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古棋盘迷宫/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此时那尸体突然张开了嘴巴,发出了独眼老头的声音:“没用的,这腐尸气被我改良过了。正阳气起不了作用,嘿嘿。”

我们几个急急后退了几步,王猛惊道:“不是说是尸体吗?怎么还会说话。”

“他就是尸体,你听清楚点是那独眼老头的声音,他在地宫的某个角落里控制着尸体,这具尸体只不过是一个传话筒,这是什么密宗邪术居然能做到这一步。”阿洛沉声道。

“嘿嘿,已经没必要跟你们说什么了,你们慢慢熬吧,等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我的准备工作也完成了,那两块外经神石上的文字我已经破解了不少,禁术一部分我已经掌握了。等你们送上门拿到剩下的外经神石我就能实施了,啊哈哈哈。”独眼老头大笑道。纵司亚亡。

“是送上门还是上门瓦解你的阴谋还不一定!”我大声道。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啊哈哈哈。”独眼老头大笑着声音就消散了,尸体也合上了嘴巴。

眼下不能耽搁了,必须要尽快把这活尸给打倒,既然他不怕我的祝由气那我就用神气试试看,我正准备动手的时候阿洛和王猛几乎同时站了出来,阿洛正色道:“俞飞,你的神气别乱用,反噬很大,留着对付独眼老头,这个尸体就交给我吧。”

“阿洛亲哥说的不错,交给我吧。”王猛也说。

他们两个彼此看了对方一眼,王猛问:“阿洛亲哥。这个让我来吧。腐尸气我可以对付。”

“你的伤刚好不宜运气,还是我来吧。”阿洛说。

“我已经没事了,阿洛亲哥你这是不信任我了?我已经跟当初不一样了。”王猛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阿洛尴尬道。

……

两人争执了半天,那活尸喇嘛周身的腐尸气已经越聚越多了。

“两个傻缺抢什么抢,你们一起上啊。”小安比我还不耐烦了。

我心中不禁有些担心,我的祝由气对这腐尸气都没半点作用,不知道他们两个有什么好办法。

小安这一骂,两人立即尴尬的点了点头,阿洛取出了一个小瓶打开瓶盖,用虫气快速把里面的蛆虫培育了出来,顿时蛆虫疯狂繁殖一下就漫出了玻璃瓶,大量的蛆虫密密麻麻就朝着喇嘛尸体过去了。我也明白过来阿洛的办法了,蛆虫吃腐尸正好对口,只要喇嘛的尸体被吃,那腐尸气就没了载体,很快就会消散,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我在朝王猛看去,只见他扎起了马步,一双手不断的配合着丹田气息一上一下的运气,等差不多了他就把嘴巴张的大大了,没一会就从他嘴里吐出了一个黄色的小光球,这光球有龙眼那么大。

“内丹术!”唐莺吃了一惊。

“哇,好厉害,怂货身体里有好玩的东西。”小安仰头呆呆地看着王猛。

王猛运着气内丹逐渐朝着喇嘛尸体过去,空中内丹在转动。将飘散来的黑气全都给吞噬了,地上蛆虫已经爬到了喇嘛尸体身上,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将喇嘛尸体蚕食,王猛的内丹能吞噬腐尸气确实让我意外。

那喇嘛尸体在腐尸气的带动下本来要攻上来,但王猛和阿洛两人联手,一人对付腐尸气,一人对付尸体,喇嘛尸体只朝我们走了几步突然就倒下了,腐尸气被内丹吞噬殆尽,尸体也被蚕食的只剩下骷髅架子了,两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喇嘛活尸给打败了。

“哇,好棒好棒,怂货长本事了。”小安高兴的直拍手,我们也很高兴的松了口气。

“王猛哥哥你什么时候修炼出内丹来了,你去茅山都没多久,据我所知修炼内丹不是一朝一夕能练成的。”唐莺好奇的问道。

“老焦师傅知道没多少时间教我,所以把所有东西都压缩在短时间内传授给我,我每天只睡一两个小时啊,起初我天天在心里骂他,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他的苦心,我的内丹还不过只有龙眼大小,真正的内丹需要练九层,也叫九转内丹术,我现在才练到了第三转呢,不过对付这样的腐尸已经不在话下了,哈哈,老焦师傅……唉。”王猛想起了老焦脸色黯然了下。

“王猛,我的祝由气都无法对付那腐尸气,你这内丹术有什么说法吗?”我也兴趣很大的问道。

“道教的内丹术是以心肾的精气交媾而成,心神属火,肾精属水,心肾相交,水火既济,神精相合,阴阳混沌,是一种游离于阴气和阳气之间的阴阳气,以前在猴子坟遇到的唤猴人鼎炉之身的阴阳两面也是这个道理,腐尸气经过独眼老头的改良,不阴不阳所以不怕你的祝由气,我这内丹也是阴阳气,所以克制他刚好对路。”王猛得意道。

“不要废话了,进攻!”小安说着就从腰间拔出了那把青铜小剑指向了隧道跑了进去。

我们赶紧跟上小安跑了进去,通过隧道后就是蜿蜒向下的台阶,我们来到了第二层大殿,第二层大殿的地上全是横纵交错的沟壑,仔细一数有十七条横沟壑十条纵沟壑,在纵横交错的沟壑中心点上分别屹立着一些表情狰狞叫不上名来的野兽石像,野兽上或坐着背生双翅,或坐着三头六臂的神人,形态各异栩栩如生,这些石像组成了两方阵营,像是要展开厮杀了。

“这像是一个大棋盘。”阿洛说。

“是围棋吗?”我看着纵横的沟壑嘀咕道。

“不是,是五子棋的棋盘,五子棋是黄帝发明了,比围棋的历史还要悠久,这是在模拟黄帝大战蚩尤的一幕,这是一个棋盘迷宫,我们只有下赢了这盘棋才有可能出迷宫,通向对面的隧道。”唐莺端详着棋盘和石像指着对面的隧道说。

“下五子棋太简单了。”王猛说。

“你想的太简单了,这是最为古老的五子棋,跟现在的五子棋下法不一样,黄帝时期的五子棋是按照一定的规律来下的。”唐莺指着石像道:“这些石像分别是黄帝和蚩尤的大臣,要按照历史上谁杀死谁的顺序来,你杀错了人很可能就会发生危险。”

“那岂不是还要很懂历史了?可有些历史都已经变成了神话,是真是假,是谁杀了谁我们哪不知道啊。”王猛咽着唾沫道。

我仔细数了数双方的石像棋子,双方各有十一个,除开黄帝和蚩尤两个将帅之外,也就是说双方各有十个战士,如果真像唐莺说的那样,那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搞清楚这些石像分别代表的是谁,然后还要搞清楚到底谁杀了谁,最后还要将棋子连成一线才算赢,这无疑需要耽搁很长时间。

“棋盘上无遮无拦的,要不我们以气踩踏这些石像棋子飞到隧道那边去?”王猛试探道。

“你试试看呗。”阿幼朵说。

“试就试。”王猛一赌气就摆开了架势,见我们都没阻止他他自己就放弃了,如果他连这点也想不到那就真像小安说的是个怂货了,王猛叹了口气嘟囔道:“你们也真是的,你也劝劝我,还是不是兄弟了。”

“你没傻到那种程度,让我的痋虫来试试看吧。”阿洛扬了下嘴角,招出几只细小的飞虫飞进了棋盘,只见飞虫飞到了棋盘中央,对面的石像棋子突然发出了嘎吱嘎吱的挤压声,只见从一只石兽的眼睛空洞里射出了非常细的阵,居然把正在飞行中又小又快的飞虫直接就给射中了,飞虫中针后直接被插到了大殿石壁上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