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冷淡/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开发阴恻恻地丢下一句“既然段大秘不给我面子,那就算了,希望你别后悔,”就挂断了电话,过了一会儿张可凡就打内线电话叫段昱进去,脸色很不好看,

段昱就知道肯定是杨开发给张可凡打电话告自己的黑状了,他本來还想劝张可凡远离杨开发的,但看这情况就知道张可凡应该陷得比较深了,自己再劝他只会让他对自己更加恼火,就什么都沒有说,默默地站在那里等张可凡批评自己,

果然就见张可凡黑着脸道:“小段,你还是太年轻,处理事情还是太机械了,杨总送你礼物也是一番好意,你不收也就罢了,怎么还说要交到纪委去呢,,你这不是伤人吗,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是古人的名言,这个道理你懂不懂,……”,

“要当好一个秘书,处理事情一定要灵活,你连起码的人情世故都不懂,怎么能做好一个秘书呢,,要按你这么做,所有人都让你得罪完了,谁愿意跟你交朋友,我们现在是一个关系社会,沒有朋友就寸步难行,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段昱再也忍不住了,朗声道:“张县长,我不完全同意您的看法,我们是需要朋友,也需要建立和谐的社会关系,但并不代表我们就要牺牲原则來交这种所谓的“朋友”,杨开发这个人很复杂,他和我们交往也不是简单地想交朋友,而是想利用我们为他來谋取利益,我劝您也最好离他远一点,避免他‘糖衣炮弹’的腐蚀,……”,

张可凡就火了,用力一拍桌子对段昱怒斥道:“我不需要你來教我处理人际关系,我和杨开发的私交是不错,但我敢说我沒有违反原则为他谋取利益,就说这次收购曲龙县棉纺厂的事吧,我哪里违反原则了,,行了,你先出去吧,……”,

段昱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沒有说就转身出去了,等段昱走了,张可凡脸色也越发阴沉了,拿起手机拨通了杨开发的电话,有些恼火地道:“开发,你把送给段昱的礼物去拿回來,你要不拿回來,这头倔驴沒准真给你交纪委去了,这家伙就是头喂不亲得白眼狼,是我看走眼了,……”,

电话那头杨开发阴狠狠地道:“老板,既然这家伙这么不识抬举,那你为什么不马上换了他,把他发配到下面的乡镇去坐冷板凳呢,,……”,

张可凡叹了一口气道:“换是肯定要换的,但如果我现在马上就换了他就太现行了,万一他出去胡说八道,影响也不好,我得找个机会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再换了他,让他无话可说,好在他现在对我们的事情知道得还并不多,以后有什么事避着他不让他知道就是了,……”,

这以后张可凡对段昱就冷淡多了,出去应酬再也不带他了,除了一些秘书的基本事务也很少安排他去办什么事了,对于这样的结果段昱早有预料,也显得很无奈,但对自己所做的决定,他并不后悔,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被撤换去下面的乡镇坐冷板凳的心理准备,

两人的关系也变得有些不尴不尬,除了必要的对话基本上沒有什么交流,这天张可凡要去市里办事,他这次是去市财政局要一笔款子,因为是纯公务安排,所以他还是带上了段昱,一路上张可凡都是靠在车座椅上闭目养神,他不说话,段昱自然也不好说话,一路沉闷地到了丽山市,

到了丽山市,张可凡自然要先去跟市长高显路汇报工作,到了高显路办公室门口,高显路的秘书周青山就站起來打招呼,“张县长來了,高市长已经交待了,您來了就让你直接进去……”,这时周青山突然看到跟在张可凡身后的段昱,就惊喜道:“段昱,怎么是你啊,,”,

上次因为段昱家的水果摊被城管砸了的事,周青山对段昱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不过那次他并沒有问段昱具体是做什么工作的,此时在这里看到段昱,自然是惊喜莫名了,

“怎么,周秘书认识我的秘书小段,”张可凡惊奇道,

“太认识了,张县长你真是太有眼光了,选了个这么精明能干的秘书,……”周青山哈哈大笑道,顺便也在张可凡面前抬一抬段昱,算是顺水人情,

“哪里,哪里”张可凡尴尬地笑了笑,心里却犯了嘀咕,这个段昱的人脉关系怎么这么广呢,怎么连高市长的秘书也和他这么熟,他不会有什么神秘背景自己不知道的吧,那自己要撤换他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吧,

从高显路那里汇报完工作出來,张可凡才去市财政局办正事,曲龙县有一笔一千万补助款卡在市财政局长何其胜那里了,本來这笔补助款市长高显路已经签了字,但最后市财政局却只拨了一半五百万,剩下的五百万一直沒有下來,为此常务副县长马小斌带着县财政局长胡汉龙到市里來要了几次都在何其胜这里碰了软钉子,张可凡只好亲自出马了,

何其胜是市委书记韩成功的人,所以连高显路的招呼他都未必听,按说市财政局长和张可凡这个县长是平级的,都是正处,但因为手握财政大权,何其胜这个财政局长就比张可凡牛气多了,就连有的排名靠后的副市长都得看他的脸色,

见到张可凡到來,何其胜倒是很客气,站起來打着哈哈道:“张县长,这是什么风把你这位父母官给吹來了,,……”,毕竟他虽然和张可凡分属不同派系,但面子功夫还是要的,

张可凡就苦笑道:“何局你就不要笑话我了,我们这些基层干部苦呢,这不是给你这位财神爷來拜码头來了……”,

何其胜皮笑肉不笑地道:“张县,各家有各家的苦呢,我这个财政局长就是个小脚媳妇,谁都找我要钱,不给吧,得罪人,给吧,僧多粥少,市财政本來就紧张,我都恨不得能把自己卖了,可沒人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