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调查下毒者/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唐莺退到了边上让父女两团聚,冯开莉平静下来后就过来给我们鞠躬表示了感谢,冯开莉对我们的态度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初步的信任算是有了。

冯开莉打开门大声叫人,冯开来冲进了房间,看到死去的父亲起死回生一愣一愣的,冯开莉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赶紧去把车库里的人给我放了,好好的招待他们,还有把伊恩的账单给结了,不需要他了!”

冯开来走到门口说:“小妹,伊恩是我从美国请来的,现在爸爸醒来了,是不是该让他继续留下?”

“还留下?你请来的这个医生有半点用吗?费用又高的吓死人!我决定了。让他们取代伊恩。”冯开莉指着我和唐莺说。

“你不是吧,用这些江湖术士取代美国的专家?”冯开来很是恼火。

“事实摆在眼前,是他们把爸爸救回来的。”冯开莉说。贞团节圾。

“哼,一定是伊恩做了急救措施,他们刚好赶上爸爸醒来了,走了狗屎运,你要是坚持用这些江湖术士,事情一旦传出去咱们公司的声誉一定受损,堂堂的冯氏集团治病居然用江湖术士!”冯开来冷笑道。

“明明是我们救回来的,跟那个洋人有什么关系?”唐莺嘟囔了句。

“这兄妹俩好像有矛盾,别人的家事咱们最好别多嘴。”我提醒了唐莺一句。

“我不想跟你吵,爸爸才刚醒。”冯开莉说完就不搭理冯开来了。

“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吵?我这也是为爸的健康着想,你坚持要用他们也无所谓,爸要是出了事,我一定跟你没完!”冯开来说着就愤然离去。

冯开莉把门关上,疲惫不堪的坐到了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冯……冯小姐。我们能去看小安了吗?”我小声的问道。

冯开莉这才睁开了眼睛说:“对不起,我差点忘了这事,我带你们去。”

冯开莉带着我们去了一间房,当打开门的时候我们都吃了一惊,这是一间玩具房,里面堆满了各种玩具,小安此刻正在那玩的不亦乐乎。就连我们来了他也没发现,小安的旁边还站着两个佣人。像是在随时等候他差遣似的,小安这会简直就跟个小皇帝一样。

“这玩具房是我爸以前为我们兄妹弄的,我把你们的小孩放这里了,我不可能对一个小孩动气,他又不懂什么,我知道他不可能一个人爬进我房里,所以我就想利用他把人引出来,这小孩长了两颗尖牙还蛮可爱的。”冯开莉看着小安笑道。

我咽了口唾沫,心说小安是鬼婴发育的比普通小孩快,又有色欲,其实什么都懂,只不过他这小身体给他做了很好的掩饰罢了,看到小安没事我也放心了。

唐莺想要跑过去,我赶紧拉住了她说:“难得冯小姐把小安安排的这么好,咱们别去打扰小安玩,先办重要的事。”

冯开莉带上了门又问道:“对了。我爸的病到底还能治吗?”

“能,不过情况有点复杂,治疗前我们要搞清楚一些事。”我点了点头。

这时候金婆婆带着阿洛他们来了,冯开莉把我们领到了书房中,对我们表示了歉意,接着问道:“我有一点不明白,你们怎么会这么清楚我爸的病情,还找到了我家来,难道一早就盯上我爸了?”

“冯小姐,你别误会了,虽然我们确实偷偷调查过,但我们不是坏人,只是知道你们冯家的条件比较宽裕,冯先生又患有重病,所以打算以我们的真才实学治好冯先生,来换取报酬。”金婆婆说。

“这就是你说的生意吧?”冯开莉反问道。

“其实治病也不能叫生意,好像把病人当商品了。”金婆婆尴尬的说。

“以真本事换报酬,没什么问题,你们道士治个病要多少钱?”冯开莉问。

金婆婆想了想伸出了一只手,冯开莉说:“五万?可以,只要你们真能治好我爸就行了,刚才我也看到你们的本事了。”

金婆婆僵住了,呆滞了一会才吞吞吐吐的说:“那……谢谢了。”

看金婆婆的表情就知道她说的肯定不是五万,而是五千,没想到冯开莉这么大方,如果真能在这次治病中赚到五万,那我们就能缩短时间了,同时我也意识到神奇医术能产生难以估计的财富,我也明白了外经医术的价值和身上背负的责任。

“不客气,老实说光冲你们刚才把我爸从鬼门关拉回来就值这个价了。”冯开莉笑了下说。

“能包食宿吗?”金婆婆问。

“这个当然啊,既然你们接了生意,不得二十四小时照顾我爸啊?还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只要跟治疗有关我一定满足。”冯开莉说。

大家一听都很开心的窃窃私语了起来,我突然觉得我们像是个几个土包子,我赶紧咳嗽了两声示意大家安静。

“对了,刚才你说我爸的情况有点复杂,是怎么回事?”冯开莉疑惑的问了句。

“你爸是本来就有心脏病吗?”我问道。

“我爸没有心脏病,不过从去年九月份开始就病倒了,到医院一查说是肺源性心脏病,病因主要是常年劳累,身体超负荷运转造成的,我爸管着一个大公司也确实很累,唉。”冯开莉感叹道。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把他吃过的药和平时的饮食情况都告诉我。”

“这个一会我叫管家整理一下送给你们,时间不早了,你们休息吧,就住我爸对面的那间房吧。”冯开莉说。

我们被安排到了房间后金婆婆就发出了兴奋的笑声,说:“我想说五千来着,她居然给五万,发财了,我们能省不少事呢,哈哈哈哈。”

“金姐,这五万也不好赚啊。”我说。

“怎么了?”金婆婆问。

我把冯文伟身体里发现的情况告诉了金婆婆,金婆婆听完后说:“这么说来要搞清楚那团属阴的黑气是什么了?你有什么看法?”

“医院里的黑气是秦朝无辜惨死人的鬼气,知道属于什么鬼气就很容易治,剩下的不明黑气我怀疑是药物产生的毒气。”我说。

“你怀疑有人给冯文伟下毒?难怪你要求看冯文伟平时吃什么药和饮食了。”金婆婆道。

“如果是药物毒那就有可能是人为的,可调查不是我强项啊,弄不好要耽搁好长时间。”我为难的说。

“没关系,还有我呢,人家不仅包我们食宿,还给我们涨了十倍钱,花点时间调查也应该。”金婆婆笑呵呵的说。

我只好点了点头,这时候门敲响了,管家拿着打印好的文件送到了我手上,管家介绍自己叫小巍,我们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他。

我翻看了一下那些文件,文件上有冯文伟吃过的药品名称和平时的饮食,密密麻麻罗列的非常详细,看的我头昏脑涨,那些西药的名字我一个也不知道,唐莺只好主动承担了分析的责任。

金婆婆随后给大家安排了值班时间,除了我之外其他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照顾冯文伟,今天则由阿幼朵和唐莺值班,至于小安直接睡在了玩具房里有两个佣人照看着,我们也不用担心。

我想着问题走到了窗边,如果那团黑气是因为毒药造成的,那谁会对冯文伟下毒呢?

我想的纠结打开了窗户透气,突然看到庄园外那个洋医生正跟冯开来在黑暗的角落里争执,洋医生不住的摇头,最后带着护士扬长而去,冯开来气呼呼的看着洋医生远去,随后扭头朝我们住的房间看来,我赶紧缩回了身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