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黄泉煞穴/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我,在一阵慌张之后我马上告诫自己要镇定,不然必死无疑了。也只有镇定才能绝处逢生,我以祝由气和神气抵挡窒息的感觉,随后慢慢镇定了下来,镇定下来后脑子也开始清醒了,眼前这堵石墙上只有一个机关,这个机关控制了后面那堵石墙,难道……我猛的一回头,仔细在身后那堵墙上寻找机关,果然我找到了非常隐蔽的凸起机关,使劲一扭,前面那堵石墙一下就往上升去了。这两堵石墙是相互为机关的。

我随着水一下就涌了进去,里面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方形墓室,涌进来的水从这方形墓室的沟渠里一下就降了下去,像是排出去了,这墓室里的沟渠就像是一个“回”字。

虽然墓室里的空气非常混浊,但勉强能呼吸。我一下就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总算是脱离险境了。

我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明白这墓室的设计了,身后那道石墙落下是为了隔离外面的水进来,然后墓室的石墙开启将隔离前涌进来的一小部分水排出,这沟渠内的排水系统又将水排出,这墓就能不进水了,出去的道理也一样。贞边尽亡。

这墓室里有空气我也就从容不迫了,开始细细打量起来,墓室的左右两侧又有两条墓道,应该是分别通向左右两个墓室的。很显然这里就是主墓室了。一进来就是主墓室,这种设计又让我吃惊了,跟地面上墓的形式完全不同,这种设计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让人惊叹不已。

墓室的四面墙上有壁画,壁画年代久远颜色单一,不过依然清晰可辨。反映的内容叫人毛骨悚然,全是一幕幕酷刑的场景,有下油锅、锯腰、五马分尸等一系列能想到的酷刑,这些场景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等我看完所有壁画的时候一下就明白是什么了,这是反映十八层地狱酷刑的场景,在墓室里有这种壁画很显然是一种恶毒的诅咒,是想让死者在死后承受十八层地狱的折磨。

这时袁术权说的“黄泉煞穴”突然在我脑子里闪过,黄泉,没错了!这个古墓在这湖底火山管道的最深处,这不就是下黄泉的意思吗?古人对黄泉的理解跟这古墓所处的位置暗合,在古代黄泉说的是打泉井至深时水呈黄色,人死后埋入黄泉,表示极深罪大恶极,这个火山管道就寓意着井,湖水就是泉,这个墓的建造者是想让墓主人下黄泉进地狱的意思,看来这就是袁术权说的黄泉煞穴了!

这墓主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被人深埋在湖底深处,承受这么恶毒的诅咒?又是谁有能力在这么深的湖底建起这样的墓?

我环顾墓室,墓室里空空荡荡不仅没有棺椁,连陪葬品也看不到一件,我只好往右侧的墓道走去,通过墓道就看到了另一间墓室,右侧的墓室比主墓室小一点,墙上全是石刻文字,文字还清晰可见,根据字体大概可以推测出是唐朝的文字,唐朝的文字已经很接近现代简体字了,所以上面刻了什么基本能解读出来。

我围着墓室转圈解读文字,逐渐的我解读到了一个耸人听闻的故事,说的是在唐朝的时候出了一个名叫刑骇的邪僧,他企图将佛教引入歧途,他将佛法全都演化为了高深莫测的邪术,大肆残杀佛门中人,血案累累,当时的女皇武则天又笃行佛教,对刑骇的行径勃然大怒,下令联合天下所有僧人要将刑骇除掉,并要他下九泉进地狱生生世世遭受折磨,最后刑骇遭到了围剿而死,佛门中人不愿做太损阴德的事,这事在佛门中就到此为止了,但武则天身为皇帝一言九鼎,下的命令岂有收回的道理,于是就让当时的两大风水师袁天罡和李淳风共同寻找一处极阴的风水穴,袁天罡和李淳风就找到了这里来,武则天秘密将附近的住户全都疏散了,然后在水底修建了这座充满诅咒的古墓,事实上这根本就不是古墓,而是一座诅咒尸体和灵魂的囚笼,当年这里的湖水还没这么深,工匠们神乎其技的在水底修建了这座墓,至于他们是怎么建成的石刻上就没有记载了,只记载了修建古墓的时候死了多少人,这些工匠就葬身在湖底的最深处,被古老的火山熔岩灰烬埋着。

我想起刚才看到的河床熔岩灰烬,原来在那下面还埋葬了大量的唐朝工匠,因为这件事对武则天的威望有很大的影响,所以这件事也没有人在提起了,史书上也根本没有记载,久而久之就这么湮没在历史当中了。

解读完这个古墓的来历和墓主人的身份后,我全身都凉透了,直起鸡皮疙瘩,我赶紧离开了这间墓室到了另一边,另一边的墓室里也是石刻,全是佛教已经失传和被禁的恶毒咒语,我也不想看了赶紧离开回到了主墓室中。

我知道棺椁一定就藏在主墓室里,肯定有什么机关才能看到,于是我开始在主墓室里仔细寻找。

大概十来分钟后我终于在一副壁画上找到了机关,随着机关的开启,墓室地面微微震动了起来,一块长形大石砖水平移开,一副石棺升了上来,整副石棺上全是梵文的咒语,不用想也知道是恶毒的诅咒了,我犹豫了一下不敢轻易打开石棺,生怕触动了石棺里的刑骇,不过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这里的诅咒这么恶毒刑骇应该早就被镇压的灰飞烟灭了,不然袁术权不可能这么轻易就从这里出去了,他应该也是通过袁天罡的记载找到这里来的。

袁术权居然用这么恐怖的黄泉煞穴来埋冯家先人的尸骸,他心里的仇恨该是有多深,幸好我找到了这里,不然冯家后人恐怕要永世不得安宁了。

我没了戒心,走到石棺前用祝由气准备抵御积尸气,然后发力推开了石棺盖,里面顿时飘出了黑色的积尸气,两具骸骨就在石棺里,一具骸骨的骨头悉数断了,看样子是刑骇的了,武则天连他的尸骨都给分尸断骨了,另外一具则还能拼凑成完整的骨架,这应该是冯家先人的尸骸了。

我脱下衣衫将冯家先人的尸骸包裹起来,然后去查看棺椁里的东西,棺椁里有一种发黑的粉末物质,我弄了一点闻了闻马上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幸好我有祝由气护体才没事,我也很快确定了这是什么物质,这是一种叫做番木鳖的中药,具有阴阳两面性,阳面能治疗麻木瘫痪,痈疽肿毒,阴面能让人产生呼吸不畅,全身发紫,头部剧烈痉挛抽搐,最后跟脚佝偻在一起,形成牵机状,非常恐怖,古代著名的毒药“牵机药”就是以番木鳖制作而成,是帝王毒死妃子的毒药,这种药毒死的最著名人物就是南唐后主李煜了。

看来这个刑骇之所以中招是因为喝了这种药,可以预见他很厉害没有敌手,最后可能因为不小心喝了毒药而死,这种物质应该是他尸体腐烂后沉积在棺椁里的,然后连同尸气形成了冯家人中毒的积尸气。

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就打算离开了,这里我是片刻也不想呆了,我吸足了氧气带上冯家先人尸骸进了墓道,反扭石墙上的机关,身后的墓道石墙开始落下,接着我转过身来在落下的墓道石墙上又反扭机关,出口的石墙开始升起,湖水开始涌入,我赶紧游了出去。

等我出了湖面之后稍作调整就驾驭灵蛇剑返回广州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