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入脑散淤/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但男人还没什么反应,龙涎香应该正在消化中。正当我们等的昏昏欲睡的时候药力起效了!

只见男人身上飘起了散发着奇异香气的烟雾,经络开始凸起,里面的气血在游走,溃烂的伤口在一点点愈合结痂脱落,粉色的新肉长了出来,这快速愈合的过程叫我们吃惊不已,很快他身上的烂肉全都消失了,整个人不到五分钟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焕然一新了,唯一的遗憾是那畸形后遗症没办法复原了。

等他复原的差不多了我给他把了个脉,五脏六腑果然焕发了生命力,搏动的就像青壮年小伙的器官似的。经脉内的气血也游走的十分顺畅,这龙涎香的功效确实不同凡响。纵大岁巴。

唐莺给男人擦洗了一把脸,把他脸上的油污都给擦去了,直到此时我才发现男人大概有四十来岁的样子,如果他真的是孩童时期来了这里,那也就是说他至少在岛上呆了三十年了,想起他的神智还不清,我又检查了他的头部,他的头部果然有个老伤口,我突然想起了峡谷里的那具骸骨,难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对于在男人身上发生的事我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我回头看了金婆婆一眼,轻声喊道:“金姐。”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你怎么想就怎么做吧,不用请示我了。你长大了可以自己做主了,而且救这样一个人是值得冒险的。”金婆婆点头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犹豫了,赶紧盘腿坐下,咬破手指叩开鬼门,我瞪着男人的眼睛,周围的空间突然扭曲变黑,我一下就穿过了黑暗区域进入了男人的元神之内。

四周一片漆黑。天空中电闪雷鸣,脚下荆棘密布,身旁是参天的芭蕉树,时不时还能听到野兽瘆人的叫唤声,我构象出了一片热带雨林。

“灵慧魄你在哪里?”我拢着手大喊道。

“救命啊~~!”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我愣了一下,灵慧魄怎么变成女人了?

我循声找到了灵慧魄,只见在雨林的一块空地上,一个黑衣打扮的女人被藤蔓紧紧缠住都悬空了,藤蔓的刺扎进了女人的身体里,似乎在吸收着女人的血气,这些藤蔓全是一种妖艳的花朵延伸出来的,这些花朵长得就跟一张嘴似的,花瓣上全都带着一排排的锯齿,里面的消化粘液从花瓣上滴落。看着很恶心。

“你……你是灵慧魄吗?”我问道。

女人突然被藤蔓一扯转过了身来,当我看到这女人长什么样时顿时惊呼了起来“金姐怎么是你?!”

“谁是你金姐,我是灵慧魄!”金婆婆痛苦的喊道。

“那……那你怎么跟金姐长的一模一样?!以前都是老头子的样子啊。”我震惊无比。

“英雄,在你的脑子里这个叫金姐的女人是充满智慧的,所以你构象出来的灵慧魄是这个样子的,我的样子是根据你的思维来的啊。”灵慧魄说。

原来金婆婆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我对智者的固有样子,虽然我已经反应过来了,但看到金婆婆的样子我还是有种怪怪的感觉。我不敢耽搁毕竟这是在男人的脑子里,于是我忙问道:“金……灵慧魄,你是怎么被困在这里了啊?”

“这里本来是一片宁静祥和的雨林,有一天突然发生了大地震,天空中电闪雷鸣,树木都被雷电击中烧了起来,我的家园就这么被毁了,后来这里重新长出了一种食人花,我就这么被它困住了,日日夜夜受这些食人花吸食体内精髓,要不是我聪明把核心给藏了起来,这么多年早就被食人花弄死了,我等啊等盼啊盼,终于等到英雄来搭救我了,英雄,快救我出去吧,我好可怜啊,额呜呜嘤嘤……。”灵慧魄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金婆婆哭泣的即时画面让我咽了口唾沫,可我又清楚的知道她只是我构象出来的,我突然明白所谓的地震是什么了,其实就是男人脑部受到的重创。

“那我要怎么才能救你啊?”我急道。

灵慧魄眺望着远处,我转头看去,只见有一座山峰在闪电中若隐若现,灵慧魄说:“在山上有个洞,里面有一朵巨型食人花,它的根茎连接着雨林里的所有食人花,是一朵母体之花,只要你把它杀死了,雨林里的食人花马上就会枯萎,这样你就能救我了。”

“那山看起来好远啊,我时间不多啊,不能直接把控制你的食人花弄死救你吗?”我急道。

“这片雨林是什么?是人的脑神经线啊大哥,你要是在这里动手岂不是会伤到其他植物?那你救了我又有什么用,主人其他脑功能都被你破坏了,只有去那座山里弄死了母体之花才是最好的办法。”灵慧魄说。

“那好,你等我。”我说完就拔腿要跑。

“急什么?跑什么?直接飞过去啊大哥,别忘了你现在是没有实体的元神。”灵慧魄喊道。

“哦哦哦。”我赶紧点头如捣蒜,接着展开身法一跃而起朝着山峰就飞过去了。

天空中电闪雷鸣异常恐怖,远处的山峰在闪电的映衬下犹如魔鬼站立在那,我飞到山上找到了那个山洞,山洞里幽暗无比,脚下全是带着尖刺蠕动的藤蔓,这些藤蔓从山崖上延伸而下往雨林里输送着养分,我小心翼翼的躲开蠕动的藤蔓进到了里面,一朵巨大的食人花果然出现了,这朵巨型食人花此刻正收拢在一起成了椭圆花骨朵,花骨朵像是心脏一样有节奏的跳动,从里面渗透出大量的红色粘液。

我赶紧运气挥出祝由气剑,气剑把花骨朵烧出了一个小洞,红色粘液四下喷溅,花骨朵突然绽开,露出了密密麻麻的尖锐倒刺,地上的藤蔓开始狂躁的蠕动朝我袭来,我一个翻腾退到了洞口来,看着食人花流出的红色粘液我突然明白在哪里了,这里肯定是那男人受到重创产生的淤血部位了,只要将这朵食人花弄死,淤血自然就散了,那男人就能恢复正常了。

我没时间跟它玩消耗战了,直接用了老蛇的万蛇锥心,数万条气蛇疯狂的蜿蜒进洞将食人花给吞噬的枯萎了,随着食人花枯萎地上的藤蔓也慢慢枯萎了,枯萎从山崖上一直延伸而下到了雨林里,我站在山崖朝雨林眺望,雨林里大片妖艳的食人花也正在枯萎,没多一会就传来了灵慧魄惊喜的大叫,我扬起了嘴角闭上了眼睛,整个人往上一飘穿过了黑暗区域,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肉身里。

“情况怎么样?”金姐马上凑过来问了句。

看到金婆婆的脸我突然想起了刚才灵慧魄一口一个英雄、大哥的事,顿觉十分不自然。

“俞飞你怎么了?”金婆婆皱了下眉头。

“没,没什么,应该没问题了。”我赶紧定了定神。

“呃……头好疼。”男人逐渐醒转了过来,当他看到我们时吓的往后缩了下,惊慌的问道:“你们是谁?我这是在哪?啊,我身上的麻风都没了,哈哈哈。”男人发现自己身上的溃烂都消失了兴奋不已。

看着他灵动的双眼我就知道没事了,等他平静下来后我们才把从发现他到治好他的事情说了一遍,男人听后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他无法相信自己在岛上活了几十年,更无法相信自己居然重复循环的过着同一天,他这段记忆是空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