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奢侈的聚会/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来到包厢内,这竹楼外面看起来很简朴,包厢内却装修得很豪华,硕大的水晶吊灯将整个包厢照得金碧辉煌,地板上铺着红色的羊毛地毯,空调、液晶电视、真皮沙发一应俱全,比之星级酒店的豪华包厢也毫不逊色。

包厢里站着两个身穿旗袍花容月貌的女服务员,进众人进来连忙给众人泡茶递热毛巾,陈国栋从女服务员手中接过热毛巾胡乱地擦了擦脸,十分豪气地挥了挥手道:“赶紧上菜,一定要搞真正野生的啊,别又搞些人工养殖的来骗人……”。

那两个女服务员也会说话,娇笑道:“陈镇长,我们骗谁也不敢骗您啊,难道我们店子不想开了吗?我们老板早就交代了,陈镇长您来吃饭,所有食材一定要用最好的!……”。

“哈哈,你们刘老板倒是会做生意!”陈国栋有些得意地打了两个哈哈,径直走到主人位坐了,这里是他的地头,自然由他买单,坐主人位也是理所当然。

刘志国笑道:“国栋你倒是不客气,这里是你的地头,我们就不和你争了,今天主要是为段大秘接风,这主客位就由段大秘坐吧!”,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称是。

段昱虽是官场初哥,但也知道这座位是有讲究的,主客位一般是给最尊贵的客人坐的,就连连摆手道:“这怎么行呢,论年龄,这里我最小,论职务,这里也是我最小,这主客位我是万万坐不得,姚主任是我的上级,不如请姚主任坐吧……”。

众人见段昱如此谦逊,都对他多了一丝好感,以往陈文林可都是不客气地坐主客位的,最后推辞了一番,还是姚德胜坐了主客位,段昱坐他旁边,其他人则按年龄大小随意坐了。

众人坐下以后,杨贵仁就像变戏法一样从桌子底下拿出四瓶飞天茅台道:“今天国栋请客吃饭,我就出酒吧,现在外面假酒太多,这酒是我们公司直接去茅台酒厂买的,绝对没假,不过今天请几位哥哥允许我请个假,确实是身体不舒服,我就不喝了,你们八个人,每人半斤包干,也别喝多了,喝多了伤身!……”。

他话音未落,一旁的卫生局长顾争先就笑道:“杨总,你不会和女人一样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舒服吧!”。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杨贵仁苦着脸道:“真没办法啊,我老婆给我下最后通牒了,要是我再喝得醉熏熏地回去,就要跟我离婚了!……”。

刘志国指着杨贵仁笑道:“亏你还是移动公司的老总,哄老婆是要动点脑筋的,我说个笑话,前段时间我们抓了一个嫖chang的家伙,那家伙在酒店开房找个小姐包夜,完事了那家伙就睡了,这时候他老婆打来电话,那小姐调皮接了电话,模仿移动电子语音道‘您拨的用户’已喝醉了,请稍后再拨’,后来我们的民警查房时把那家伙给抓了,第二天他老婆领人,因为我们的民警并没有告诉他老婆他是为什么被抓的,他老婆一来就骂他‘让你少喝点酒不听,连移动公司都知道你喝醉了,这下子被抓了吧,活该!’……”。

众人都笑得前俯后仰,段昱笑道:“既然杨总有特殊情况就让他请假吧,怕老婆也是一种传统美德嘛,他的酒我替他喝了!……”。

“段大秘,豪爽!”众人齐竖大拇指赞道,杨贵仁更是连连朝段昱拱手致谢,官场上讲究酒品看人品,段昱喝酒如此豪爽,也让众人对他又多了一丝好感。

段昱敢于主动替杨贵仁替酒也是有底气的,他最近修炼那古书上的功法,摸索出一项奇特的功能,就是喝酒的时候可以通过运转内息将酒精从指尖排出体外,虽不能说是千杯不醉,但几斤酒下肚却是一点问题没有的。

这时菜也上上来了,十分的丰盛,有野生水鱼、野生麂子肉、野生果子狸、穿山甲、娃娃鱼、澳洲大龙虾等等全是山珍海味,段昱暗暗吃惊,这一桌菜下来没有大几千下不来,再加上酒水,就要近万了,更何况还有不少是国家明令禁止捕食的珍稀保护动物,这不是公然对抗中央禁止大吃大喝的禁令吗?

陈国栋等人显然是对这样的场面习以为常了,招呼服务员把酒倒上,就一起举杯敬段昱,“段大秘,我们这里就数你最年轻了,将来最有作为的也肯定是你,今后发达了,别忘了在座的老哥哥们啊!……”。

段昱连忙举起杯汗颜道:“各位老大哥折杀我了,你们都是我的领导,也是我的前辈,今后少不得要各位老大哥指点关照的,今天小弟借花献佛,先干三杯,敬各位老大哥!”,说完端起杯“咣、咣、咣”连干三杯!

众人都愣了一下,接着齐刷刷地热烈鼓起掌来,如果说最初他们对段昱的热情完全是冲着段昱是张可凡的秘书,现在却是真心喜欢上这个小伙子了,刘志国朝段昱竖起大拇指道:“爽快,我也不叫你段大秘了,以后就叫你段兄弟,今后有什么事,你就找你刘哥,不是吹牛皮,在曲龙县只要你不杀人放火,没有你刘哥摆不平的! ……”。

姚德胜看刘志国越说越不像话,就干咳一声道:“志国,你实在没喝多,怎么又满嘴跑马了,我们是同志间的聚会,你怎么整得跟黑社会拜把子一样!不说了,段昱,你刚才喝得那么急,吃点菜压压酒……”。

段昱吃着这满桌子的山珍海味,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他对在座的几人倒是没什么恶感,只是这样奢侈的聚会总让他有点不自然,刘志国嘿嘿干笑两声有些尴尬地坐下了,气氛有些沉闷起来。

陈国栋见气氛有些沉闷,他是最会在酒席上搞气氛的,就笑道:“这样光喝酒没意思,我提议我们来点小节目,我们每人讲个笑话,如果讲得大家都笑了,就可以不喝酒,如果有人没笑,就罚酒,多少人没笑,就罚多少杯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