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张可凡的心腹圈子/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也无语了,这官场上真是什么奇葩都有,姚德胜打开了话匣子,就有些卖弄地继续道:“所以说混官场,一定要脑子活,反应快,这种情况我也遇到过,我刚到县政府工作的时候,还只是县政府办公室的普通科员,那时候是老江书记当县委书记,那天我一个人在办公室,正好老江书记打电话来,找我们科长,我们科长姓李,老江书记就直接说找小李,那天我刚好跟老婆吵了架,心情不好,就没好气的呛道‘哪个小李?这么多姓李的,我知道你找哪个?懂不懂规矩啊?’……”。

“老江书记就火了,说‘我是江全福,你是谁?!’,我当时就吓蒙了,幸亏我反应快,连忙说‘江书记,不好意思,我是其他单位来这里办事的,刚好这里没人,可能都去办事去了,我听到电话响,就随手接了,要不您待会再打过来……’,老江书记人也好,没有再追究,我才躲过一劫,所以现在我接电话,不管是谁的,我都是客客气气,一视同仁……”。

段昱感叹不已,想不到接个电话还有这么多曲折,连忙虚心请教道:“姚主任,您是老前辈了,您给我传授点接电话的经验呗,要怎么样才不会犯错误……”。

姚德胜被段昱搔到痒处,他对段昱印象也很好,有些指点一下这个年轻人,就嘿嘿笑道:“领导打电话,尤其是跨了几级的领导打电话给下属,一般喜欢用座机,且很少会自报家门,你也不好去追问他是谁。那么,问题就来了,一是电话那头可能是领导,二是分不清电话那头是哪一名领导,三是你还不好意思去多问,稀里糊涂地乱答话也不行,现在社会上骗子很多,假借领导名义行骗的案例也不少,万一真遇到骗子,麻烦就更大了!……”。

“接电话的时候言语上要吐字清楚,客客气气,但也不要卑躬屈膝,那样反而让领导印象不好,如果确实不方便询问对方职务和名字的,对电话内容和来电号码都要作好详细记录,方便事后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核查,尤其对涉及到经济问题,更要妥善处理,可以直接通过顶头上司向上了解,也可以通过为上级领导服务的办公室相关人员来了解情况……”。

说话间,姚德胜的车已经驶出了县城,来到城郊城关镇上,又七拐八拐来到了一处农家乐,这农家乐规模不小,占地足有十几亩,所有的房子都是用竹子搭建的小竹楼,竹楼群旁边还挖了几口大池塘,池塘正中建有竹木亭子,上面架了竹桥,四通八达,环境倒是十分雅致。

竹楼外的停车坪里,早有几名中年男子在等候,姚德胜车还没停稳,几人就迎了上来,哈哈大笑道:“姚主任,每次都是你来最后,待会可得罚酒啊!……”。

姚德胜下了车,摇头苦笑道:“没办法啊,我是专门伺候人的,老板不走,我也不能走啊,哪能跟你们几位比,都是一方诸侯,不用看别人脸色的……”。

那几人都哈哈大笑道:“我们想伺候老板还轮不上呢,你要不乐意,我们换换啊!……”。

几人嘴里和姚德胜打着哈哈,目光却全集中在段昱身上,站在最前面的一名身材高大,声如洪钟的中年男子主动上前紧紧握住段昱的手,大笑道:“这位就是段大秘吧,真是年轻有为啊!人我是第一次见,大名我却是听得耳朵起茧了,丁保国杀人那起案子是你破的吧,真是后生可畏,我们这些老家伙算是白混了!……”。

姚德胜连忙介绍道:“段昱,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公安局的政委刘志国,我们叫他刘大炮,今后遇到什么麻烦事,你就找他!曲龙县的混混遇到他都得绕道走……”。

说着又指着其他几名中年男子依次介绍道:“这是城关镇镇长陈国栋,这里是他的地头,以后来这里就找他签单,这是县移动公司的总经理杨贵仁,他是大金主,手头紧要化缘就找他,这是县水利局的局长董立文,这是县工商局局长李小勇,这是国土局的副局长韩文武,这是卫生局的副局长顾争先……他们可都是咱们曲龙县大能人,你和他们多亲近亲近……”。

段昱暗暗吃惊,这些人无一不是曲龙县要害部门的主要领导,相比之下倒是自己级别最低了,而众人对自己的态度却十分热情,甚至有些讨好的意思,无疑自己是沾了县长秘书这个头衔的光。

众人寒喧一番后,作为地主的陈国栋就连忙招呼道:“我们都别在这里站着了,都进包厢去坐吧,让外人看见了也不太好……”。

刘志国就撇撇嘴道:“我就搞不懂了,现在吃个饭也搞得跟做贼似的,城里的高档饭店根本不敢去了,跑到这乡里疙里吃饭还得担心纪委的人来查,有这个必要吗?……”。

他嘴上这么说,却是警惕地四处望了望,带头向竹楼里走去,姚德胜见段昱显得有些拘谨,就特意落在了后面,拉住他小声道:“今天来的人都是紧跟老板的,全是自己人,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找他们……”。

段昱这才明白今天来的人都是张可凡的心腹圈子里的人,这样的机会对于别人来说或者是求之不得的,但对于段昱来说,他对于这种官场内的这种小圈子其实是很不感冒的,老百姓所深恶痛绝的“官官相护”,不正是指的这种官场小圈子吗?而为什么现在纪检部门查获的那些贪腐窝案,也都是一倒一大片,也不正是因为这种官场小圈子的存在吗?

但是段昱对此也显得很无奈,因为他做了张可凡的秘书,就已经被打上了张可凡的标签,如果他不能融入张可凡的心腹圈子,就无法得到张可凡的真正认同,君子群而不党,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自己究竟应该如何把握这个分寸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