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海上危机/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婆婆马上给我使了个眼色,我立即会意站到客厅中央。

“花瓶!”金婆婆沉声道,我照着花瓶就挥出了祝由气剑。花瓶立即粉碎了。

“相框!”金婆婆又喊道,我又照着相框挥出气剑,相框立即就烂了,金婆婆指哪我就打哪,很快这对警察夫妻就示意我们住手,他们露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终于相信了我们。

通过商量我们达成了合作的协议,我们协助香港警方逮捕张占坤,香港警方将不追究我们擅自入境的罪名,为了不给张占坤喘息的机会,傅莹澈连夜带着我们赶往了警署部署行动。我们也见到了唐莺和阿幼朵,看到她俩没事我们也放心了。

在行动前的会议上我们才得知张占坤早就被警方盯上了,警方手中掌握了张占坤大量的犯罪证据,都是跟走私文物有关的,抓他只是迟早的事,本来他们打算等时机成熟在行动,这样有利于将他的犯罪集团全部抓获,但经过我们的事他们意识到张占坤还非法持有大量军火,高度危险。必须要尽快实施抓捕。

我们对香港警方的动作很是佩服。行动部署完毕就马上进入了抓捕状态,警方派出了一整队全副武装的人员,叫飞虎队,让他们配合行动。贞在庄圾。

我们连夜跟着香港警方返回了张家别墅,悄无声息的就包围了张家别墅,此时别墅楼上的灯还亮着,张占坤和丧彪或许还在谈笑风生,他们意识不到一张大网正在罩向他们。

傅莹澈一声令下飞虎队就进行了强攻,张家的巡逻人员几乎没有任何反应就被控制了,傅莹澈很快带队对张占坤和丧彪实施了抓捕。香港警方在张家别墅的地下室搜出了大量重军火和一些丢失的贵重文物,凌晨四点整个行动就结束了。

当傅莹澈将我们的武器交到我们手上时我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阿洛说:“香港警察的动作可真迅速,我们都不用动手了。”

“你们看这样多省事,也不用把事态扩大,这就是用脑子的威力,学着点。”金婆婆对自己的英明决定得意不已。

等我们回到警署的时候唐莺和阿幼朵也立刻被释放了,傅莹澈对我们的配合表示了感谢,因为我们他们才能成功抓获张占坤,并掌握了证据,张占坤不想认罪都不行。

“早知道香港警察办事效率这么高,我们就不用那么费事的东躲西藏了,跟警察说清楚情况就行了,现在好了一切都风平浪静了。”金婆婆感慨道。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了,张占坤戴着手铐出来了,我们在走廊里相遇的时候张占坤冲我们咬牙切齿。最后露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早上傅莹澈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向香港社会公布了整件事,然后整件事就有了一个合情合理的故事,内地道教文化交流团因为携带了道教的贵重文物来香港交流,吸引了张占坤的注意,张占坤为了抢夺道教的文化引发了案子,因为文化的差异我们想自行追回武器,导致了袭警拘捕,这都是误会,至于我们飞檐走壁的能力就是道家的一些武术,是这次到香港来交流的内容。

案子落下了帷幕,不过傅莹澈开完发布会后我们就出不了警署了,警署门口被大量的记者团团围着,要跟我们做专访,最终我们在警方的保护下才挤进了车。

傅莹澈开车直接将我们送到了码头,我们看到了冯勋林抱着小安在那里等候我们,还看到了我们的游艇。

“感谢香港警察为我们做的一切。”金婆婆跟冯勋林握手表示了感谢。

“不客气,这是我们应尽的职责,我还要谢谢你们帮我们抓住了张占坤这个文物大盗,他涉嫌多条罪名,牢底坐穿是肯定的。”冯勋林道。

“其实我们什么忙也没帮上,香港警察的动作真快,让我很吃惊。”金婆婆说。

“也别这么说,要不是你们向我们说明情况,我们也没有雷霆打击的决心,本来你们要留下来做证人的,但考虑到你们的身份特殊,经过详细考虑就决定不用上庭了,因为现有的证据已经能将他定罪了,其他人证也很充足。”冯勋林说。

“他还杀了警察难道不用枪毙吗?”我吃惊道。

“香港是没有死刑的。”冯勋林道。

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张占坤在走廊里朝我们露出的耐人寻味笑容,这让我有很不好的预感。

“对了冯警官我有一件事拜托你。”金婆婆想了什么。

“什么事?”冯勋林问。

“麻烦你有时间去土瓜湾找一家杂货店,我们在那里打了电话还拿了老板的一张地图,我们答应过还他钱的,他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不能失信于人家。”金婆婆说。

“这么小的事你还记得啊,放心,我会替你们去办的,哈哈。”冯勋林大笑道。

我们登上了游艇,冯勋林和傅莹澈夫妇向我们告别,这对警察夫妻因为工作忙的关系还没有孩子,这两天他们照顾小安产生了感情,他们依依不舍的跟小安告别,小安给他们留了纪念品,把自己手上的铃铛送给了他们。

游艇开向了大海,大家的心情也很好,不过我始终有种心绪不宁的感觉,事情的结果过于理想化,总让人觉得不对劲。

“你在想什么?”阿洛坐到了我身边来。

“我在想张占坤。”我回道。

“还想他干什么,他都被抓了。”阿洛说。

“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我嘀咕道。

“他再怎么有钱有势,但他藏枪还盗窃文物,犯了法警察就会抓他,香港警察这么厉害,你还担心什么。”阿洛说。

“算了,不想了,反正我们都出海了,我的担心或许过于杞人忧天了。”看着越来越远的码头我松了口气说。

我们来到了驾驶室,金婆婆正在驾驶着游艇,见我们进来她说:“把龟岛的样子回忆一下,我们这就找龟岛去喽!俞飞留下来跟我学驾驶技术,其他人去船舱休息。”

金婆婆说着就加速航行了,我们朝着南海疾驰而去。

夜里我们停船漂浮稍作休息,今晚我和金婆婆负责值班,我们躺在游艇夹板上看着满天星斗,我将自己的担忧告诉了金婆婆,金婆婆吁了口气说:“原来你跟我有一样的担忧啊。”

“金姐,原来你……。”我吃惊道。

“张占坤有钱有势,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钱和势就是他的百足,况且香港又没有死刑,连死而不僵都谈不上,我最担心的就是他利用自己的百足,虽然他现在被香港警方控制着,但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金婆婆道。

“白天俞飞那么一说我越想越觉得心绪不宁。”阿洛的声音传了过来,回头一看阿洛从船舱里探出了脑袋。

“对不起我的话影响你休息了。”我苦笑道。

阿洛爬出船舱坐到了我们身边来,我们聊了一下都觉得离香港越远越好,于是我们放弃了休息马上重新发动了游艇,连夜赶路,海上生活枯燥而疲劳,起初的一点新鲜感被晕船的恶心感给取代了,经过了一个夜晚的航行,离香港已经很远了,我们这才稍稍放心了一些。

海上的阳光很舒服,我们终于停船补充体力了,大家在夹板上吃东西,阿洛坐在船尾钓鱼,我们正吃着,船后远处的海上有几艘快艇一字排开正在朝这边过来,马达的声音老远都能听到,阿洛赶紧收了鱼竿来到了我们身边。

“不对劲,我来开船,阿洛、俞飞留在上面,其他人都回舱里去,快快快!”金婆婆焦急的喊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