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冯家送游艇/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受到感染也想爬出窗子跟大家一起玩,不过一使劲才发现浑身无力,肚子顿时就咕咕叫了起来。冯开莉赶紧扶住了我关切道:“俞飞你怎么那么喜欢爬窗户啊?你睡一天一夜了,都还没吃过东西,身体很虚呢,别急着去跟大家玩呀。”

冯开莉的芊芊玉手扶着我,窗外一阵和风吹来让她身上的体香四溢,我一下就觉得不好意思了,赶紧尴尬的扯开了她的手,冯开莉也有些不好意思,忙转移了话题说:“我让巍管家安排吃的,你先吃点东西。”

“小巍?!”我吃了一惊。

“是啊,他虽然是权叔的外甥。但这事跟他无关,他只不过受了权叔的唆使才那么干的,我已经让他回来了,他还给我们认错了,你们的金姐也说没问题。”冯开莉说。

“冯小姐你的气量真是让人佩服。”我说。

“你不要叫我冯小姐了,还是叫我阿莉吧。”冯开莉说。

“呵呵,好。”我尴尬的笑道。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冯家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冯文伟也能拄着拐杖下床了,他正式把公司交给了冯开来,冯开莉只是做为公司的大股东,平时也不用去公司了,冯文伟还把自己先人的遗骸埋进了普通的公墓里,希望冯家以后平平安安就行了。

冯家的事彻底落幕了,我们也打算启程了。

这天冯文伟把一对儿女和我们全都叫到了书房里,他把那个小锦盒拿了出来,感慨道:“唉,我也一直很内疚爷爷当年做的事,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就无法挽回。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弥补了。这么多年来这个锦盒一直是我的心病,我越富有越觉得对不起袁家,一直都在暗中弥补,我找了袁天罡的后人很久,没想到他就藏在我家中,真是世事无常啊,我知道袁术权是姓袁的还特意查过他。可惜他隐瞒了真实身份我查不到什么,我以慈善的名义做了许多事,希望能引起袁家人的注意,让他们来找我,但没想到他们居然以这样的方式找我,其实他们能光明正大的来,我什么都可以还给他们,就不用闹到这种地步了。”

“我爸找人给袁术权修了坟,也在公墓里,他的妻儿我们也在暗中帮助。”冯开莉补充道。

“冯家以德报怨的肚量让我很佩服,我们真是没救错人,就算一分钱不给我们也愿意救。”金婆婆拱手道。

“怎么会一分钱不给啊,你们不光救了我们的人,还救了我们的家,我听阿莉说过,为了救我们你们节外生枝了许多事情,麻烦你们了,这是给你们的。”冯文伟说着就将一张票据递到了我们面前。

金婆婆拿起票据看了看说:“冯先生,这上面没写钱数啊。”

“随便你们填,只要我冯家支付的起。”冯文伟说。

我和阿洛顿时咽了口唾沫,金婆婆把票据推了回去说:“那倒不用,你就填上五万就行了,我们只拿应该拿的。”

冯文伟环顾了我们一眼朗声笑道:“难得啊,金道长你带了这么多年轻人这是要去香港啊?香港是个高消费的城市,可不像内地这样,这五万块你们根本花不了多长时间的,不如我填上二十万可以吗?”冯文伟说着就指了指我们道服胸前印的字。

“谢谢冯先生。”金婆婆拱了拱手没有推却了,等金婆婆收了票据后冯文伟说:“我的生意做到了香港那边去,这张支票是香港花旗银行的,你们到了香港就可以领到了,这样就不用携带大量现金了,安全点。”

“冯先生考虑的很周道,谢谢了。”金婆婆说。

“我有一个疑问,你们到香港干什么?为何路上要给人治病赚钱?我听阿莉说你们是主动找到冯家来的。”冯文伟好奇的问道。

金婆婆想了想说:“实不相瞒,我们是想到海上找东西,至于找什么东西恕我们不能说,还请冯先生理解,所以我们需要租一艘大船,有了冯先生的这二十万我相信应该够了。”

冯文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你们会开游艇吗?”

我们全都摇起了头,金婆婆却说:“我会简单的操作,没问题。”

“那就好,我直接在广州给你们安排一艘游艇,你们用不着绕道香港了,游艇送你们了。”冯文伟说。贞妖华扛。

我们面面相觑全都高兴不已,金婆婆忙站了起来掏出支票递还给冯文伟说:“既然冯先生这么大方送我们船,那这钱我们就不能再收了,反正不经过香港了,取不到钱。”

冯文伟笑呵呵的把支票又推了过来,说:“拿着吧,你带着这么多人肯定需要用钱,就算暂时不经过香港也没关系,这笔钱随时可以取,没准以后用得着。”

“还是不用了,我们直接去南海,在海上有钱也没处花。”金婆婆笑道。

“那可未必,要是船没油了呢?要是遇到了紧急情况呢?现在是金钱社会,什么都讲钱的。”冯开来插话道。

金婆婆还想推辞,冯开莉却拿起支票塞到了我手里,我看向了金婆婆,金婆婆这才接受了。

我们谈完之后便要回房收拾一下了,等所有人都出去后冯文伟叫住了我,说是有话跟我谈。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冯文伟了,我有些不安的问道:“冯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冯文伟给我倒了茶慢悠悠的问:“对我女儿印象怎么样?”

“挺好,冯小姐心地善良也长的漂亮。”我照实说道。

“那就好,我看的出来阿莉对你有意思,我以前给她介绍过好多商界名流她都不喜欢,我这女儿毕竟从小娇生惯养惯了,有点任性,能让她动心的男人不多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女儿对一个男人这么上心,我女儿可能比你大几岁,不过这都不是事。”冯文伟说。

我也不傻,冯文伟单独把我留下我就猜到是这事了,相比上次在新疆遇到这事的时候我已经平静了许多,我笑了笑说:“冯先生我是个道士,而且还有其它事情在身,长期在外漂泊,根本不能稳定下来,所以对冯小姐的青睐我只能说抱歉了。”

“你少唬我了,我纵横商场几十年什么人没见过,你根本就不是道士,只是为了方便才化装成道士的,对不对?”冯文伟说。

“既然冯先生看穿了我的身份,那我也不隐瞒了,我们要化装成道士的举动相信冯先生你也猜到了,身上担负着极度危险的任务,我不是一个能托付的人,冯小姐跟我在一起只会害了她,更重要的是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她一直在等我回去呢。”我说。

冯文伟微微颌首想了一会说:“唉,看来我是没有这个福分能有你这么好的女婿了,那我也就不勉强了,稍后我会跟阿莉说清楚的。”

“冯小姐一定会找到比我更好的。”我说。

“承你贵言,哈哈。”冯文伟笑了起来说:“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走?”

“最好今晚就能走。”我说。

“好,我晚上就帮你们安排。”冯文伟点了点头。

跟冯文伟谈完话我就打开了房门,冯开莉就站在门口,情绪似乎有些低落,刚才的对话她应该都听到了,不过她表现出了跟买买提爱丽截然不同的反应,显得很平静,始终露着笑脸对着我。

晚上的时候冯开莉开车将我们送到了南沙港,在港口的黑暗角落里停着一艘小型游艇,游艇上赫然漆着三个大字:开莉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