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官场奇葩/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和梅林高登公司签订的协议,高新科技产业园要为梅林高登公司提供电力、电讯、自來水专线,费用由梅林高登公司和管委会各负责一半,

段昱把这件事交给李瑞雪和黄明升具体负责,县财政局长的千金跟县国税局局长的公子亲自出马,县里这些相关部门谁不得给几分面子啊,果然前期进展很顺利,连钱都沒有付,电力公司和电信公司就派施工队把电力和电讯专线给架设起來了,

但到自來水公司这边却卡了壳,李瑞雪和黄明升气鼓鼓地回來了,说自來水公司的经理马超南态度很嚣张,一点面子都不给,要求管委会除了支付自來水专线的工程安装费用外,还要另外支付一笔一百万的初装费,

“初装费,有这笔费用吗,是经过物价局批准的吗,”段昱一听就皱起了眉头,

“经过物价局批准个毛,都是马超南那个GRD自己定的狗屁规矩,”黄明升恨恨地用力一拍椅背道,

段昱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怒道:“自己定的规矩,这个马超南也太无法无天了吧,你们沒跟他说这条自來水专线是为了招商引资而专门架设的吗,这可是我们县里目前的头等大事,……”,

“当然说了,可那个马超南说招商引资关他屁事,不管是谁,要架设自來水专线就必须交初装费,必须按他的规矩办,这个家伙简直是个流氓,满嘴粗话……”李瑞雪也胀红了脸,气愤不平地道,

“砰,”段昱拍案而起,震怒道:“这不是明着索拿卡要吗,,这也太不像话了,一个自來水公司经理不过是个副科级干部,凭什么这么嚣张,,……”,

这时一旁的王为国突然说话了,小心翼翼地道:“额,段主任,这个马超南可不好惹,他在咱们曲龙县可是一霸,來头很大,听说家里还挂着和某位中央领导人的合影呢,据说他是那位中央领导人的“干儿子”,所以他虽说只是个副科级干部,可就是连县领导也不敢得罪他呢,……”,

“是啊,我爸也说了,让我别去惹这个马超南,这个家伙根本不讲道理的,连顶头上司都敢打,算是咱们县里的混世魔王,……”一旁的黄明升似乎也想起了什么,气势一下子弱了下來,

段昱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怒极反笑道:“一个副科级的自來水公司经理,居然敢打中央领导的牌子四处招摇,称王称霸,还敢打顶头上司,公然地索拿卡要,这也算是“官场奇葩”了,我倒是要领教领教,你们说说看,这个马超南还有什么‘光辉事迹’,, ……”,

王为国似乎对马超南比较了解,犹豫了一下,就开始讲起马超南的“光辉史”來,说马超南是“官场奇葩”确实一点不为过,因为他的很多行为可以说是横蛮霸道到了极点,按说这样的人肯定是人见人厌,在官场上根本混不开的,可偏生他却在自來水公司经理这个位置上一坐就是十几年,根本沒人动得了他,

有一次马超南的车被电子警察抄了牌,马超南知道了当时就火了,下令把交警队办公楼那一片的自來水全给停了,搞得不仅交警队沒水用,那一片的居民也全沒水用,老百姓怨声载道,告状都告到县委书记杨尚武那里去了,杨尚武也给马超南打了电话,让他赶紧恢复供水,可马超南以维修自來水管道为由硬顶回去了,派了几个水管维修工装模作样把路面挖开了维修管道,拖了半个月也沒修好,最后交警队队长亲自上门给马超南道歉,并保证以后马超南的车违章再也不抄牌了,才恢复了供水,

还有一次,马超南和他的顶头上司县建设局局长李大壮在办公室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起了冲突,马超南拿起办公桌上的烟灰缸直接就砸李大壮脑袋上了,李大壮的脑袋当时就鲜血急流,送医院缝了十几针,按说打顶头上司这绝对是官场大忌,马超南不说立马撤职,起码也得落个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可最后马超南什么事都沒有,倒是李大壮似乎从此以后真怕了马超南,见到他就绕道走,

这一切自然是因为那个马超南是中央领导的“干儿子”的传闻,传闻是真是假谁都不知道,但连县领导都怕了马超南却是真的,有一次马超南参加一个县里的会议,会议由一个副县长主持,那个副县长是刚从外地调來的,不太清楚马超南的背景,开会的时候点名批评了自來水公司,马超南当场就拍着桌子跟那副县长叫板了,然后就拂袖扬长而去,连会议都不参加了,过后那个副县长居然还亲自跑到自來水公司调研,还表扬了马超南,

按说马超南有这样的背景要升官自然不难,有几次县里都准备提拔他当县建设局局长,可马超南却不愿意去,霸着自來水公司经理的位置不动窝,马超南为什么要霸着自來水公司经理的位置呢,自然是因为他尝到了坐在这个位置上的甜头,自來水公司看似是个不起眼的小部门,其中的油水却是很丰厚的,人可以几天不吃饭,但不能一天离开了水,马超南正是看准了一点,明目张胆地四处索拿卡要,只要能和自來水公司搭上一点半点关系的,他就要雁过拔毛,你要是敢不给,他就直接给你断水,

段昱听王为国讲完马超南的“光辉史”,也大吃了一惊,我靠,这家伙还真是个“官场奇葩”啊,这也太胆大妄为了吧,就冷笑道:“这个马超南如此胆大妄为,难道就沒人告他吗,,……”,

王为国摇头苦笑道:“怎么沒人告啊,告他的人还不少,有人去县里告了,县纪委那里关于他的告状信都能装一柜子,还有人去市里告了,可是告了这么多年,从沒有人把他告倒过,倒是那些告他的人后來都遭到了报复,马超南在黑.道上也混得很开,黑.道上的混混都叫他老大,那些告他的人后來都被打了,连他们家里人都受到了威胁,现在基本上沒人敢告他了,……”,

段昱面色也变得凝重起來,气愤归气愤,这么多人都告不倒马超南,难道说这个马超南真是中央领导人的“干儿子”,段昱心中还是不相信,他不相信中央领导人会包庇一个这样肆意妄为的“官场奇葩”,但段昱也不想现在去和这个马超南直接起冲突,因为梅林高登公司的厂房施工队已经进场了,无论如何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到梅林高登公司的厂房建设,这才是他现在要处理的头等大事,

想到这里,段昱就沉吟道:“不该交的费用我们一分钱都不能交,这样吧,我们办公楼这边不是已经架设好了自來水管道吗,从我们这边先分一根管线过去,无论如何不能影响梅林高登公司的厂房建设施工,其他事我慢慢再來协调……”,

不过段昱沒有想到的是,沒两天连管委会办公楼这边的自來水也被停了,

这下段昱真火了,怒气冲冲地跑到自來水公司准备找马超南当面理论,自來水公司的办公楼修得那叫一个气派,比县政府的办公大楼都气派多了,都说看一个单位油水足不足,就看这个单位的办公大楼修得气派不气派,只从这自來水公司的办公大楼看就知道这是个富得流油的单位,

在自來水公司的院子里还立着一尊高达四五米的尉迟恭雕像,手持九节钢鞭,倒是很威风凛凛,只是放在自來水公司这样一个带有政府机关色彩的单位院子里就未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看得段昱直皱眉头,

跟段昱一起來的王为国小声介绍道:“这个雕像肯定是马超南要建的,听说这个马超南特别喜欢练九节钢鞭,平时车上也都带着九节钢鞭防身的,他的办公室里还专门挂了拳击袋,平时上班也经常在办公室练拳击,只要他在办公室,就能听到他办公室里传來‘砰、砰、砰”地拳击声……”,

段昱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样一个粗鄙不文的家伙居然能在自來水公司经理这个位置上坐这么久,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但他这次來并不是想和马超南起正面冲突的,如果这个马超南的背景真如王为国所说这么牛叉,那自己要想撼动他也很难,不过段昱相信这样的官场败类总有一天会要倒台的,首要的还是先解决高新科技产业园的供水问題,

想到这里段昱强压心头的怒火,走进了自來水公司的办公大楼,偌大的办公大楼,却沒有见到几个自來水公司的职工在办公,好多办公室的门都紧闭着,敲门也沒人应,根据门口的指示牌,段昱直接找到了顶楼的经理办公室,这间经理办公室应该很大,因为整个一层楼就只开了两张门,一张挂着会议室的牌子,一张挂着经理办公室的牌子,说明这整层楼基本就被马超南一个人霸占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