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扑朔迷离/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一会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我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冯开来已经驾车远去了。

我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冯开来下午的一些反应。表面上看似对父亲的关心,但我能感觉到他心中的火气。

“怎么了?”阿洛见我坐在窗边发呆过来问了句。

“我在想问题。”我说着就将自己的疑问告诉了阿洛。

金婆婆有床不睡,只是盘坐在床上打坐,我们看向她的时候她像是知道了,缓缓睁开了眼睛说:“找纸笔来。”

我们赶紧在房间里找纸笔,找到之后金婆婆就在纸上写下了冯文伟的名字,随后在冯文伟的名字周围画出箭头。

“金姐,你这是干什么?”阿洛纳闷的问道。

“咱们也不能跟无头苍蝇似的乱撞,要有条有理的分析才能把下毒的人找到,你们想想冯文伟要是死了,最大的受益人是谁?”金婆婆问道。

“当然是他的儿女冯开来和冯开莉啊。”阿洛说。

金婆婆点了点头。在箭头上先写出了兄妹俩的名字,接着又说道:“能长期接触到冯文伟的也有可能下毒,华立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也有嫌疑。”说完她又在箭头上写了医护两字。

“如果按照金姐的说法,那负责冯文伟饮食的小巍管家也有嫌疑了。”我嘀咕了句。

金婆婆也把小巍管家的名字写了上去。这么一来围绕冯文伟名字旁边就出现了几个嫌疑人,冯开来、冯开莉、华立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小巍管家。

“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冯开来的嫌疑最大,你们还被关在车库的时候,我接触了冯开来和冯开莉两兄妹,按照咱们中国人的传统冯文伟病倒后公司应该会交给冯开来打理,他是长子,理应由他继承。”我说。

“这么说冯开来根本没有必要下毒了,他是唯一的儿子,财产肯定归他继承,那嫌疑最大的就是冯开莉了,女儿的继承权不如儿子。”阿洛说。

“未必,就下午的情况来看冯开莉好像更有权威,她的哥哥对她有火,兄妹俩的关系不怎么好。”我沉声道。

“不管是冯开莉还是冯开来都是冯文伟的继承人,咱们不能忽略冯开莉的嫌疑。”金婆婆说。

“刚才我看到冯开来在跟那个洋医生争执。好像在怪他,我感觉冯开来的嫌疑更大,冯开莉是真心希望父亲能好转。”我说。

金婆婆皱起了眉头说:“俞飞真说的没错,这五万块不好赚啊,如果真是儿女下毒,那咱们都卷进人家的家族争产风波当中了,已经不是简单的治病了,凡事都要小心,弄不好我们也会被牵连。”

“好复杂,好麻烦啊。”阿洛挠了挠头。

“唉。”我们正说着庄园里传来了一声叹息。

我们凑到窗边一看,是冯开莉坐在庄园的一个小亭子里叹息,金婆婆想了想说:“俞飞。你去跟冯开莉聊聊,把他们兄妹的关系搞清楚,在不排除冯开莉也有嫌疑的情况下,不要透露什么,你就装出闲聊的样子。”

“好。”我说着就爬出了窗户来到了花园亭子边。

我靠到了冯开莉旁边喊了声:“冯小姐。”

冯开莉抖了一下拍着心口道:“道长,被你吓死了,你从哪冒出来的,没见你从门里出来啊。”

我尴尬的指了指窗户,冯开莉苦笑了下说:“你们都喜欢爬窗户吗?”

“近点。”我笑道。

“坐吧。”冯开莉示意我坐下,然后给我倒了一杯黑乎乎的茶,我端起来喝了一口就给吐了,问道:“冯小姐这是什么啊,苦的。”

冯开莉咯咯的笑了起来说:“你没喝过咖啡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说:“没喝过。”

“那我叫佣人给你冲茶吧。”冯开莉说。

“这三更半夜的不用麻烦了,我不喝。”我顿了顿赶紧切入了正题问道:“冯小姐,你这大晚上的不睡觉一个人坐在这里叹什么气啊。在担心冯先生的病情吗?”

“道长你也睡不着吗?”冯开莉反问了一句。

“我在想怎么治疗冯先生的病,听到你叹息就下来了。”我说。

“唉,我不光是在担心我爸的病情,还在担心公司的情况,我爸病倒后把公司所有事务都交给我打理了,搞的我很头疼,我不能让我爸的生意都毁在我手上,我从去年接手公司到现在不过一年时间,就已经筋疲力尽了,我终于体会到老爸的幸苦了,白天我要在公司要装出一副女强人的样子,让大家服从我,可我毕竟是个女人,有时候有些人不服我,压力真的很大。”冯开莉说。

果然跟我猜测的一样,冯开莉才是公司真正的掌权人,那冯开来的嫌疑就更大了,我赶紧问道:“那你大哥他……。”

“我哥?你别看我哥这么大个人了,可还没玩醒呢,成天游手好闲到处玩女人,嫂子也管不住他,我哥成家后就住到外面去了,现在只是在公司里挂个总经理的虚名,基本不在公司……。”冯开莉说到这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道:“不过最近老爸的病情恶化后他变乖了,开始老老实实按时上班了,还很关心老爸从国外请了个心脏病方面的专家来,就是白天那个洋人。”

冯开莉这么一说我更是疑窦丛生了,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冯开来突然变了性,肯定有阴谋。

“怎么了,你好像对我大哥挺感兴趣的?”冯开莉见我发愣好奇的问道。

“哦,没什么,随便聊聊。”我笑道,在没有排除冯开莉的嫌疑前我也不敢将有人下毒的事告诉她。

我跟冯开莉又聊了一会就各自回屋了,回到屋里我就把打听到的事告诉了金婆婆和阿洛。

金婆婆点了点头说:“本来该是儿子负责打理公司,但因为父亲的不信任,将公司交给了女儿,于是……。”

“于是儿子就对父亲下毒手了,肯定是这样。”阿洛说。

“儿子很有自知之明,知道父亲信任女儿,所以就先下手为强,还装出孝顺儿子的样子,目的昭然若揭了。”金婆婆道。

“现在有方向了,只要查清楚冯开来下的什么毒就行了。”我说。贞来休扛。

“既然这样那照顾病人的事就不用你们管了,俞飞、阿洛听令,限你们三天之内调查清楚这事。”金婆婆正色道。

“是金团长。”我和阿洛抱拳道。

金婆婆白了我们一眼笑道:“时间不早了赶紧休息,养足精神打老虎。”

第二天一早我们跟踪冯开莉去了冯家的公司,躲在公司对面暗中盯着冯开来,我们一直等到了下班冯开来才出来了,因为他开车子我们跟的不快,只能依靠阿洛的痋虫跟踪。

等我们在偏远郊区发现冯开来踪迹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冯开来的车子停在一家废弃的厂房门口,厂房里亮着火光,厂房附近全是半人多高的荒草,风吹过呼呼作响,有点吓人。

我和阿洛悄然靠近了厂房,透过窗户我们看到了那个洋医生和冯开来在火堆旁说话。

“伊恩,昨天对不起了,我也不是故意发你脾气,我是太着急了才……。”冯开来说。

“算了我明白,不过我真的尽力了,你爸不知道中了什么毒,我一直查不到,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冒出几个道士搅了局,现在没机会接近你爸调查了。”那洋医生用流利的中文说道。

“这下麻烦了,我妹妹野心不小想霸占公司,那几个道士肯定是她的人,我才是公司的真正继承人,不能让我爸的心血都毁在我妹妹手上。”冯开来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团团转。

“你会不会误会了?昨天你爸确实已经死了,可那几个道士居然给救活了,如果他们是你妹妹的人,又怎么会让他们救活你爸,这对她没有半点好处。”伊恩说。

“遗嘱,我爸病倒后立过遗嘱!我偷偷找人调查过了,我爸把公司都交给了我,相信那丫头也知道,我爸一旦死了,她这个代理董事长的位置也坐到头了,所以她不能让我爸死,她让那几个道士用了妖法救活我爸,目的是想趁我爸活着怂恿他改遗嘱,一定是这样。”冯开来说。

我和阿洛彼此看了一眼,越发的糊涂了,听冯开来话的意思他像是怀疑自己的妹妹下毒,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下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气流随风而来,阿洛也感觉到了,我们赶紧往荒草堆里一跃躲了进去。

我们探头朝四周看去,只见一个黑衣人在月色下踏着荒草朝厂房过来,那轻盈的动作就跟飞似的。

“踏雪无痕轻功。”阿洛小声说。

“你怎么知道?”我好奇的问道。

“上次在蛇叔的山洞里你用灵蛇剑飞行我们都很吃惊,在等你从鬼市回来的间隙我们闲聊了很多,金姐说御剑飞行算什么,踏雪无痕才叫厉害,将气提升到至高境界,人都能飞了,不过练成这种轻功的人少之又少,咱们别说话了,这人的轻功这么好,我们说话很容易被发现。”阿洛说完就闭嘴了。

只见那人飞到厂房前站定,双手运气对着厂房的大铁门一推,大铁门立刻轰然倒地,粉尘飞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