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幕星空下,我们在海滩坐上机关鸟准备离开龟岛,回头看去。荒岛上那四座坟上空仿佛浮现了金婆婆、叶墨、老蛇和老焦的脸,他们露着笑容看着我们,泪水再次模糊了我的视线。

“俞飞,不要难过了,我们要振作起来去西藏,集齐了外经神石才是对师傅最好的报答,没准你学会了外经上更厉害的医术,若兰的术也能解开了,总之不能让外经神石落入坏人手中。”阿洛安慰道。

“嗯。”我抹去了泪驾驭着机关鸟飞上了天空。

“哦吼~~机关鸟还挺刺激。”王猛兴奋的跟着我飞上了天空,大家紧随其后飞上了天空,我们朝着西藏的方向飞去,不过我们还没飞多远机关鸟突然就出现了控制不住的情况。回头一看大家也都控制不住机关鸟了,这是怎么回事?

“出问题了。”阿洛喊道。

“怎么回事?”王猛大叫道。

“机关鸟里还有其它的气,这股气控制了机关鸟。”唐莺心惊道。

“怎么会这样。”我自言自语道,就在我话音刚落机关鸟突然就朝着大海里俯冲。我赶紧从上面跳了下来将机关鸟变成木球给收了,我们大叫着悉数落入了海里,我浮上海面看到大家都安然无恙才稍稍松了口气。

“快看,海滩上有人!”阿幼朵惊呼道。

我朝海滩上看去,由于海浪的涌动和眼里的海水,导致画面很不平稳,但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三个人站在海滩上,其中两个穿着黄帝一族的黑袍。还有一个穿着金色的袍子,我心里一阵骇然,鬼臾区都元神俱灭了这三个人又是谁,他们出现的目的难道也是为了外经神石?不用说也知道刚才机关鸟是他们等我们起飞后朝里面注入了气流。

“他们是谁?”王猛抹着脸上的水惊愕道。

“不知道,但有两个是黄帝一族的人,还有一个穿金色袍子的不知道是谁。”我回道。

就在此时其中一个黑袍人突然对着大海双手发功,我们一下就被一股强劲的吸力给吸着飞了起来,我想运气克制却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几个悉数被吸的摔在了海滩上。

“你他妈是谁啊?”王猛愤怒的骂道。

我眉头紧锁环顾着这三人,这三人中两个黄帝一族的一个是白胡子的老头,一个是中年男人。至于那个穿着金色袍子的人则将脸隐没在袍子里看不到样子。

“布达拉宫你们不能去。”老头双手背后沉声道。

“你怎么知道?你偷听我们说话?”我质问道。

“用得着偷听吗?是你们自己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罢了。”老头说。

我心里一紧,他们既然躲在双子塔里,这么近的距离都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可见他们的能力绝非等闲。

“看来他们一直在龟岛,目睹了所有事情,可却没有人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你们究竟是谁?”阿洛道。

“俞飞,你仔细看看我。”此时那个中年男人插话道。

我慢慢转头看向了他,只见此人五官清秀,一双眼睛清澈无比,眉宇之间透着一股英气,我仿佛像是在照镜子一样看到了自己中年的样子。

“他……他跟俞飞哥哥好像啊。”唐莺吞吞吐吐道。

“你是……。”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可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试着颤声喊了句:“老爹?”

“哈哈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父子了。”中年男人大笑道。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惊的我半天没有反应,好一会才紧张道:“你不是已经被黑袍面具人设计杀死了吗?”

“我奄奄一息罢了,你爷爷出现救了我。”中年男人指了指那个老头。

“爷爷?!”我又是一惊看向了老头,老头面向大海双手背后并不看我,我这才想起来我爷爷俞宏身为黄帝一族的人,是替鬼臾区办事的,可在刚才的战斗中一直没有露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让我一时之间没法接受,我下意识的退了几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好王猛和阿洛扶了我一把才站稳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颤声道。

“你口中所说的黑袍面具人真名叫立傍,是蚩尤儿子傍尤和黄帝女儿轩辕魅所生之子,他因为父母惨死和自己的夹缝身份,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憎恨,甚至想要毁灭这个世界,虽然他已经被你们杀死在了昆仑神宫,但他的遗志却被达尔喀法师延续,这个密宗喇嘛已非普通人类,你们去西藏不过是送死罢了,而且那个地方不仅仅是最后一块外经神石的所在地,还是蚩尤元神冢所在地,蚩尤被黄帝诛杀后五马分尸,分别葬于天南地北的五个地方,怕的就是他拥有完整的肉身,在借以强大的能力复活,而他的元神则被封印在了远古喜马拉雅山系的玛布日山脉上,也就是当今的布达拉宫所在地,立傍和达尔喀为什么一直要抓真正的蚩尤后裔和找外经神石的目的就在于此,只要这个蚩尤后裔接近布达拉宫所在地,那么蚩尤元神在外经禁术的作用下,很可能会在他身上复活,到时候整个世界就完了,所以必须防范于未然,你们不能去西藏。”穿金色袍子的人指着阿洛发出了摩擦声带般的苍老声音。

阿洛一脸凝重一声不吭的看着金色袍子的人。

“答非所问,这些我都清楚,但阿洛是我们的同伴,我们这一路走来经历了许多事,我相信阿洛不会被控制,而且外经神石还有两块在我们手上,他根本不可能实施禁术,阿洛也就不存在被蚩尤元神附身的可能了。”我说。

“我明白你们的心思,只有深入虎穴才能拿回所有外经神石,但你一旦失败那所有的一切都将发生,你有没有想过这种结果?”金色袍子的人说。

我一下被问住了,支吾了半天才说:“大不了我们把手中的两块神石藏起来不带过去,那就行了。”

“荒唐,藏在龟岛他们都找得到,你还想藏到哪去?外经神石现世就不可能在藏回去,要么你们集齐,要么他们集齐!”我爷爷俞宏回头横了我一眼道。

“现在的事实已经很明显了,独眼老头手上有两块,布达拉地宫下还有一块,我们手上有两块,我们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找我们,而且若兰中了独眼老头的术,也只有杀了他若兰才有希望复原,所以我们要先下手为强。”唐莺说。

“你们既然是俞飞的阿爸和阿普,是不是会帮我们啊?”阿幼朵好奇的问道。

阿幼朵这一问我们也反应了过来,对啊,如果有了我爷爷和老爹的帮助,那我们成功的几率就会很大了。

“我们自然要帮你们,不过有两个条件,第一杀了这个蚩尤余孽,第二彻底归顺于我,俞飞你仔细考虑考虑吧,杀了这个蚩尤余孽我们才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进入布达拉地宫,你老爹和爷爷都已经归顺于我,要不是有我,你老爹也不可能活到现在,早就遭了立傍的毒手了。”金色袍子的人说。纵斤在技。

“要我杀了阿洛?这不可能!”我摆手吼道,阿洛神情木然的看向了我。

“立傍害的我几乎殒命,跟儿子骨肉分离了这么多年,你认贼作父这么多年,俞飞你知道我有多心疼吗?要不是主公救了我,我也不可能活着见到你爷爷,你爷爷见我大彻大悟才将本事传给了我,我们俞家跟蚩尤家从上古时期就有深仇大恨,俞飞,你怎么还能跟蚩尤余孽成为朋友,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老爹泪眼朦胧的说道。

“这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爷爷和你都归顺了他?”我指着金色袍子的人大声问道。

“不孝子孙,居然对主公无理!”爷爷俞宏愤然的吼了一句,突然一发气将我击飞出去老远。

“俞飞!”大家赶紧过来扶起了我。

金色袍子的人伸出了手沙哑的说道:“既然你不答应这两个条件,那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外经神石交给我,也只有在我手上是最安全的,只要你交给了我,你们随时可以去西藏。”

“不能给他,他们刚才目睹了龟岛上的战斗,如果他们真的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那早就出手帮我们了,他们一直不出面就是坐山观虎斗,坐收渔人之利,他们拿外经神石也是有目的的!鬼臾区没准只是暗中被他们利用了,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才是真正在背后运筹帷幄的人,俞宏或许跟墨二爷的身份一样,也是打入鬼臾区身边做卧底的,甚至鬼臾区的怒火有可能就是他们挑起的!”唐莺反应了过来。

“呵,这小姑娘的脑子转的真快。”金色袍子的人冷笑道。

金色袍子的人这么一说,我们全都惊愕了,也就是说唐莺说的没错了!

“乱了乱了,全乱套了,各个都想要外经神石,这个世界是怎么了。”王猛挠着头大叫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