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牵手/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下坐了起来,大家都有些懵了,王猛上下打量着我道:“你小子怎么了。突然晕倒又突然醒来?”

“俞飞哥哥你发生了什么事?”唐莺担心道。

刚才的一切犹如南柯一梦,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的了,不过等我朝那些石像看去的时候,脑子里马上就有印象,几乎能一一叫的出名字,仿佛在我的记忆深处曾经历过黄帝跟蚩尤的那场大战似的,至此我也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了。

我本来要告诉大家事情的真相,但一想黄帝和爷爷、老爹他们既然通过这种方式协助我们,就是为了不让独眼老头察觉,在一个如果告诉大家金婆婆他们还活着,他们的情绪一定会很亢奋,过度的亢奋反倒对大家不好。于是我说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转而说道:“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等以后在告诉你们,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破了这棋局迷宫。”

“你能破了?”阿洛狐疑的挠了挠头。

我点了点头。

“不会吧,你稀里糊涂的晕倒又稀里糊涂的醒来就知道怎么破解了?”王猛更是诧异了。

“情况紧急,来不及解释了。”我说着就站到了棋盘边上。

王猛只好闭嘴了,我看着棋盘里的石像棋子,从左到右指着黄帝这边的棋子说:“炎帝、应龙、风伯、雨师、仓颉、风后……。”

随后我又指着蚩尤那边的棋子一一说出了姓名,然后清晰的说出了谁斩杀了谁,我的一番话让大家目瞪口呆,不过大家也不敢多问什么了,马上按照我的指示去推动棋子,在黄帝棋子吃掉蚩尤棋子的时候,蚩尤的棋子突然发生了爆炸粉碎了。等黄帝率领四个棋子连成一线的时候。沟壑里马上游走起滚烫的岩浆,所有石像随即崩塌填进了沟壑,棋盘分开,碎石填满了沟壑出现了一条道,我们赶紧跑了过去,跑进了隧道,隧道的尽头也站着一个喇嘛尸体,因为知道了这些喇嘛尸体的破解之法,王猛和阿洛继续联手对付,不费吹灰之力就通过了第二层。

“太神奇了,晕倒能晕出破阵之法,这是什么术以后一定要告诉我。”王猛仍是不死心的嘟囔道。

我也不搭理他继续深入地宫。很快我带着大家便到了第三层,第三层迷宫大殿里点着油灯,里面布满了一面面的镜子,是一个镜子迷宫,一面面镜子在油灯光的反射下将我们的人影投在一面面镜子上,给人一种诡异莫名的感觉。

我们几个不敢轻易就进入迷宫,唐莺说:“这种镜子迷宫其实是利用了光的反射和镜面的成像原理,让我们的脑子混乱,导致真假难辨,产生错觉,一旦进入迷宫我们的心理会产生沉重的负担,是利用心理上的打击来对付我们。”

“你有什么破解之法吗?”王猛问。

“断了光源或者打破镜子,断了光源整个大殿就黑了,人在黑暗中的心理恐惧感会更强烈。而且有突如其来的危险就更难以察觉了,所以我不建议断了光源。”唐莺说。

“那打破镜子吧。”阿幼朵说。

“独眼老头心思缜密,不可能想不到这样的法子,我怀疑我们打破镜子会着了他的道。”我说。

“俞飞哥哥的顾虑是对的。”唐莺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该怎么办?”王猛急道。

“还记得金姐教我们的阵型吗?我们手挽手组成圆圈阵型,这样能看到四面八方的情况,有危险能及时发现,大家也能彼此感受到对方,这样我们的心理会强大很多,我也不建议断光源和打破镜子。”阿洛说。

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阿洛说的不错,于是我们就手挽手组成了圆圈慢慢往镜子迷宫里过去,这个迷宫对付的是我们的心理,只要我们心理够强大就没必要怕了,独眼老头虽然很厉害,但有一种力量是他不具备的,也是他忽视的,那就是团结的力量,他这镜子迷宫对付的是单个的心理,我们组团等于将我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叠加在了一起,他要对付的是我们团队的心理承受能力!

这镜子迷宫的设计也是按照九宫八卦设计的,无论怎么变化也万变不离其宗,在王猛的提示下我们没有受到任何阻挠就穿了过去,在打败第三个喇嘛尸体后我们便来到了下一层迷宫,我们依靠团队的力量彼此鼓励和打气,信心一点点的增强,独眼老头设下的迷宫机关并没有阻拦我们多久,很快我们就穿过了将倒转迷宫、空间结界迷宫、幻觉迷宫、双重迷宫、鬼域迷宫,一路势如破竹,在打倒第八个喇嘛尸体的时候大家疲累的气喘吁吁了,可我却保持着充沛的体力,这得益于大家对我的能力的保护,大家为了我受了许多的皮外伤,我心里充满了感动,我知道大家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我身上,我不仅承担着大家的希望,也承担着消灭蚩尤元神的重担。

我们站在通向地宫最后一层的隧道口子上迟迟没有进去,因为我们知道在穿过这个隧道后,我们将迎来最大的考验,也是生与死的考验。

我们站成了一排手拉着手,我吁了口气道:“大家准备好了吗?”

“来吧,打死了独眼老头我们也就能集齐外经神石,结束一切了。”王猛说。

“王猛,你想过有可能我们不能活着出去吗?”阿洛眼神里透着坚毅看着深幽的隧道。

“从金姐和老焦他们的牺牲当中我也知道有些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王猛虽然贪生怕死,但在大义面前绝不会皱下眉头。”王猛说。

“王猛哥哥,你终于说了一句让我佩服的话了。”唐莺说。

“当然,能不死最好,我还没娶媳妇。”王猛咽了口唾沫说。

“白夸你了……。”唐莺叹了口气。

阿幼朵紧紧依偎着阿洛,神情紧张,阿洛小声的问道:“阿幼朵,你怕吗?”

“不怕,只要能跟阿洛哥哥你在一起,就算死也不怕。”阿幼朵说。团圣上扛。

阿洛深情的看着阿幼朵说:“对不起,要让你跟着我来这里……。”

阿幼朵摇了摇头跟阿洛依偎的更紧了,我看了唐莺一眼,唐莺也看了我一眼,我们都没有说话,我心中明白唐莺对我的感情,我们从洛阳踏上寻找外经的旅途开始,经历了种种,她默默的付出犹如涓涓细流浸润了我的心扉,我知道我可能真正爱上了唐莺,可每当有这想法的时候华若兰的身影就会闪过我的脑海,对于她们两个,我也明白了自己真实的想法,华若兰是一个让我感情萌芽的女孩,可说到生死相依一辈子或许唐莺才适合我,金婆婆让唐莺做她的传人守护着我,在我身边照顾我,或许早就看穿了这一点,她知道劝我没用,于是就让我自己看到唐莺身上的闪光点,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金婆婆在木屋里对唐莺说的话的真实意图,真是煞费苦心,想到这里我默默的牵起了唐莺的手,唐莺的手很暖和,这股暖流像是从掌心直接就传导进了我的身体,让我感受到了莫大的力量。

唐莺惊愕的抬头看着我,随后惊愕表情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含笑淡然的看着深幽的隧道,她的手也紧紧握住了我。

“唐莺妈妈等到了。”小安坐在王猛肩头盯着我们紧握的双手说。

“等到什么了?”王猛诧异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