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郑和宝船/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见我们表情严肃的看着他,终于相信了我们说的话,突然他放声哭了起来。哭的就像个孩子,他抹着泪说自己只有八岁,记忆停留在最后一天跟妈妈在一起时的情景。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金婆婆开始引导他面对事实,男人慢慢停止了哭泣平静了下来,他说自己叫郑嘉准,住在福建泉州的一个小渔村,郑嘉准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五十年代末村里爆发了麻风病,郑嘉准跟他母亲都感染上了,他们就被送到这个无人荒岛隔离了。那一排石屋其实是医院,本来岛上还有医生和简单的医疗设备,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全都撤走了,还是连夜撤走的,连艘船也没留下,麻风病人感到自己被抛弃了,孤独和死亡笼罩着他们,有人尝试过做木筏离开,可惜没能成功,当时的岛上可不像现在物饶丰富,食物非常有限,随着食物的减少以及药品的稀缺,一些男人开始自暴自弃变的疯狂,争夺食物自相残杀的事情屡屡发生,岛上简直成了一个人间炼狱。岛上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剩下来的基本都是老弱病残和妇女儿童了,郑嘉准的母亲没有放弃希望,她将大家组织了起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带着大家生存下去,可是在没有药物的维持下这些人还是选择了等死,最后整个岛上只剩下了郑嘉准和他妈妈。

郑嘉准的妈妈说的最多的两个字就是希望。每天他的妈妈都要带着他绕岛行走,以保持抵抗力,这也是岛上为什么只剩下母子俩的原因,他们每天都要在山顶上生火求救,风雨无阻,希望过往的船只和飞机能看到他们,母子俩经常看着天空,一看就是大半个小时。

母子俩曾有过这样的对话。纵助华巴。

“妈妈,为什么飞机只能带来食物和药品,为什么不能带我们出岛呢?”年幼的郑嘉准天真的问道。

“我们生病了,不能传染给别人,他们也不会带我们出岛的,我们只能留在这个岛上。”母亲摸着郑嘉准说。

母亲给郑嘉准传递着希望和做人的道理,可母亲在怎么坚强也敌不过病魔的侵袭,在她最后一次带郑嘉准去山顶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自己撑不下去了。母亲不想让儿子看到自己死去,于是母子俩在山顶玩起了捉迷藏,母亲选择了跳崖结束自己的生命,郑嘉准在山顶从白天找到了晚上,又从晚上找到了白天,终于在小峡谷里看到了母亲的尸体,他小心翼翼的爬下去,可是一不小心掉下去了。他的脑子受到了重创,醒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了,唯一记得的就是习惯,于是他开始了几十年如一日的循环。

听完郑嘉准的故事我们唏嘘不已,金婆婆感叹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你妈妈言传身教告诉你要心存希望,你能一直活到今天除了上天的眷顾外,最重要的就是你妈妈对你的教导了,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郑嘉准泪流满面依靠在洞壁上想着什么,我们都知道他在想妈妈。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陪同郑嘉准殓了他母亲的骸骨,将他的母亲就地埋在了峡谷里,我们在坟头前给这位伟大的母亲鞠躬。

“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出岛吗?出岛的话我们可以帮……。”金婆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郑嘉准给打断了,他坚定的摇了摇头说:“不了,我现在这个样子出不出岛已经没有意义了,这里有些树都是我妈妈生前的心血,要不是她的种植这里不会这么茂盛,我要留在这里陪着妈妈,守护着妈妈,我还会继续坚持每天绕岛爬山的。”

对于郑嘉准的决定我们都很吃惊,但看着他残缺不全的身体我们也知道他说的没错,现在出岛或许还真没有岛上过的好,雨林里的果实是郑嘉准母亲留给他最好的礼物,母亲的魂在岛上,母亲的爱也在岛上。

祭拜完郑嘉准的母亲后我们在他的带领下再次绕岛爬山,心境不一样了,大家都开开心心的像是游山玩水一样,我们来到了那个硫磺泉边,我告诉郑嘉准就是这硫磺泉救了他的命,在硫磺泉里发现了龙涎香,要不是这神奇的结合没准他早就死了,郑嘉准听完后跪在了硫磺泉边。

我们也在硫磺泉边停下休息了,小安贪玩跑到了瀑布那边去,没一会他就兴奋的跑了回来叫道:“快点,有大船!”

“郑嘉准又不出岛有没有船经过也没多大意义了。”唐莺说。

“是瀑布后面有船。”小安叫道。

我们一听都觉得很奇怪,小安扯着我跑到了瀑布边上,穿过瀑布眼前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空间,就跟防空洞似的,里面水流湍湍,一艘巨大的木帆船就搁浅斜倒在洞穴里,这木帆船大的惊人,就跟一栋大楼似的,非常壮观,船头上一个麒麟兽头的青铜雕非常清晰,船舷上还有飞龙和凤凰的浮雕彩绘,船身上的一枚铜钉比我们脑袋还大,船上有九根巨大的船桅,有几根已经断了,有几根上的帆都还挂着,只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都腐烂发黑了。

“我的天,好壮观的木帆船啊。”阿幼朵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金婆婆捧起脚边的水尝了一口说:“是海水,这个大洞能通向大海,一定是古时候被风浪打到这里来搁浅出不去了,这洞的深处连接着大海。”

“船上的青铜装饰跟龙涎香的菱形青铜纹饰属于同一类型的,也是明朝的。”唐莺说。

“能够造这么大的船只有朝廷了,莫非是……。”金婆婆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郑和的宝船!龙涎香这种香料也只有那时候的宫廷才用的起,郑和船队七下西洋带回了许多的香料,龙涎香就是其中一种,硫磺泉里的龙涎香原来是这么来的,据文献记载郑和的宝船一直没有踪迹,没想到搁浅在这里了。”唐莺接过了话说道。

“赶紧上船去看看,郑和的船宝贝一定很多,兴许还能找到龙涎香。”金婆婆说着就带头去爬船了。

我们几个也跟了上去,郑嘉准因为腿脚不便就在下面等我们了,上船以后发现夹板更加壮观,虽然年代久远导致许多夹板都出现了空洞,但仍能在上面行走,我们在船上找了半天,结果令我们大失所望,船上什么东西都没留下,能带走的基本都带走了,于是我们也有了一个推测,郑和宝船在这里搁浅后并没有人员死伤,郑和下西洋并不是一艘船,而是一整个船队。

我们的推测让我们穿越了时空,周围仿佛出现了大量身着明朝水手服的船员,威武的郑和就站在最高处指挥着水手们把船上的香料、染料、宝石全都转移到洞外,搬到其他船上去,大家搬的大汗淋漓,郑和让大家休息,为了解除疲劳船员们就用龙涎香放进硫磺泉泡澡,这时郑和一声令下要起航了,船员们赶紧出了硫磺泉,甚至都忘记带走硫磺泉里的龙涎香了,于是就这么留下了能维持住郑嘉准生命的龙涎香了,算起来还是明朝人救了郑嘉准。

我们的思绪被拉了回来,那些怒海争锋的船员们逐渐在我们身边消散在了空气里。

我们爬下了郑和宝船,金婆婆拍着郑嘉准的肩膀说:“小郑,既然你留在这里那守护郑和宝船的使命也交给你了,虽然上面毛都没有,但光是这艘船的发现就是很伟大的发现了,听到了吗?”

“一定,小时候我妈妈还对着大海跟我讲过郑和下西洋的故事呢,没想到我离宝船这么近,还有幸成为宝船的守护人,我很荣幸。”郑嘉准仰头看着宝船说。

“怎么这么巧你也姓郑,又是福建泉州人,郑和七下西洋五次都是从泉州起航的,现在又是郑和船上的龙涎香救了你的命,你跟郑和还真有缘分啊,莫非你跟郑和有关系?没准是他后代也不一定。”金婆婆道。

我凑到金婆婆耳边小声道:“金姐,郑和是太监。”

“嗯?哦,我是说没准你是郑和船员后代也不一定,哈哈哈。”金婆婆大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