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另有隐情/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墙角一个四方大脸的中年汉子站了起来,他正是这次涉事的东城派出所所长方爱国,方爱国满脸胀得通红,拳头捏得紧紧的直颤抖,显然对刘明正如此不留情面地严厉批评很气愤,却不敢当面顶撞,站在那里显得很是尴尬。

这时一旁的谢志坚皱了皱眉头,沉声道:“刘书记,这件事我要负主要领导责任,上级要怎么追责,怎么处分都由我一力承担,您犯不着对基层派出所的同志扣这么大的帽子,他们也戴不起!……”。

刘明正一听就火了,用力一拍桌子怒道:“志坚同志,你不用这个时候站出来护犊子!这件事情县委肯定是要追责到底的,谁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逃也逃不了!你刚才的态度就很有问题,公安局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乱子,你这个公安局长应该好好反省!……”。

谢志坚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毫不相让地反驳道:“上级想怎么样追责,我绝对服从,大不了就把我这个公安局长撤了!但基层派出所的同志不像我们坐办公室的,他们比我们苦得多,我们不能让他们流血又流泪!事情也不是完全像报纸上报道地那样,我希望调查组能够客观地完全了解事件经过,不要随便下结论!……”。

“你!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刘明正没想到这个时候谢志坚还如此强势,气得浑身直抖。

一旁的纪委副书记许德山见火药味太浓了,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道:“明正同志,志坚同志,你们都少说两句,调查才刚刚开始嘛,一切以事实为依据,我们不会冤枉自己的同志,也不会姑息纵容任何的违纪行为!继续开会吧……”。

段昱一直在埋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不过刚才谢志坚的举动却让他对这位公安局长多了一丝好感,一个能在这种时候站出来维护下级的人应该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大多数领导这个时候不把下级推出来背黑锅就不错了。

刘明正也知道自己有些操之过急了,仅凭此事显然是不能把谢志坚怎样的,最多给个警告处分,他这次来就是要收集对谢志坚不利的证据,把谢志坚彻底搞倒,好让主动向杨尚武和他靠拢的常务副局长蒋水清上位。

想到这里,刘明正就干咳一声道:“县委杨书记对这次的事件十分重视,指示我一定要深挖到底,我们不仅要调查这件事情的详细经过,还要深挖为什么县公安局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段时间我们调查组会长驻县公安局,也会到下面的派出所调查,这次为什么通知所有的派出所所长都过来开会,一方面是希望你们都能从这次事件中吸取教训,引起重视,另一方面希望你们能主动向组织上反映县公安局系统内存在的问题,你们可以写匿名信,也可以直接找我谈,只要情况属实,组织上不但不会追究你们的责任,还会给予嘉奖,在晋升、年底评优的时候都会优先考虑……”。

刘明正这么一说,就等于公开挑动这些公安局的基层干部告谢志坚的黑状了,段昱都听得直撇嘴,刘明正这吃相未免太难看了,谢志坚却是正襟危坐,并没有任何反应,不知道他是对自身有信心不怕举报,还是对自己的部下有信心,相信他们不会举报自己。

会议开得很沉闷,基本上都是刘明正在发表长篇大论,刘明正讲完,许德山又补充了几句,无非是要公安局的同志们相信组织,不要畏惧个人权威,大胆向组织反映问题,最后是谢志坚表态,他的发言更简单,沉声道:“我们公安局坚决配合调查组的调查,也拥护组织上做出的任何处理决定,但我希望同志们不要背心理负担,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工作,该干的还要干,出了事情我这个公安局长绝对不会逃避,有责任也是我先扛!散会!……”。

谢志坚讲完,会场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比刚才刘明正讲话的时候响多了,段昱还注意到有不少派出所长眼圈都红了,刘明正则更不高兴了,脸比锅底还黑,指着方爱国道:“你留下来,配合我们调查组了解情况……”。

其他人都出去了,只有方爱国留了下来,他一个人坐在会议桌的另一头,被调查组十个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像审犯人一样,方爱国从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也有些紧张了,不停地用手掌在大腿上搓着汗。

看到这种情景,刘明正嘴角就微微翘了起来,他就怕这方爱国也是谢志坚那种软硬不吃的硬骨头,那他就算想把责任往谢志坚身上栽也没办法了,就放缓语气道:“方所长,你不要紧张,要相信组织,你先把事情经过讲一遍吧……”。

原来那天为了响应局里的扫黄集中整治活动,东城派出所对辖区的酒店和招待所进行了突击临检,被抓的那对“情侣”其实是对野鸳鸯,在网上认识的,没几天就打得火热,开车从省城过来自驾游的,登记的时候只登记了男方的名字,警察让服务员打开房门冲进去的时候却在发现被窝里一男一女脱得精光抱在一起。

被抓的时候那男的很嚣张,根本不配合调查,还要动手打民警,后来民警按惯例把两人分开审讯,却发现两人连对方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只知道彼此的网名,因为最近派出所刚查处了好几起网上招piao案件,而局里也确实给他们下达了指标任务,眼见限期到了任务还没完成,那天方爱国正好没在所里,办案的民警就把这个案件定性为网上招piao案件罚了款,没想到却捅了马蜂窝。

刘明正一听眉头就皱起来,如果按方爱国所说最多能追究谢志坚违反上级禁令给下级派出所下任务指标的责任,根本不可能扳倒谢志坚,就用力一拍桌子,厉声道:“方爱国,你不要避重就轻,这件事情你是不可能扛得下的,你说,你处理这个案件的时候有没有打电话向你们谢局长打电话请示?!是不是你们谢局长指示你这么干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