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鬼臾区/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天华甩着铁链在身后紧咬不放,血滴子近在眉睫,我们的生死已经系于一线之间了。

我试图以气剑攻击血滴子。金婆婆马上提醒道:“别白费力气,这暗器是以百年精铁融合乌金石锻造而成,普通的气对它根本没用。”

“那怎么办,总不能这么一直跑下去吧。”我喘着气回道。

就在我话音刚落一柄拉着钢丝的弯刀突然破空飞来跟血滴子相撞,顿时火光四溅,血滴子一下就改变了轨迹偏到了旁边。

唐天华赶紧把血滴子收了提在手上,于此同时弯刀也被钢丝拉着收了回去,顺着弯刀收回的方向,我们发现是那只机关鸟上发射出来的。

“叶巍救了我们?”我诧异道。

“不对,不是叶巍。”金婆婆摇了摇头。

机关鸟逐渐在我们边上停了下来,只见叶墨捋着胡子淡定的站在上面。

我们激动不已,金婆婆表情风骚的喊了声:“叶墨哥哥你来了啊。”

“此时不来就没的玩了。”叶墨笑道。

司珩和墨二爷也跑了过来。司珩脸色一变问道:“这只机关鸟是叶巍的,他呢?”

“在海上碰到他了,我泄了他的鬼气变回尸体葬身大海了,你的鬼气只是让他们活了。能力大不如前,死人就应该回到死人的世界,你让重新活过来有违自然规律和天道。”叶墨道。

“天道?我就是天道。”司珩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唐天华,你不要在执迷不悟了,就算你看到唐莺坐上了唐门的位置又能怎么样?你觉得唐莺会高兴吗?你希望唐莺看到你这个样子吗?”叶墨走下了机关鸟道。

“我没得选择,我体内的鬼气受他控制,我就是一个傀儡。”唐天华沉声道。

“错了,如果你没有杀戮之心鬼气根本就控制不了你。”叶墨道。

唐天华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不过这丝犹豫很快就被痛苦表情所取代了,仔细一看是司珩轻启嘴唇在念诀,唐天华的脸上慢慢被黑气笼罩,双眼也变成了黑色,成了一双深邃的眼洞,只见他咬牙切齿看着我们,手中的血滴子再次高速旋转,我们还没回过神来血滴子就朝着叶墨袭去了。

我们心惊不已,但叶墨却不闪不避一动不动淡定无比,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眼看血滴子离叶墨近在咫尺了。就在此时唐莺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张开双手挡在了叶墨前面,血滴子突然停止了袭击悬空转动,定睛一看,唐天华在艰难的拉着铁链,黑气萦绕在他手臂上控制着铁链松动,唐天华在用自己仅存的意识在跟鬼气做着对抗。

阿幼朵和小安也随之跑到了我们身边来。

“你们怎么没走?”阿洛惊道。

“唐莺姐姐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我们躲到了火山口里,让火山的烟气盖过了我们的气息,先前金姐就给了我们长春观的丹药,所以我们没事,刚才发生的一切我们都看到了。”阿幼朵说。

“爸爸,不要!”唐莺泪流满面的大叫道。

“啊~~。”唐天华痛苦的嘶吼着。铁链突然被狠狠扯了回去,血滴子应声落地,失去了动力。

“唐天华,你看到了吧,只要你不想动手鬼气根本奈何不了你,人才是主体,无论是鬼气还是神气,都是依托人而存在的,只要你用意识对抗它,它就奈何不了你。”叶墨说。

司珩皱起了眉头加快了念诀速度,黑气在唐天华身上时而消散时而凝聚,折磨的唐天华痛苦不已的抱着脑袋发出嘶吼。

“爸……爸爸。”唐莺心疼不已的想要走过去,叶墨赶紧拦住了她说:“唐莺,你爸爸已经死了,现在的这个只不过是一具死尸。”

唐天华倒在了地上看着唐莺,双眼里的黑气逐渐消散,只见他嘴角扬了起来说道:“莺儿,爸爸走了。”

“爸!”唐莺声嘶力竭的叫道。

唐天华身上的黑气急速退去飘向了司珩,他彻底摆脱了鬼气,身体开始剧烈萎缩变成了一具腐烂的尸体。

司珩神情凝重缓缓收了架势道:“叶墨,你真是让人讨厌。”

叶墨冷笑了一下道:“你更令我讨厌,鬼臾区先生。”

司珩的脸色突然大变,退后了几步,声音都有些抖动了“你……你叫我什么?”

“你不会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吧鬼臾区先生?”叶墨又叫了遍。

“他是鬼臾区?!”金婆婆震惊道。

“是,我已经查到他的身份了,他乃黄帝时期的上古医家鬼臾区,鬼臾区是发明五行的鼻祖,也是运气学鼻祖,我们所用的气术原理全是由他一手所创,所以他对神术和鬼术的驾驭才能这么轻松,用鬼气把死人复活更是轻而易举,同时他也是划分人体脏腑、经络阴阳关系的鼻祖,奠定了中医的阴阳理论,可以说鬼臾区是阴阳五行、运气原理、中医学问的三祖之皇,俞跗的《黄帝外经》正是将这三者结合受到的启发,在通过实践写下了旷世的《黄帝外经》,没有鬼臾区对这三者的研究和发现俞跗根本不可能写出《黄帝外经》,你们懂我的意思了吧?”叶墨沉声道。

“当今世上人们普遍的认知是黄帝创造了五行,对于运气学鼻祖的记载非常有限,在中医里也没有鬼臾区的地位,他跟其他几位上古医家相比的话没有半点地位可言。”金婆婆说。

“他的成就跟他的地位形成了天差地别,造成了他的不满,既然《黄帝外经》是以他的理论为基础所著,但人们只知道俞跗却不知道鬼臾区,这是他抢夺外经神石的最根本原因?”我明白了过来。

“呃哈哈哈,就算让你们知道了我的身份又如何,你们也会说我是运气学鼻祖了,我对你们怎么运气的原理了如指掌,打倒你们就跟踩死蚂蚁一样简单。”鬼臾区顿了顿道:“我鬼臾区奠定了五行学说、运气学说、人体阴阳学说,可到头来还不如俞跗,黄帝更是公然窃取我的成就,叶墨你真不简单,居然能调查到这些东西,可惜你还少说了一样,我还是兵法的鼻祖,无论是墨子兵法还是孙子兵法,都是以我的鬼臾区兵法为理论基础的,可这个世上却没有我的一席之地,天理何在!”

“老实说我对你很佩服,你是一个圣人,对当今的学说产生了重要影响,可惜生不逢时,成就被埋没,但你不能因为这样就把所有罪过都推到现在的人身上,你的愤怒可以理解,但这就是天命,为何你不能以平和的心态去看自己的成就?你看到自己的成就被发扬光大,造福人类应该感到高兴而不是愤怒,古往今来成就高但却籍籍无名的也不在少数,我敢说诗比李白写的好的多得是,木匠功夫比鲁班强的也多得是,你不能因为得不到承认就走入魔道,如果都像你这样那这个世界不是乱了套了?”叶墨道。

鬼臾区并不搭理叶墨,双手高举愤怒的嘶叫,阴云在他上空快速旋转,电闪雷鸣仿佛在昭示着他对世人的愤怒。

“如果没有我的贡献俞跗能写的出黄帝外经吗?没有我你们能知道运气的原理,把普通的人体阴阳二气修炼成绝世的术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这个世界本来是属于我的,我的!”鬼臾区怒吼道。纵夹沟扛。

“认命吧,不要执迷不悟了鬼臾区前辈。”叶墨沉声道。

鬼臾区慢慢平静了下来问道:“你是怎么查到我的这些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