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称骨神功/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吃惊不小,袁术权的踏雪无痕居然一点都不比灵蛇剑慢,而且驾驭灵蛇剑必须要全神贯注。否则很容易乱了气,袁术权在身后追,我一急灵蛇剑马上就开始晃动起来,好在我不跟他玩追逐,只是想把他引开村子,等飞离了村子就到了一座山头附近,我马上驾驭灵蛇剑朝空地下去,一个跳跃站定,握住剑柄顺势就朝袁术权挥去。

剑气划破树叶破空朝袁术权袭去,袁术权赶紧在空中一缩躲过了剑气,随后稳稳的落到了我对面。

“居然还练成了传说中的御剑飞行。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袁术权的表情凝重了起来了。

“你没见识过的多了去了,识相的赶紧告诉我下了什么毒!”我冷冷说道。

“有你这样的对手也挺有意思。”袁术权不搭理我的问题,接着突然将右手朝地上一拍,砂石扬起,只见他诡笑道:“让你尝尝我们袁家的看家绝学。称骨神功!”

只见他说完右手掌心下突然游走出红、黄、蓝、黑四道气线。这四道颜色不一的气线跟刚才那积尸气的气完全不同,我都感觉不到它们是气,这四道气线在地上游走朝我过来,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急急的后退,我对相术根本不了解,所以连袁术权在干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他说这是绝学,那肯定很厉害。

无论我怎么退,这四道气线都能跟过来,我不能让这些气线靠过来,一时慌了神赶紧用灵蛇剑在地上划出一道沟壑,不过压根没用,这些气线就跟光一样直接穿过了沟壑继续朝我袭来。

“没用的,这乃我的四大命柱化成的精魄,近乎于光。无论是什么样的高手什么样的术都无法化解,等着粉身碎骨吧,哈哈。”袁术权大笑道。

我不断的后退,一不留神撞到了树上,就在这一撞的停顿瞬间那四道什么精魄突然顺着我的脚缠了上来,很快就将我的脚踝和手腕给缠住了,弄的我根本动不了。最可怕的是我根本感觉不到这精魄的存在,但就是动不了,整个人被四道精魄拉扯成了一个大字。

“这是什么妖法,快放开我!”我吼道。

袁术权露着诡笑看着我开始念诀,在他的驱动下这四道精魄突然绷直,袁术权用手指控制着四道精魄,乍一看跟悬丝诊脉似的,我突然想起了译伽的傀儡术,难道这是傀儡术?

我正想着袁术权另一只手掐指算道:“壬子年正月初一子时,壬子年骨重一两三钱、正月骨重六钱、初一骨重五钱、子时骨重一两六钱,共计4两,平生衣禄是绵长,件件心中自主张,半生风霜多受过,后来必定享安康,哈,不错的命格啊,可惜我要替你把骨重新称一称改改命,让你半生风霜都经历不了,直接送你去见阎王,你应该感谢我,哈哈哈。”

袁术权居然靠这四道精魄就算出了我的生辰八字,我一阵紧张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就在这时那四道精魄开始渗进我身体,我顿时就觉得毛骨悚然了,很快我就感到骨骼承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咔咔的关节响动,关节处出现了突出,骨骼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扭曲了,灵蛇剑握不住随之掉落,巨大的疼痛让我冷汗直冒。

“怎么样,滋味很不好受吧?这才是扭骨阶段,待会你还会经历断骨、粉骨阶段,那才叫疼,啊哈哈哈。”袁术权仰天大笑道。

“咔~。”我的左膝关节突然错位,疼的我惨叫了一声,一下就跪倒在地,紧跟着右膝关节也开始错位,双眼立即冒起了金星,轰然倒地。

我躺在地上脸上的肌肉在不停颤抖,我咬牙想要伸手去捡灵蛇剑,不过我的手才刚握到灵蛇剑,手肘关节突然一个翻转,咔咔两声响,右手顿时就失去了知觉,很快左手也失去了知觉,四肢全没了感觉,我的视线开始模糊了。

“扭完你的四肢,要开始扭你的其他小关节了,忍着点改命会很痛的,哈哈。”袁术权笑着又开始念诀。

我已经没力气跟他说话了,有一种虚脱后的解脱感,我缓缓闭上了眼睛。

“飞儿,飞儿你醒醒,不要睡,睡着你就醒不来了。”此时一个虚无缥缈的女人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鬼门关的桥边躺着,我娘王秀梅就蹲在我边上,用她那没有温度的手轻抚着我的头发,眼泪在她的脸上流淌。

“娘。”我虚弱的喊了声。

“乖儿子,娘在呢。”我娘轻轻捧着我的脸柔声道。

“娘,飞儿想你了。”我的泪水模糊了视线。

“娘也想飞儿了。”我娘轻轻捏了捏我的脸蛋。

“娘,我怎么在这里?”我虚弱的问道。

“俞飞老弟,是你叩开鬼门来的啊,不过这次你是躺着来的。”一张黑漆漆的脸突然挡住了我娘。

“原来是小……小黑大哥,我全身无力不能给小黑大哥请安了,请恕俞飞无理了。”我说道。

“不碍事不碍事,对了,发生什么事了?我看你这次下来虚弱的不行啊。”黑无常皱眉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没叩鬼门啊。”我说。

“没叩鬼门怎么下来了?”一张惨白的脸又挡住了黑无常。

“小白大哥,我真……对了,会不会是我被那歹毒的相士打受伤了,流血倒地无意间叩开了鬼门?”我突然想了起来。

“十有八九是这样了。”白无常若有所思道。

“我还以为你下来见你娘呢,就把她喊来了,敢情是误会啊。”黑无常说。

“鬼差大哥,我家飞儿被恶人打伤,求鬼差大哥开恩救救他吧。”我娘说着就在地上磕头。

“人有人事,鬼有鬼差,王秀梅啊我知道你心疼儿子,我跟俞飞老弟也有点交情,可我们是不能管上面事的啊。”黑无常无奈的说。

我娘转头对着白无常磕头,哭道:“求求鬼差大哥救救我孩子吧,他这是快要死了啊。”

“他不会死,阳寿未尽。”白无常面无表情道。

“白老弟,好像有点不对劲啊,看着确实像阳寿将尽的样子,俞飞老弟怎么回事?”黑无常扫了我一眼表情突然一变说道。

“那个相士用称骨神功替我改命。”我虚弱道。

“反了反了,居然用这种邪功增加我们的工作量,白老弟你看咱们是不是该……。”黑无常看向了白无常。

“看什么看,该什么该,咱们上去就是擅离职守,除非俞飞会鬼术招我们上去,我们才能帮他。”白无常双手抱在胸前阴着脸说。

黑无常想了想就在我身上摸了起来,摸了半天才说:“他的经脉被神气打通,按理说能承受鬼气,不过还是童子身我们又承受不了,除非有其它阴气打底。”

“鬼差大哥我去打底行吗?我是鬼有阴气。”我娘赶紧扯住黑无常的黑袍急道。

“这是违反规矩的,不行。”黑无常厉声道。

“求求你们了,我儿子快不行了啊。”我娘泪眼婆娑道。

“娘,不要。”我赶紧说。

“你在不回去,我就真让你娘打底了!”白无常瞪着我叫道。

我使出浑身力气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我绝不能让我娘为我牺牲,白无常见我站了起来突然一挥白袍,我一下就飘了起来穿过了黑暗区域。

“飞儿,你要站起来啊!”我娘的喊声在我耳边萦绕着。贞以他划。

我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还躺在地上,四肢仍然没有知觉,我嘴角流着血,身上像是散了架钻心的疼,刚才那犹如南柯一梦的下阴体验让我清醒了许多,我怎么能这么没出息放弃自己,还要让我娘在黑白无常面前磕头?

“你的肋骨也扭断几根了,还活着啊,真是顽强,何必要继续忍受这种痛苦呢?早点死就早点解脱啊,你这么坚强,那我就扭你的颈骨,看你还撑不撑的住!”袁权术说道。

我忍着疼痛,开始将气海穴里的神气释放出来,直到神气释放出来我才感觉到了体内那四道精魄的存在,我一下就明白了它们怕神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