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三阴寒体/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学的是哪方面的医学?”冯小姐一边带着我们上二楼一边问。

“什么意思?”我有点没明白。

“是心脏病方面的吗?”冯小姐皱了下眉问道。

“哦,我们是学中医的。”唐莺插话道。

“中医?我爸住院的时候也试过中医,半点用也没有。”冯小姐嘀咕了句。

“那得看是什么中医了。”我说。

冯小姐没有吭声了。带着我们快速朝二楼尽头的一间房过去。

在这间大卧房里我看到了冯文伟,大卧房已经被改造成了病房,里面摆满了各种医疗仪器,冯文伟躺在床上,床上拉着隔离的透明帘子,一个黄毛蓝眼的洋医生正在检查冯文伟的瞳孔情况,一个护士在旁边打下手,还有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在床边紧张的踱来踱去。

“小妹你去哪了,爸快不行了,伊恩医生正在抢救呢。”那戴眼镜的男人赶紧迎了上来。

“我带两个人来看看爸爸。”冯小姐说。

经过冯小姐介绍她大哥叫冯开来。冯小姐自己叫冯开莉,冯开来听妹妹这么说,诧异的打量了一下我和唐莺,不快道:“小妹你没事吧,带两个小道士来给爸看病?”

“反正这美国来的心脏病专家伊恩也没半点用,爸从医院回来这才几个小时,都在鬼门关来回几次了,伊恩除了打强心针、除颤外还会点什么?不如试试传统的中医。”冯开莉说。

“中医爸也试过还不是没用,再说了就算找中医也要找最好的老中医,你找这两个小道士开什么玩笑?”冯开来说。

“我没找他们,是他们送上门来的,说是能治好爸,出了事他们承担责任,这洋人说爸已经无药可救了,只能拖延,钱倒是收的不少。”冯开莉不快道。

冯开来愣愣地看着我们发出了一声嗤笑就不吭声了。这时床边的洋医生在跟护士叽里呱啦说着什么,那护士赶紧给冯文伟进行注射,同时扒开了他的衣服,洋医生手拿两个熨斗似的东西在往冯文伟的胸口按,这东西还通了电,冯文伟被电的一弹一弹的。

“唐莺,他在干什么?”我小声的问道。贞团估血。

“那叫除颤仪。用电击来恢复心律。”唐莺解释道。

“哦,我懂了。跟咱们上次在南诏国后裔村落引阴雷劈村民的部分原理一样。”我嘀咕道。

我和唐莺好奇的围到了床边,不过我们刚围过去那洋医生就放弃了电击,无奈的摇了摇头对冯家两兄妹说了什么,护士开始将床单拉上盖住了冯文伟。

冯开来扑到了床边来嚎啕大哭,冯开莉皱着眉头看着父亲,眼泪慢慢充盈了眼眶,她也没心情搭理我们了。

见此情景我示意唐莺去掀开被单,我要看看冯文伟,不过唐莺刚想把被单掀开冯开来突然一把推开了她,怒吼道:“我爸都死了,你们想干什么?!”

那洋医生也摊着手,露着一副不解的表情叽里呱啦说洋文,我朝冯开莉看了一眼说:“冯小姐,麻烦你把这个洋医生请出去,还有你哥,你爸刚刚断气。身体里的气并未彻底散去,我要试试让你爸回阳。”

冯开莉无力的靠在床架上哽咽道:“人都断气了还有办法救吗?算了,你们走吧,那孩子就在婴儿房里。”

“亡者刚断气,神经和脑部尚未停止运作,仍有弥留的知觉和意识,你们的哭声他是有反应的,一旦他发现自己死了,主动停止神经和脑部的运作,阳气散去就真的没救了。”我正色道。

“胡说八道什么?”那护士不快的白了我一眼。

“冯小姐,时间紧迫,麻烦你按我说的做。”我盯着冯开莉催促了一句。

冯开莉愣愣地看着我,迟疑了一下突然招呼自己大哥和洋医生出去,冯开来怒吼道:“小妹!爸都死了,你还不让他安生吗?还听这些道士的迷信话干什么,你疯了啊!”

“我心里有数,你给我出去!除了这两个小道士外,其他人统统都给我滚出去!”冯开莉指着门口叫道。

“不可理喻!”冯开来恶狠狠的说着就摔门出去了,洋医生也带着护士愤慨的说着什么离开了。

他们走后我马上掀开床单给冯文伟把脉,冯文伟脉如屋漏半日一滴落,说的是脉象犹如一滴水珠挂在屋檐,许久才滴落的弹一下,这确实是人刚刚死时的死脉表现,但同时又说明了他体内的器官并没有真正停止运转,而是处在即将停止的边缘,只要治疗得当就能起死回生,不过仔细一按我就发现了很异常的一点,通常人死阴阳二气便会开始在体内游离,然后慢慢散去,是有一个循序渐进过程的,但冯文伟的阴阳二气没有经过游离的阶段,直接就开始散去了,这让我觉得很纳闷。

当我把手松开的时候,突然看到冯文伟手腕被我按过的地方出现了白灰色的瘀痕,刚才我并没有使多大力气,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瘀痕,而且就算人死后要出现瘀痕,也不会出现这样颜色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样?”冯开莉靠了过来愣愣地问道。

“冯小姐,我知道你觉得给一个死人看病很奇怪,但请你不要打扰俞飞哥哥看病。”唐莺示意冯开莉退后。

冯文伟的复杂情况让我无暇去搭理冯开莉了,我赶紧再次给冯文伟把脉,冯文伟的病症是心肺衰竭,病根应该在心肺上,我闭上了眼睛,将祝由气凝聚到指尖注入到他体内,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人体的五脏六腑图,他的其他器官都很鲜红,可当我看到他的心肺时突然一颤,心肺上居然氤氲着两团不同属性的黑气,两团黑气都属对人体不利的阴气,此刻它们正在互博吞噬对方,其中一团黑气是那个地下世界的黑气,而另一团黑气还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正是这两团黑气罩着心肺,才导致了心肺衰竭,在加上人体本来就有的正常阴气,造成三阴之气汇聚,就出现了手腕上的灰白色瘀痕,这叫三阴寒体!

这种病症有巧合性,一般人是得不了这种病的,而冯文伟得了这种病是因为几大因素碰到一起了,医院里的那股阴气,未知的那股阴气,以及人体内的阴气。

三阴寒体的人体内阴阳二气中的阳气会在死后快速散去,先是体内的五脏六腑犹如结冰一样冻住,跟着皮表会出现灰白色瘀痕,最后整个人会僵硬的跟冰块一样,如果不加以控制冯文伟立即就会真正的死亡。

我也顾不上那股怪诞的阴气是怎么来的了,先扼制住阳气的快速涣散再说,我将祝由气注入他体内游走,很快情况就得到了控制,冯文伟手腕上的灰白色瘀痕开始消退,我的祝由气取代了他的阳气循环,祝由气不是普通的阳气,所以心肺上那两团黑气也因为祝由气而暂时停止了互博吞噬,心肺开始出现复苏迹象。

看到有复苏迹象,我马上起身将祝由气运行到掌心,一掌就拍到了冯文伟的心脏上,冯文伟身子弹了一下,倒吸一口气开始急促的呼吸,一台仪器开始发出了有节奏的滴滴声。

我吁了口气收了祝由气,冯开莉已经被震惊了,看看我又看看他父亲,然后又看看那台仪器上波动的线条。

“看到没有,活了,我俞飞哥哥很厉害的,那洋人不行。”唐莺扬着嘴角说。

冯开莉反应过来后扑到床边拉着父亲的手哽咽叫道:“爸。”

“这……这是哪?我到了阴间吗?”冯文伟虚弱的问,嘴里呼出的气让氧气罩都形成了雾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