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做贼心虚/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可凡听丁保国这么说,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潜意识里他也不想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现在的老百姓仇官心理都很重,一听说政府官员在办公室里死亡,肯定就马上联想到贪腐畏罪自杀等等各种阴暗猜想。所以张可凡自然希望事情能影响越小越好。

丁保国见张可凡没有死揪着不放,心里就一喜,脸上就装作悲痛道:“爱民同志如果知道张县长您能亲自出席他的追悼会,他也能含笑九泉了,张县长,您看咱们是不是现在就开追悼会,开完追悼会就可以火化了,入土为安嘛……”。

张可凡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有表示反对,他参加完追悼会还要赶回县里,早点完事也好,他突然有些内急,就挥挥手道:“等我先上个卫生间再说吧……”。

段昱见张可凡终于起身了,赶紧悄悄地起身跟了上去,等张可凡从卫生间出来,段昱就在门口等着他了,张可凡抬头看见段昱,就故意板着脸,用手指点了点他道:“好你个段昱,堵我还堵到卫生间来了啊!说吧,你有什么要向我汇报的……”。

段昱面色凝重地道:“张县长,请您原谅我用这样的方式向您汇报,我觉得刘乡长不是自杀,而是他杀!因为他根本没有自杀的动机!……”。

张可凡皱了皱眉头,满脸严肃道:“段昱,你说爱民同志是死于他杀,那么凶手是谁?你是只是推测,还是有确实的证据?!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的!……”。

段昱沉声道:“我现在虽然还没有掌握确实的证据,但如果张县长您能支持我,我有信心能找到确实证据,至于凶手是谁?我觉得这应该不难找到,谁最能从这件事中获利,谁的嫌疑就最大!……”。

“你是说丁保国?”张可凡眉头皱得更紧了,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再怎么说丁保国也是党多年培养的干部,他怎么可能干出这种泯灭人性、罪大恶极的事情呢?!我不相信他会干这种事!这太不合乎逻辑了,他有什么必要铤而走险呢?!……”。

段昱知道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要让张可凡相信自己的推测很难,就诚恳道:“人性太复杂了,如果事事以常理推断,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凶杀案了,张县长,我相信您肯定也感觉到了刘乡长的死亡有些反常,我们不能让刘乡长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张可凡脸上阴晴不定,他对刘爱民的突然死亡肯定是有疑问的,如果刘爱民是死于他杀,这件事情就严重了,而要查明案件真相也很不容易,案发现场已经被破坏,没有一点线索,贸然否定已有的自杀结论无疑会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段昱也看出了张可凡心中的顾虑,连忙竖起一根手指道:“张县长,我只需要一个晚上,您只要帮助我拖一个晚上,不让他们立刻将刘乡长的遗体火化,我就有办法让真相大白!……”。

张可凡吃惊地望了望段昱,他实在想不出段昱能有什么办法能在一个晚上将这样一桩毫无头绪、错综复杂的离奇案件查个水落石出,心里也十分地好奇,就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就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说吧,你要我怎么做?!……”。

段昱凑到张可凡身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张可凡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瞪大眼睛盯着段昱看了半响,才神色复杂地用手指点了点段昱道:“你这小鬼怎么这么多鬼主意,也罢,我就陪你疯一次吧,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张可凡重新回到灵堂,丁保国就赶紧迎了上去,迫不及待地道:“张县长,我们都准备好了,追悼会可以开始了吧!……”,哪知张可凡却是满脸悲痛地摆摆手道:“爱民同志跟了我这么久,我从没为他做过什么,如今他走了,连个家属都没来,我不能让他走得太凄凉了,乡里不是有逝者守夜的规矩吗?我就替爱民同志守一夜吧!要不然我不心安……”。

丁保国一下子傻眼了,心说这张可凡怎么又整出这么个幺蛾子啊,连忙劝道:“张县长,您这么忙,就没必要守夜了吧,要不我替您守夜好了,爱民同志泉下有知,也一定会体谅的!……”。

张可凡见丁保国百般阻挠自己留下来,再联系到段昱的怀疑,心里也有点起疑了,不容置疑地挥挥手道:“保国同志,你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你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留下来陪我一起给爱民同志守夜!……”。

丁保国见张可凡态度如此坚决,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他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认为自己已经把现场所有的犯罪痕迹都清理掉了,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就算拖一晚上,也不可能出什么幺蛾子。

吃过晚饭,听说张县长要留下来守夜,干部们也想图表现,纷纷留下来守夜,还有的则惦记着刘爱民死后留下的乡长空缺,都围着张可凡尽说些没营养的空话,,张可凡被他们搞得烦了,就站起来板着脸道:“爱民同志走了,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把他没有完成的工作继续做好,明天大家还要正常上班,除了保国同志和办公室负责打招呼的同志留下来,其他同志就都回去休息吧……”。

张可凡这么一说,其他人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了,纷纷起身告辞,本来热闹喧嚣的灵堂一下子冷清下来了,只剩下丁保国、王有财陪着张可凡,张可凡聊天的兴致不高,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丁保国和王有财心事重重地你望我,我望着你,都没有说话,灵堂里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这时候天气本来还不是很凉,但王有财的对面正对着刘爱民的大幅遗照,做贼心虚的他总感觉刘爱民正瞪大眼睛望着他,而脖子后头凉风嗖嗖的,让他情不自禁地打起了寒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