他死后阴气冲天,在加上这里本来就封印着大量恶鬼,这恶霸就成了恶鬼开启人间的钥匙,连我们钟家的封印也克制不住,于是乎鬼气冲破封印就造成了现在你们看到的情况,等我发现这男人成了恶鬼钥匙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只能用法力压制将伤亡降到最低了。”钟道临说。

“想不到你连相门之术也会啊。”金婆婆说。

“我有相门的朋友,交流的时候学了一点。可惜没早一点发现那恶霸的命格,不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唉。”钟道临叹道。

“说了半天这下面究竟封印着哪种恶鬼,让你们钟家都搞不定?”我问道。

“大量的无头鬼、腰斩鬼、五马分尸鬼,全都是枉死,你说鬼气能不重吗?医院所在地在古代的时候是一个刑场。”钟道临说。

“什么时期的刑场?”金婆婆问。

“秦朝。”钟道临顿了顿道:“广东地区在古代属南海郡,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开始着手平定岭南地区的百越之地,他派了屠睢率领五十万大军平定岭南,在番禹一带滥杀无辜,导致南越居民惨死无数,这古刑场就是那时期的,被砍头、腰斩、五马分尸的百姓数不胜数,尸体就近填埋在刑场附近,也就是医院的地下,历经这么多年怨气凝聚非常难克制,所以才有这么大的鬼气。”

“原来是这样。”我嘀咕道。

“为了阻止这些恶鬼冲入人界,我们钟家就世代镇守在这里了,这尸体柜下面有一个结界,乃钟馗天师所布,可惜历经漫长岁月作用已经不大了,而我们传人的封印根本不及祖师爷布结界的能力,更难以克制他们了,非常太棘手啊,唉。”钟道临叹道。

“带我们下去看看。”金婆婆道。

“下面的情况超出了你们的想象,一定要有心理准备,恐怕连你们体内的气都难以抵御,待会你们跟着我,我将阴阳伞打开,你们跟我一起站在伞下千万不能出去。”钟道临说。

“全听钟天师你的吧。”金婆婆说。

钟道临点了点头就一跃跳进了尸体柜,我和金婆婆也马上跟着跳了进去,跳进去后下面像是悬空的,就像是飘在了空中,周围全是黑气凝结而成的阴云,阴云里电闪雷鸣非常恐怖,穿过阴云层就能看到下面古刑场的情况了,只见下面全是冒着黑气的恶鬼,黑压压的一片,就跟蚂蚁似的挤在一起,钟道临在我的左边撑开了油纸伞,一手抓住了不断往下落的我,抬起一脚把金婆婆也给接住了,等我们调整好姿势就随着钟道临慢慢降落在刑场上了。

随着我们的落下,油纸伞上散出黄色光晕,那些哀嚎的恶鬼赶紧后退让出了一块圆形的空地,光晕在不断扩大,圆形空地也越来越大,那些恶鬼离我们有些远了,我们这才没有觉得阴气那么难受。

我环顾这些恶鬼,有的没有头,有的只有半截身体,有的虽有完整的身体,但全都是胡乱拼凑在一起的,双手被拼到了脚上的也有,一看就知道是五马分尸后重新拼接的,看着诡异的可怕。

“看到了吧,就连祖师爷的阴阳伞都不怕,鬼气深重根本伤不到他们,只能用来抵御,攻击却没半点作用,我们也不能停留太长,一会他们就适应了阴阳伞的法力了。”钟道临道。贞贞宏扛。

“我试试这个。”我说着就掏出了怀里的小瓷瓶。

“这是什么?”钟道临问。

“我们医门的杀鬼丸,上次用这个驱除了七为一体的女鬼。”我说着就倒出了几粒杀鬼丸,瞄准几个恶鬼弹了出去,杀鬼丸击中恶鬼身体马上没入了他们的身体,冒起一缕白烟,紧跟着就像是吸收了一样,而恶鬼没半点反应。

“没用的。”钟道临摇了摇头。

我有些不甘心又朝恶鬼挥出了祝由气剑,几道黄光一闪恶鬼中气剑发出了哀嚎,可依然没有伤到他们,他们的哀嚎声响彻整个古刑场叫人毛骨悚然“还我头来~~。”

我顿时咽了口唾沫心有余悸道:“妈的,居然连祝由气剑也不怕。”

头顶上方传来了电闪雷鸣的声音,钟道临说:“祖师爷将他们困在这古刑场结界中出不去,你别在动手了,免的激怒了他们后果更不堪设想了。”

钟道临正说着那些恶鬼突然开始涌过来,他们冲破了阴阳伞的光晕,钟道临眉头一皱说:“他们适应阴阳伞法力了,抓紧我。”

我和金婆婆一人一边抓住了钟道临,钟道临大喊一声“起!”,阴阳伞带着我们飞快往上窜,看到尸体柜的口子后我们赶紧爬了出去,等钟道临出来把尸体柜重新封上后我们才松了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