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柳暗花明/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黑衣人蒙着脸根本看不到是谁,厂房里发出了惊吓声,冯开来大声喊道:“你是什么人?”

“你妹妹叫我来取你的狗命!”黑衣人说完就一跃飞进了厂房。

厂房里立即传来打斗声。我和阿洛两人屏住呼吸再次靠到了窗子下,只见那个洋医生伊恩倒在地上痛苦的捂着心口,他的心口在渗着血,冯开来不住的后退,黑衣人手持一把滴血的弯刀步步紧逼。

“这贱人太狠心了,居然连亲哥哥也不放过!”冯开来咬牙切齿道。

“你乖乖做你的大少爷继续玩女人不就没事了,谁叫你多管闲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黑衣人压着嗓子说道,手中的弯刀已经扬了起来。

“多管闲事?我身为冯家长子,整个冯家的产业自然要由我来继承,怎么叫多管闲事?那贱人虽然是冯家人。但终究要嫁人,到时候冯家的产业岂不是落入外姓人手里了,她为了谋夺爸的财产居然对……对亲哥哥下手,我真怀疑她是不是我的亲妹妹!”冯开来说着就被地上的杂物绊倒在地。

黑衣人抓住这个机会就要动手。就在这时伊恩突然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黑衣人的腿大叫道:“快跑!”

冯开来愣了一下赶紧爬起来要跑,黑衣人快速掷出弯刀,弯刀旋转着朝冯开来袭去,冯开来连滚带爬的跑着,见此情景我们没理由躲下去了,我和阿洛破窗跳了进去,我立即挥出祝由气剑击中弯刀,弯刀应声落地,冯开来也因为惊吓瘫坐到了地上。

黑衣人突然一脚踹到了伊恩身上,一声骨骼断裂脆响传出,伊恩喷了口血就松开了手,黑衣人赶紧趁机一跃跳到了门口准备逃跑,阿洛二话不说就追了出去,很快两人就追逐着消失在了夜色中。

我赶紧跑过去查看了一下伊恩的伤势。伊恩的肋骨断裂直接刺破心脏,当场毙命,这黑衣人的脚法真厉害。

冯开来大叫着跑了过来,将我一把推开就去查看伊恩。贞来讽弟。

“冯先生,他已经死了。”我说。

冯开来转头瞪着我,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咬牙切齿的吼道:“给我滚开,你是那贱人的人!”

“你误会了,我不是你妹妹的人,我只不过是替你父亲看病的,在此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你妹妹。”我沉声道。

冯开来并不相信我,在地上捡起那把弯刀就指着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跟踪我?还说不是我妹妹的人!”

“我发现你父亲中了毒。为了调查才跟踪你,你的嫌疑很大,但刚才我们在外面听到你和伊恩的对话,知道这事跟你无关了。”我说。

“狗屁!你是为了那贱人延缓我爸的死亡,好让贱人有机会怂恿我爸改遗嘱!”冯开来靠了过来,弯刀已经架到了我脖子上。

我没有反抗,而是镇定的说道:“你不觉得整件事很蹊跷吗?刚才那个黑衣人蒙着脸,很显然是不想让你发现他的身份,你一问他是什么人,他就主动告诉你他是你妹妹派来杀你的,你妹妹不傻,如果要派人杀你肯定不会用这样的人,很明显这人是故意把罪名推到你妹妹身上,还有如果我是你妹妹的人刚才为什么要救你?”

听我这么一说冯开来眼睛里闪过了一丝迟疑,弯刀也随之松了下。我继续说道:“我跟你妹妹聊过,她觉得自己坐在公司掌权人的位置上很累,压力很大,看得出来她根本就不想坐那个位置,她的累不是装出来的,我是学中医的,一个人的精气神好不好我能察觉到,你妹妹确实有心力憔悴导致的精气神不佳症状,而你又不争气,你爸只好把看着公司的责任交给了她,她是不想看着公司垮掉才被迫扮演女强人。”

“那贱人很会演戏,就算你不是她的人也有可能被她骗了,你的话我不信!”冯开来大叫着将弯刀在我脖子上紧了紧。

弯刀锋利无比,我的脖子上都被划出了一道血线,这时候我要是反抗,那冯开来就更不相信我了,我只能赌一把了,说道:“你爸去年九月病倒,你妹妹要怂恿你爸改遗嘱早就怂恿了,这一年来她有的是机会,何必要等到现在?我也大概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你们兄妹都不是下毒者,是有人从中挑拨你们兄妹的关系,让你们彼此猜忌,这个人好狠毒,所谓当局者迷,这事跟你的切身利益有关,你被蒙了眼睛,而我身为局外人将这一切看的很清楚,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你好好想想。”

说完我就大胆的闭上了眼睛,厂房里开始沉寂下来,逐渐的弯刀从我脖子上移开了,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声响,没多一会我就听到了冯开来的抽泣声,我睁开眼睛看到他坐在伊恩的尸体边痛苦的抱着头,只听他哽咽道:“我真是个不孝子,爸爸都那样了还到处拈花惹草,等我醒悟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你妹妹也说你这段时间变乖了,浪子回头金不换,还不晚,只要能查到是什么人下毒和什么毒就能治好你爸了,冯先生你仔细回忆一下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你妹妹的,是不是有人怂恿了你?”我说道。

冯开来陷入了回忆当中,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不过在他刚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喷出一口血就栽倒在地。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我没了反应,等我反应过来赶紧过去检查了一下,这一查又是一惊,冯开来体内也有那种不知名的毒素,本来他没这么快毒发,但因为刚才情绪一直处在高度激动中,导致毒素随着血液的快速循环突然就爆发了。

事情变的越来越复杂了,我正想着冯开莉那精神萎靡的样子一下就闪过了我的脑海,糟了,冯开莉极有可能也中了这种毒!

此时阿洛回来了,看到冯开来的情况也是吃了一惊,忙问道:“怎么回事?”

“他也中毒了。”我说。

“怎么会这样?”阿洛皱眉嘀咕道。

“你追到那个人了吗?”我问。

“他轻功很好我追的很吃力,只好用虫气攻击了他,击中了他的右肩,不过还是让他跑了。”阿洛懊恼道。

“这个人对冯家的事很了解,很可能就是冯家的人,金婆婆他们现在很危险,咱们赶紧回去。”我说完就背上了冯开来。

我们两个轮流背着冯开来回去了,大家看到冯开来陷入了昏迷赶紧追问怎么回事,我也来不及解释了,在把冯开来送到房间后赶紧示意冯开莉封锁冯公馆,让她把全部的人都召集到客厅里去,如果黑衣人是冯家的人只要查所有人的右肩伤口就行了,同时刚才谁不在冯公馆就有很大的嫌疑了。

“现在查冯家人干什么?就算那个人是冯家人,也不会傻到回来吧?”阿洛小声问。

“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这个人对冯家这么了解,肯定长期跟冯家人接触,有很大可能会逃回冯家,这样就不会引起我们的注意了,他就可以继续完成阴谋了,冯小姐,你千万不要激动,因为你哥就是情绪激动突然毒发的,你可能也中毒了。”我说。

“我……我也中毒了?”冯开莉愣愣道。

我二话不说上前就握住了她的手腕把了个脉,果不其然她体内也有毒素!

“可为什么就我爸出现了病危,我哥也今天才出现,而我现在还没什么事?”冯开莉紧张的问道。

“你爸年纪比你们大,身体抵抗力没你们这么好,他又长期处在高压的工作下,在加上他在医院又感染到了一种黑气,所以导致恶化的比较快,你哥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突然发病,你没事是因为你比较幸运,昨晚在花园亭子里我就觉得你精神不好了,我还以为你只是累了,原来是中毒的原因,要是你在持续处在高压的工作情况下,一旦情绪激动我相信很快也会发病。”我说。

冯开莉愣愣地坐了下来道:“我想起来了,我爸突然病倒就是因为气我哥在外头乱来,不顾家庭和家族的生意造成的。”

“这就错不了了,这种毒素是靠情绪激动触发的,你们三个应该全是慢性中毒,毒素积少成多,到了临界点只要一激动就会发作,你爸身体差所以发作的早一点。”金婆婆说。

“冯小姐你仔细想想谁最有可疑。”我提醒道。

冯开莉想了想茫然的摇了摇头,现在她很紧张根本就无法想起谁有可疑,金婆婆突然问道:“冯小姐,你哥每天在哪里吃饭?”

“我妈死的早,我哥虽然住在外面,但我爸要求我哥下班必须陪他吃饭才准回家,所以我哥都是在这里吃完饭才走的。”冯开莉说。

“我明白了,能够让三个人同时慢性中毒,还神不知鬼不觉,毒素一天天的积少成多,恐怕只有一个可能了,饮食!”我说道。

“饮食都是小巍负责的,是他!”冯开莉突然反应了过来。

我们赶紧冲出了走廊,此时客厅里已经站满了冯家的佣人,小巍就站在当中,看到我们出来所有人都仰着头朝我们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