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同一天循环/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在酒坛金字塔前发完呆就从一个酒坛里掏出了一根腿骨,腿骨已经被磨尖了,看来是他用来披荆斩棘和驱赶野兽的武器了。男人就这么拿着磨尖的腿骨拖着病躯一拐一拐的钻进了雨林,我们几个赶紧跟了上去。

男人虽然因为伤病走的不快,但却轻车熟路,一路上他偶尔摘果子和花朵充饥,渴了就喝树叶上的露水,他吃什么我们也吃什么,一来可以充饥,二来也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能这样奇迹般的存活下来。

我们跟了一早上男人还没有停下来,他的举动像是漫无目的似的,几乎绕着荒岛走了大半圈,毒辣的太阳让雨林里湿气很大。让我们非常不舒服,这男人片刻也没有停留仍然在继续走。

“我……我算是有点明白他为什么能活着了,不……不光是靠体内那条经络的气,还有他健康的生活方式,每天吃的全是水果、花,不吃肉,喝的是露水,还做绕岛运动,符合咱们中医的养生之道,老娘的骨头啊,一身臭汗这热带天气真叫人受不了……。”金婆婆叫起了苦。

“金姐,你该多运动运动了,你能驻颜但是骨头不年轻了。”阿幼朵笑道。

“老骨头。”小安走的昏昏欲睡还不忘挖苦金婆婆。

“你给我吃屎去。就是你这贪吃鬼害的。”金婆婆骂道。

“食屎啦你。”小安回道。

“他在说什么?”金婆婆问唐莺。

“他把你的话还给你了,不过是粤语。”唐莺忍俊不禁。

金婆婆不爽的白了小安一眼,小安赶紧跑到唐莺身边去寻求保护了。

“对了小安,你这么多骂人的粤语都是哪学来的?”为了分散疲劳我就找了些话题来说。

“在香港警察局学来的,他们还给我喂奶粉。喝的老子拉肚子。我操,太难喝了。”小安说。

我们逐渐停下了脚步愣愣地看着小安,因为我们都感觉到小安说话的能力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强了,跟大人几乎没什么区别了,而且骂人的话满天飞,颇有点王猛的风范,这让我们很无奈,最让我们觉得惊奇的是小安几乎在一夜之间就长高长大了点。把身上的衣服都给撑成了紧身的,由于我们长期跟他在一起意识不到微小的变化,要不是大家特意去观察确实很难发现。

“小安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阿洛说。

“是喝了那人的血的原因吗?”阿幼朵问。

“应该不是,鬼婴本来就比普通小孩发育快,可能真的到了迅速发育阶段。”金婆婆说。

我们就这么聊着又跟了男人一下午,夕阳都染红了天这男人还在继续走,这会都绕到荒岛的另一面了,而且他在往山脉上走了,逐渐我们发现了他不是漫无目的了,而是有目的地的,在荒岛另一面有一座山峰,男人的目光一直盯着山峰。

这座山峰隐没在岛上的山脉里,从我们停留的那一面看不怎么到,我们也一直没发现,这座山峰应该是荒岛的最高点了。

我们又跟着男人爬山,在夜幕快降临的时候男人终于爬到了山顶停了下来,这山虽然不高但海拔也有几百米了,我们还是爬了个气喘吁吁,毕竟一刻不停的走了一天了,铁打的也受不了。

“他也太厉害了,拖着这样的身体都能走一天,搞得我们还跟病人似的。”金婆婆说。纵私他亡。

“金姐,你看他的脚,他好像是无意识的。”我指了指男人的双脚。

这男人穿着一双破破烂烂的鞋子,脚上血肉模糊,有些伤口都溃烂了,看着都让人觉得疼。

“一定是什么信念在支撑着他。”阿洛说。

“看看他来山顶干什么就知道了。”金婆婆说。

我们躲在一块大石头后探出了脑袋,只见男人在山顶开始找树枝,然后钻木取火,他找的树枝好像燃烧起来烟雾特别大,等火生起来后他就仰望着天空,不断呼呼喝喝的招手。

我跟着仰起了头,只见烟雾飘向了天际,我一下就明白他在干什么了,他是在求救,在荒岛生火求救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了。

“快生火发消息,有飞机投粮食来了!妈妈说没有药了,大家都要死了,飞机带药来救我们了!”男人呼喊道,这是他昨晚就说过的一些话,现在我总算明白具体的含义了。

男人仰着头看着天空,哪怕有一只鸟飞过他都兴奋不已的大叫“飞机、飞机”,他就这么仰着头足足等了有半个小时,直到火熄灭了才无比失落的哭了起来,自言自语的哽咽道:“飞机没来。”

最后他哭着就从另一边下山,我们也继续跟上他了。

“你们觉不觉得他的思维和说话口气像个小孩子?”唐莺嘀咕了句。

“他的记忆应该还停留在自己是小孩的时候,每天绕岛爬山的举动可能做了几十年了,这毅力太强了。”金婆婆凝重的说道。

我们的心情也跟着沉重了起来,几十年每天重复这样的举动简直就是个神迹,我敢说这个世上没有人做得到,哪怕毅力再好的人也不可能做到,我突然一个惊颤明白了什么,他之所以能做到原因只有一个,他的脑子应该受过重创,让他的记忆永远停留在了某一天,他的脑子每天都在重复循环过着同一天!真正的诠释了什么叫几十年如一日!

我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大家,大家都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巴。

虽然他是神志不清才这么做的,但他的举动仍然佩服的我们五体投地,我越发想把他治好了,循环的过一天是非常痛苦的,他每天满怀希望的拖着病躯绕岛爬山,每天都要失落一次在下山,可却从来没有人来搭救这个荒岛上的可怜人,也许有人发现过他,但一定也会被他的样子吓跑,谁愿意接近麻风病人?想到这里我的心里突然一阵酸楚。

我们跟着男人下山,男人逐渐停止了哭泣,没一会我们就听到了轰隆隆的水声,这山后面好像有一条瀑布。

走了一阵之后我们果然在山中发现了一条瀑布,瀑布周围烟气缭绕,有一个蓄着水的天然池子,池子里的水是黄色的,还在滚动像沸腾的开水一样,男人连衣服都没有脱就爬进了池子里泡着,双眼呆滞的看着一个点一动不动。

“这是地热温泉,有舒缓疲劳的作用。”金婆婆说。

烟气逐渐朝我们飘了过来,我从烟气里闻到了一股臭鸡蛋的味道,我心里一凛说道:“这不是普通的地热温泉,这是硫磺泉,对皮肤病有一定的治疗效果。”

“难道他是靠硫磺泉维持住了生命?”唐莺好奇的问。

“这不可能,如果硫磺泉能治好麻风病,麻风病早就不是传染病之王了。”金婆婆摇头道。

“等等,我好像还闻到了别的味道。”我突然又闻到了在臭鸡蛋味道中还夹杂着一种香味,是带着一种甘甜土质的香味,非常特别,不知道是什么矿物散发出来的。

大概半小时左右男人从硫磺泉里爬出来继续往山下走去,我们跑到硫磺泉边查看,我二话不说就跳进了硫磺泉,一跳进去我就感觉到了古怪,我体内的祝由气顿时就活跃了起来,硫磺泉的水里好像有一种气在渗透我的皮肤跟祝由气形成了交融,我几乎可以确定男人就是因为长期泡这种硫磺泉,才让他体内的那条经络产生了特殊的气。

“看来这不是普通的硫磺泉啊,非常奇特。”金婆婆将手伸进了硫磺泉试探了下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