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牢狱之灾/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哇,好大的船啊。”小安拍手叫道。

“这要好多钱吧?”阿幼朵拉着阿洛问道,阿洛茫然的摇着头。

“这是我爸以前送我的生日礼物。反正我也很少用,送给你们算是物尽其用了,我让人已经在船上准备了充足的油,在船舱里还有许多吃的,你们可以航行很久。”冯开莉说着就轻叹了口气,将钥匙塞到了我手上。

看着冯开莉极力掩饰自己的低落情绪,我有些内疚,不过也没办法了。

我们登上了游艇后冯开莉站在那久久不愿离去的看着我。贞医围技。

金婆婆进了驾驶室一看操作盘就呆住了,阿洛看了金婆婆一眼问道:“金姐,你真会开这种烧油的船吗?这可跟我们在地下暗河的时候划的船不一样啊。”

“原理都一样,只不过是船桨变成了船舵而已。掌握到要领就行了。”金婆婆说完便在操作台上目不转睛的研究起来,动动按钮又动动船舵,想要发动游艇。

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很明显她不会,她在冯文伟面前说自己会,只是为了不让他干预我们的事,以冯文伟的性格如果我们说不会,那他一定会提出帮我们,到时候很麻烦。

小安坐在操作台上皱眉白着金婆婆。见金婆婆找不到要领抓耳挠腮的样子他指了指我说:“钥匙还没插老太婆。在俞飞那里。”

“要你提醒?我只不过先熟悉熟悉。”金婆婆白了小安一眼。

我把钥匙扔给了金婆婆,金婆婆发动游艇又忙活了半天,游艇总算开出了港口,金婆婆大笑着将船舵转来转去,游艇原地打起了转,我们被她折腾得晃来晃去,胃里一阵难受,好在她很快掌握了要领,这才舒服点了。

“再见了冯小姐。”唐莺和阿幼朵跟港口上的冯开莉大喊道别。

“一路顺风~~,俞飞。你回来的时候一定要来看我啊。”冯开莉大叫着挥手。

唐莺和阿幼朵都怪怪的看向了我,我摊了摊手去了驾驶室,金婆婆兴奋的叫着,玩的不亦乐乎。

“金姐,你到底会不会操作啊?”阿洛脸色难看有些想吐的样子。

“这不是已经上手了吗?太简单了,等我熟练了教给你们,咱们就可以轮流开了,先让我玩一晚上,阿洛留下学习,俞飞把这鬼崽子抱走,挡我视线了。”金婆婆说。

我朝小安看了一眼,只见他趴成了一个大字贴在挡风玻璃上看着前面,我抓了半天才把他弄下来带回了船舱,幸好冯开莉还在船舱里安排了不少了玩具,小安才没有哭闹,冯开莉真细心。我下意识的想起了她,在心中默默的祝福她。

“你在想冯小姐吗?”唐莺坐到我旁边问了句,我赶紧回过神说:“别瞎说,只是到了海上有点不习惯,摇摇晃晃的想吐。”

唐莺这才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

船舱很大环境舒适,我们几个人呆在这里也蛮不错的,唯一的不舒服就是晕船的感觉了,这几天为冯家的事奔波,我们也都疲惫不堪了,虽然金婆婆的架势技术很烂,但我们还是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突然被尖锐刺耳的警笛声给吵醒了,并且能听到喇叭发出的蹩脚普通话警告声:“船上的人听着,我们是英国皇家香港水警,你们已经非法进入了香港海域,触犯了相关法律,请马上熄灭发动机停船接受检查,继续前行我们将进行强行驱离和逮捕,我在重复一遍,我们是英国皇家香港水警,你们……。”

“我们是路过香港海域的,并无冒犯之意,马上就走,我在重复一遍,我们是路过的……阿洛是不是这么喊?”金婆婆的喊话声从游艇上的喇叭传出。

“我哪知道啊。”阿洛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爬出了船舱,顿时就被海上的一幕震惊了,只见好几艘香港水警船正闪烁着警笛跟游艇并驾齐驱,香港水警全副武装手中还持着枪械对着游艇,气氛十分紧张。

我赶紧冲进了驾驶室,金婆婆和阿洛有些紧张的关注着两侧的水警,阿洛问:“金姐要不要我对付他们?”

“别,他们有枪,而且就算能甩了他们我们也麻烦,到时候整个香港水警一直追我们还怎么找龟岛。”金婆婆说。

“那怎么办,他们都靠过来了。”阿洛急道。

“先停下在说吧。”金婆婆无奈的停下了船,水警船靠了过来,几个水警端着枪就登上了游艇控制了驾驶室,我们只好把手给举了起来,他们在船上搜了半天,没搜到可疑物品又要求检查我们的证件,我们无法提供证件,水警二话不说就拖着游艇将我们带走了。

半小时后我们靠了岸,香港水警又把我们押送到了水警总部,分别关押在临时的拘留室内,最麻烦的是灵蛇剑、三尸壶、痋虫笛都被强行搜走了。

我和阿洛关到了一起,金婆婆、唐莺、阿幼朵被关在了一起,小安则被一个水警抱走了。

这临时拘留室就设在水警的大办公室内,金婆婆她们就在对面的拘留室里,隔着铁栅栏都能看到。

“怎么办?”阿洛抓着铁栅栏问道。

“一定要想办法出去,我们的武器都在他们手上。”我盯着外面来来往往的水警小声道。

“你们把小安抱哪去了?”唐莺在对面喊道,可没人搭理她。

夜越来越深,办公室里也只剩下了三个水警,我们的机会来了,不过正当我和阿洛准备破坏铁栅栏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了,只见几个便衣警察走了进来站到了铁栅栏前,他们的手中还拿着灵蛇剑。

“边个?”一个女警察朝旁边的一个男警察问道。

男警察指了指我,这女警察扬了扬灵蛇剑说:“依个嘿咩也?”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买灯在问你这是什么东西。”男警察用蹩脚普通话翻译了一遍。

“道家法器。”我说。

男警察跟那个叫买灯的女警翻译了一遍,然后买灯又对着我一阵叽里呱啦,通过男警察我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他们觉得灵蛇剑是玉器,怀疑我们走私文物,于此同时他们也调查过我们的身份了,因为查不到资料我们走私文物的嫌疑就更大了,他们要将我们带到重案组去。

真是越来越麻烦了,看着灵蛇剑被他们带走我心中有不好的预感,灵蛇剑虽然需要我才能驾驭,但它本身的灵气让灵蛇剑具有一种超凡脱俗感,一旦被心怀不轨的人拿到那就麻烦了。

我们全被戴上了手铐押上了铁笼车,无端惹来牢狱之灾,连灵蛇剑都被香港警察收了,我心中不是一般的郁闷。

“你们把小安带到哪里去了?!”唐莺大叫道。

“你们的孩子没事,在另一辆车上,有人照顾他。”那名男警察说道。

“警察叔叔,我们不是坏人,你们抓我们干什么?”阿幼朵怯怯的问道。

“我看你们也不像坏人,放心吧,香港警察不会乱来的,我们查清楚就会遣返你们了。”男警察说。

“这么锁着我们还叫不乱来?”金婆婆不快道。

“我只是按规矩办事,我们联系过内地的道教协会了,压根就没有派出交流团,有足够的证据显示你们有走私文物的嫌疑,包里有花旗银行的巨额支票,有高档的玉器,还开了那么贵的游艇,身份又不明,还伪装成道士,你们自己说说像不像搞走私的?”男警察严肃的说道。

真操蛋,这几样加起来还确实像是搞走私文物的,我们又无法说明原因,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