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斗酒/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可凡知道自己要是不喝,这要钱的事估计就黄了,只得咬咬牙道:“行,就按何局说的办,……”,

何其胜就让服务员拿酒杯來分酒,二两五一个的白酒杯倒满了,何其胜端起來就道:“來,我们先走一个,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我先干了……”,说着就仰头一饮而尽,

张可凡暗暗叫苦,他最怕喝急酒了,照这样喝下去,只怕半斤不要自己就醉了,但何其胜已经干了,他也不可能不喝,也只得硬着头皮干了一杯,酒劲上涌,脸上就泛起了酒红,

段昱一看这样下去不行,虽然张可凡最近对他疏远了,但他毕竟还是张可凡的秘书,而且张可凡这么拼命喝酒也是为了曲龙县要钱,自己必须保护他,就凑到张可凡耳边小声道:“张县长,你一会要是觉得喝不了了,就把酒倒给我,我替你喝,……”,

说着就端起酒杯开始主动出击了,“何局,來,我敬您,您是领导,我先干为净,”,说完就咣干了一杯,

张可凡有些吃惊地望着段昱,这小子平时也沒见他怎么喝酒啊,怎么这么猛啊,该不会是深藏不露吧,这小子身上到底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啊,连自己都感觉有些看不透他了,

“好,爽快,小伙子不错,坐,坐,酒桌上面无大小,我也干了,”何其胜饶有兴趣地看着段昱,大声叫了一声好也把酒干了,“酒桌上面无大小”、“酒品看人品”这是何其胜最喜欢说的两句话,段昱的爽快给他留下了非常好的第一印象,所以也沒有摆局长架子,很干脆地把酒干了,

接下來段昱又主动出击,向张双奇和赵立人两位副局长敬酒,也是端杯就干,加上最开始一起干的那杯,就是四杯酒了,那可是整整一斤酒啊,把何其胜眼都看直了,心怀大悦道:“好,好,小伙子看不出啊,比我还能喝,你该不会是跟我來抢酒喝的吧,不行,我不能让你把酒都喝完了,來,我回敬你,哈哈,……”,

一來二去,基本就沒有张可凡和两位副局长什么事了,变成了段昱和何其胜的PK赛,何其胜喝得舌头都有些发直了,段昱的脸上也出现了酒红,他虽然可以通过内息将酒从指尖排出來,但喝得这么急,能排出來的毕竟有限,还是有不少酒精被身体吸收了,

张可凡见何其胜喝得兴致很高,就趁机把补助款的事提了出來,何其胜醉醺醺地瞟了张可凡一眼,打着酒嗝道:“张…张县长,我…我就知…知道你这酒…酒不好…好喝啊,原來在…在这里等…等着我…我呢……”,

何其胜虽然有点喝多了,但头脑还是清醒的,有心想拒绝吧,吃人家的嘴软,不拒绝吧,财政确实紧张,关键是他得一碗水端平,要是把曲龙县的钱全拨了,其他县都來找他要,他就招架不住了,市委韩书记早跟他交待了,要留下一笔钱來启动一个大项目,那可是韩书记的政绩工程,到时候自己拿不出钱來,韩书记发起火來可不是好玩的,把自己这个财政局长撤了都有可能,

想到这里,何其胜眼睛在剩下的两瓶酒上打了个转,就有了主意,指着那剩下的两瓶酒道:“张…张县长,这…这样吧,这里还有两瓶酒,我们把这两瓶酒倒八杯酒出來,二两五一杯,你们的补助款还差五百万,你喝一杯,我给你五十万,你要是能全部喝完,我额外再加一百万,怎么样,够意思吧,……”,

张可凡就傻眼了,刚才虽然主要是段昱和何其胜在拼酒,但他也还是喝了有小半斤,最多再喝一杯就要倒了,可五十万能顶什么用啊,这个何其胜真是太狡猾了,也罢,总比一分钱要不到好吧,张可凡咬了咬牙,就叫服务员开酒,

这时段昱却又站出來了,“何局,能不能让我替张县长喝,,……”,

何其胜斜了段昱一眼,似笑非笑道:“小…小段,不是我看…看不起你,这…这酒…你们张…张县长是代…代表曲…曲龙县喝…喝的,你…你能代…代表曲…曲龙县吗,……”,

段昱也不露怯,毫不相让地道:“何局,我当然不能代表曲龙县,可酒桌上面无大小,这可是您说的,这补助款和喝酒本不是一码事,可既然何局您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了,那就是一码事了,我就应该可以替我们张县长喝……”,

何其胜就语塞了,他自己说过的话总不能不认吧,转念一想,虽然他不知道段昱具体能喝多少,但刚才段昱已经喝了有一斤半了,虽然他不知道段昱的酒量到底有多大,应该也差不多了,要是段昱再把这两瓶酒喝下去,可就是三斤半了,那可真是酒仙了!

想到这里,何其胜就点了点头道:“行…行,我…我同意你…你替张…张县长喝,不…不过我…我提醒你,钱…钱是国家的,身…身体可是…是自己的,喝…喝不了…可…可别硬…硬撑,出…出了事我…我…可不负责啊,……”,

“何局,我相信您一定是个一诺千金的人,”说完段昱深吸了一口气,调动内息,此时如果有人在他身后的话就会发现他背在身后的右手手指尖正微微抖动,而随着他手指的抖动,指尖不停地有水滴滴落下來,

此时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段昱端着酒杯的左手上,就见段昱咣咣咣咣咣一口气连干八杯,何其胜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自问也算是酒经考验的人了,说起喝酒还从沒服过人,可见过能喝的,沒见过能喝的沒见过这么能喝的,这可是三斤半酒啊,就是喝水也能把人给喝撑了,更别说是五十年的茅台陈酿了,

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嘴巴张得大大的,段昱一口气干完八杯酒,酒气上涌,差点当场吐出來,他连忙运转内息将酒劲强压上去,然后用力把酒杯对桌上一放,红着眼死死盯住何其胜,面无表情地道:“何局,我喝完了,你可得说话算话,五百万,一分钱不能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