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夜探布达拉宫/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们把这两者结合到一起的时候都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在这种可能性却非常大,唐莺迟疑了一下赶紧把还没有完全烧毁的文件从火堆里给拿了出来。仔细翻看了一下,在文件里发现了一张西藏山脉地图,这张地图上标注了探险队圈定的地点,也就是他们认为的沙姆巴拉洞穴的地点了。

阿洛乘坐机关鸟飞上了天空,仔细查看了一下,纳粹探险队圈定的地点就是以营地作为中心点的,也就是说他们就是在这一带一去不复返的,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命丧山谷还是找到了沙姆巴拉洞穴?

幸好我们有机关鸟搜索整片区域很方便,这一带也不知道是西藏的什么位置,地势非常复杂,河流溪水网和植被遍布,景色虽然很美。但也充满了凶险,经过三天的寻找我们终于发现了探险队可能消失的位置,在一条河流通进小山洞跟地下暗河交汇的位置我们发现了一些年代久远的炊具,这些炊具沉积在河流浅滩的泥沙里,经过辨认,我们确定了这是属于西方人习惯的炊具,极有可能就是纳粹探险队留下的。

我们在浅滩上停了下来,由于天色太黑阿洛在玻璃瓶子里培育了大量萤火虫照明,我们拿着玻璃瓶当手电查看了河流穿进的小山洞,这小山洞很狭窄。大概只能容下一艘独木舟进去,我们弯腰朝洞里看了看,里面漆黑一片,根本不知道有多大。

没了金婆婆我成了这支队伍的主心骨,我不能让大家受到半点伤害,这是我必须要承担的责任,毕竟这所有的一切都应俞家的外经而起,我想了想就让阿洛留在了河滩上照顾唐莺他们,以防万一,然后我和王猛两个水性好的先从洞口游进去看看。

我和王猛跳进了水里,直到此时我们才发现这水冷的刺骨。王猛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骂道:“妈的,好凉的水。”

“应该是冰川的融水,运气抵御寒气吧,省得病了。”我说着就运气抵御寒气,接着顺流朝山洞里游去,王猛紧紧跟了上来。

萤火虫在密封的玻璃瓶里发挥了巨大功效,不仅可以脱手带动玻璃瓶飞在半空中,也可以把玻璃瓶放进水里使用,比手电的功能强多了。我和王猛举着玻璃瓶慢慢穿过了狭窄的洞口,逐渐的眼前豁然开朗起来,但萤火虫的照明范围很有限,洞穴的远处仍是漆黑一片,像是没有尽头似的。

“王猛……猛……猛猛猛……。”我喊了王猛一声,顿时传来了不断的回音,可以感受到这个山洞空间有多大了。

回声消逝后四周逐渐安静下来,水滴的声音被无限放大不绝于耳,王猛颤声道:“这地方好空旷,也不知道有多大。”

我想了想就把玻璃瓶子抛向了空中。一群萤火虫带动着玻璃瓶子开始在山洞里乱转,它们发出的荧光让我们逐渐看清楚了这个山洞的真容,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大溶洞,规模之大已经超出了我们以往所见的溶洞,这溶洞的另一头还连接着另外一个洞,里面更是深幽。

“我让大家进来。”王猛说着就准备调头返回,我赶忙阻止了他说:“别急,我们还无法确定这个洞穴到底是不是布达拉地宫的秘密通道,不要盲目,就算确定了是布达拉地宫的秘密通道我们也不能马上进去,等做好万全的准备,不然跟纳粹探险队一样有来无回就麻烦了。”

“呦,一段时间不见,你变的沉稳了许多啊。”王猛打趣了句。

“唉,以前金婆婆在的时候都是她掌握着分寸,我们这一路过来才没有出事,如今金婆婆不在了,自然要有人承担起她的角色,如果还像以前那样我们十条命也不够死的。”我黯然道。

听我提到金婆婆王猛一下也露出了失落的表情,点了点头说:“嗯。”

我一跃跳起把玻璃瓶重新拿在了手中,随后和王猛返回了洞外的浅滩,我把洞内的情景告诉了大家,我决定暂时在浅滩上调整一夜,在这一夜里我们要搞清楚这个洞的情况。纵节广划。

我把任务分配了下去,唐莺负责分析双子塔、傅邵辉以及纳粹探险队绘制的三张地图,找出这个洞到底是不是布达拉地宫的通道;阿幼朵负责照顾小安和小黑猫;王猛负责营地的搭建和找食物;阿洛负责在周边巡逻保护大家的安全;我则要去找一些进洞前必备的工具。

“你们把我的百宝包弄哪去了?不然现在咱们就不用耽搁了。”王猛说。

“跟游艇一起炸了。”阿幼朵说着就给王猛讲叙了我们在香港被人追杀的事。

看到大家都放松了下来我这才乘坐机关鸟飞往拉萨的方向,我在拉萨市区里弄了些登山工具和干粮,在返回的时候我经过了玛布日山,被气势宏伟的布达拉宫吸引停了下来。

我站在广场上朝山上看去,布达拉宫高约两百米,在山腰上依山垒砌,群楼重叠,殿宇恢弘,气势宏伟,山腰下大面积的石壁屹立如削壁,上方的金顶在夜色中熠熠生辉。

布达拉宫修建于公元七世纪,是松赞干布为了迎娶唐朝的文成公主所修建的,但地底的布达拉地宫却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那里也是蚩尤的元神冢。

我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布达拉地宫的入口应该就在布达拉宫里,如果能从这里直接进入地宫,那我们就不用走秘密通道了,毕竟秘密通道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虽然傅邵辉在地图上标明了布达拉地宫的机关和入口巡逻和暗哨,可那独眼老头已经知道蚩尤一族守护者叛变的事,布达拉地宫生为密宗的总坛,是密宗的命脉所在,他应该早有防范,不可能没有半点防范,没准那些机关全都变了,也就是说傅邵辉给我们的地图很可能没有作用了,唯一的作用就是指明了布达拉地宫的所在位置。

我摸着包里的那块石头,心中有种莫名的伤感,如果金婆婆在的话那她一定会为我们制定出一条最好的路线,我也就不用这么犹豫了,不过我们终究在长大,不可能一直依赖金婆婆,总有一天要独自面对一切,只是这一天来的太快了,快的让人猝不及防,金婆婆虽然离开了我们,但她的精神却与我们同在,她带我们走过了滇南虫谷、昆仑神宫和南海龟岛,经历了种种生死,她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将自己知道的都教导给了我们。

眼前我是这支队伍的决策人,我的一个错误选择有可能会害死大家,所以我要在两条路线之中选择一条最合适的,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这是金婆婆留给我宝贵财富。

我决定先探一探布达拉宫的入口,摸清楚到底有多危险在做决定该选择哪条路线。

根据傅邵辉的地图,地宫入口是在布达拉宫的金顶之上,我趁着夜色飞上了布达拉宫的金顶,金顶上七座鎏金宝顶熠熠生辉,巨大鎏金铜狮俯瞰着拉萨城,鎏金宝顶和鎏金铜狮看似是装饰物,但傅邵辉地图显示,在里面暗藏着密宗设置的机关,一旦修炼气的人进入范围就会触发机关,然后密宗总坛的人就会察觉到,当然普通人进入是是不会触发机关的,世人绝想不到布达拉宫有着两面性,在地面上它是宗教圣地是游览圣地,但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它却是一个阴谋的发源地,是战神蚩尤的元神冢所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