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奇迹存活/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听说是麻风病大家都有些紧张,毕竟麻风病是存在了几千年的恶性传染病,这病光明正大的在人类身上肆虐。但却始终找不到根治的方法,可以说是传染病之王,唯一的办法就是将病人隔离,让其自生自灭,虽然很残忍,但却是唯一阻断传染的办法了,刚才那男人身上的伤口确实像麻风病的表现,麻风病被外经上称为“天刑之症”,天刑,顾名思义得此症者就跟受了天谴一样,大家怕也无可厚非。

“咱们这里有个神医有什么可怕的。传染不了是吧俞飞?”金婆婆说。

“嗯,一般身体健康是不容易传染的,而且我们都有气打底就更没必要担心了。”我点了点头。。

“俞飞,你治好他吧,我知道买吃的要钱,我喝了他的血还没给钱。”小安说。纵私协血。

“你知道没钱还乱喝人家的血?”金婆婆白了小安一眼。

“肚子饿了。”小安玩着手指委屈的说道。

“你是怎么盯上他的?”我好奇的问道。

“我闻到血的味道就醒了,然后在树林里发现了他就跟来了,我忍不住咬了他,他没有赶走我,是好人。”小安断断续续把事情说清楚了。

“你这是把人家当大餐了啊。”阿洛说。

其实就算小安不说我也打算帮这人看看了,毕竟碰上了就是缘,而且我也对他能活下来感到好奇,毕竟麻风病的死亡率是很高的。

“我进去看看。你们不要进来。”我吁了口气说。

“我跟你一起进去,他神志不清我进去必要时能控制他。”金婆婆说。

“嗯。”我点了点头就跟金婆婆一起朝山洞里进去了。

山洞里很潮湿,男人看到我们进来有些害怕的缩在角落里,拿大片的芭蕉叶把自己包了起来,山洞里散落着烂水果和一些吃过的花草。

“我还以为他瞎了。他能看到我们。”我说。

“多亏了眼睛没瞎。不然在这岛上寸步难行,根本没法生存。”金婆婆指着地上凌乱的东西说。

“金姐,麻烦你控制他一下,我来替他看看。”我说。

金婆婆立即飞出针灸针将男人控制了,男人歪倒在地一动不动,我赶紧上前给他搭脉,他的脉象艰涩如轻刀刮竹,偶见颤抖。的确是麻风病的脉象,我闭上眼睛将祝由气注入他体内去感应,一副人体五脏六腑图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他的五脏六腑气血大败,已经是一副寿终正寝的脏腑了,按理说他应该早就死了,可令人惊奇的是他的五脏六腑上隐隐有一条经络在供气,这条经络连通五脏六腑,将一副寿终正寝的脏腑艰难的维持着,打个比方就好像一个人要死了,但用呼吸机能将生命延长,这条经络里的气就是五脏六腑的呼吸机,死死拖住了男人的死亡。

我仔细感应了下这气,这气生命力极其顽强。

我将这情况告诉了金婆婆,金婆婆一脸的不解,我说:“他这不是普通人体内的阴阳二气,而是将阴阳二气通过修炼转化才能有的气,就像我的祝由气,但这人很显然没有修炼过气,是个普通人,为什么会有修炼出来的气,奇怪了。”

“我来看看。”金婆婆说着就过去搭了个脉,搭完脉后她也肯定了我的说法,她想了一会说:“想要拥有超出常人的气获得方式有两种途径,一种是像你和阿洛这样对人体的阴阳二气很了解,通过对阴阳二气的控制和转换修炼出气,一种就是服食丹药了,古代的一些高人通过服食丹药使自己功力大增就是这个道理。”

“这么说这个人可能服食过丹药了?”我问道。

“有可能,不过以他的状态如果不是长期服食丹药根本不可能坚持到现在,但就像你说的这个人是普通人,神志又不清,应该不会炼丹才对。”金婆婆不解道。

我仔细查看了这个山洞,山洞并无特殊之处,地上的那些烂水果和花草也没有入药的价值,连误食丹药成分的可能性也没有,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虽然我也很有兴趣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咱们在这事上耗神也没必要,你如果有克制麻风病的办法就帮他减轻痛苦吧。”金婆婆说。

“办法是有,可是这荒岛上缺乏药物一时半会没办法弄,如今我们在南海了,龟岛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去鬼市找秦三或许能搞到药,但离的太远了,就算驾驭灵蛇剑一来一去也要浪费一两天时间,最怕的还是暴露行踪,得不偿失,最好的办法就是搞清楚这男人体内这股气是怎么回事,这股气既然能维持住麻风病的身体,也就是说它能抵御麻风病,只是量太少效果不大,所以男人的身体仍在继续溃烂,只要能让这股气游走其他经络,器官就能焕发出生机,麻风病也就能好了,我们没必要舍近求远。”我说。

金婆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你说的不错,现在去其他地方搞药确实没必要了。”

“我怀疑这男人是误食过能抵御麻风病的药物,这药物的成分很可能跟丹药相似,所以他体内才有一条产生特殊气的经络,这荒岛雨林里有许多植物在大陆上都没有,有可能也没被归入中药材,是一种新的草药。”我说。

“以他的状态生存是第一本能,很有可能长期吃过你说的跟丹药成分相似的新草药,所以才有了那条产生特殊气的经络,对了那条是什么经络?我没你的祝由诊脉术,无法感应到。”金婆婆问道。

我有点说不清楚,于是就在地上给金婆婆画了起来,我画出了一条主经络,又画出了主经络的大概分支脉络,分支上的脉络基本死了,只有一条分支是活的,我简易的画了下,主要是为了让金婆婆能看懂这条经络的走向,金婆婆看完我画的经络图说:“这是十二经络里的足少阴肾经,始于脚趾贯穿人体,犹如人体的中轴线,那条还活着的分支连通着手厥阴心包经,刚好是心脏的主脉络,也就是说这种药同时入肾经和心经了,肾是阳气之源,心是器官之王,难怪这人还能活着了,他的命真是大的可以了,如果真是误食那简直是走了狗屎运。”

“金姐我有个办法,既然我们都觉得他是因为生存本能而误食,那我们只要搞清楚他一天都干过什么、吃过什么就行了。”我说。

“好办法,至少比去鬼市找秦三来的快,就这么决定了。”金婆婆点了点头就将男人身上的针给拔了下来,男人马上卷缩用芭蕉叶把自己包了起来。

我们无奈的摇了摇头出了山洞,大家迎了上来询问情况,因为涉及的是复杂的经络和药理我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只好说需要明天观察他一天才能找到办法。

我们也不去沙滩了,就在山洞附近找了个地方生火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便开始盯着男人了,他好像生活的挺规律的,当阳光穿透雨林斑驳的照射下来时就出了山洞,然后站在酒坛金字塔前发呆,一脸的傻笑,这一发呆就是十来分钟。

“他在干什么?”唐莺好奇的问道。

就在这时男人突然跪下磕了个头,我们一下就明白酒坛金字塔像什么了,像个坟墓,应该是这男人将这些酒坛叠起来的,也许是在他神智还清醒前叠起来用来祭拜的,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习惯,哪怕神智不清了也要站在酒坛面前发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