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刺杀/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皱了皱眉头道:“到此为止,杨老板,我发现怎么什么事里都有你呢,我是什么性格你应该清楚,难道你觉得我会向马超群这种人妥协吗,像他这样的败类,让他继续留在现在的位置上作威作福,索拿卡要,岂不是愧对自己的良知……”,

杨开发见段昱一开口就毫不留情面,语气也不好了,阴恻恻地道:“段主任,话不要说得这么绝,凡事留一线,日后好见面,与人为善就是与己为善,马老大是什么背景你应该有所耳闻吧,你该不会天真到以为就凭你手上那份录音就能扳倒马老大了,就算省纪委受理了你的投诉,以你提供的证据,顶天了给马老大一个党内警告处分,而你将成为曲龙官场的公敌,你也是聪明人,自己好好掂量掂量吧,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挂了杨开发的电话,段昱也眉头紧皱沉思起來,杨开发这家伙滑不溜手,他打这个电话自然是沒安什么好心的,但段昱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道理,以自己手头的证据的确是难以扳倒马超南的,因为自己不能证实这些钱最后是进了马超南个人的腰包,而刚才杨尚武那个电话也让段昱心生警惕,如果杨尚武和马超南之间真有什么见不得光的联系,到时候自己不能扳倒马超南,却会彻底激怒杨尚武,如果杨尚武因此不顾一切要把自己拿下,那就得不偿失了,

这时王为国和黄明升突然从办公楼里跑出來,兴高采烈道:“段主任,恢复供水了,恢复供水了,”,“段主任,你可真厉害,连马老虎都怕了你,乖乖地恢复供水了,哈哈,”,

两人看向段昱的目光也充满了崇敬,能够让马超南这头大老虎屈服,足见这位新主任的强势和魄力,也更加坚定了他们紧跟段昱的信心,

段昱脸上却沒有多少喜悦之色,想了想就转头对司徒碧斯道:“碧斯小姐,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省城就改天再去吧,那些录音和录像资料就暂时保存在你那里吧,以后会用得着的……”,

司徒碧斯对于华夏官场的那套腹黑诡斗自然是一窍不通,不过她还是敏感地察觉到段昱突然改变主意不去省城了,应该和他刚刚接到的那两个电话有很大的关系,就皱了皱眉头道:“段,你不会是害怕了吧,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对你真的很失望……”,

段昱也沒有多解释,要向一个完全在国外长大的混血妞解释清楚这件事还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微微笑了笑道:“碧斯小姐,你怎么会这样认为呢,你看我像是那种会因为畏惧权势而放弃原则的人吗,我们华夏有句古话叫做小不忍而乱大谋,这件事我自有主意,绝不会让你失望的,你等着瞧好了……”,

司徒碧斯耸了耸肩也沒有再说什么了,想到昨天段昱大展神威的样子,她也觉得段昱应该不是那种会因为畏惧权势而放弃原则的懦夫,而在这个年轻帅气的华夏官员身上,她还看到了一种和他年纪完全不符的沉稳和睿智,甚至还有她在她爷爷身上常常看到的老谋深算,这也让她对段昱越发地好奇了,这个家伙又会有什么惊人之举呢,

接下來段昱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管委会的发展大计当中,凭借梅林高登公司这块金字招牌,他又成功吸引到了国内两家大型医疗器械设备生产企业落户高新科技产业园,他准备以此为契机打造一条医疗器械设备生产产业链的计划也在逐步的推进当中,往日野草丛生、门可罗雀的高新科技产业园也真正发展起來了,到处是机械轰鸣,一座座钢构产房拔地而起,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高新科技产业园的二期征地计划也提前启动,面积将在原有基础上拓宽一倍,这里毫无疑问将成为曲龙县经济增长的新亮点,

表面上段昱似乎已经完全把马超南的事抛在了脑后,实际上他却在时时警惕着,因为他知道以马超南的性格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欲使其灭亡,先使其疯狂,他就是在等待马超南疯狂的那一刻來临,

段昱并沒有等多久,这天他同几个投资商谈判回來,此时天已经很晚了,他就直接回了住处,他现在住在高新科技产业园的宿舍里,刚准备上楼,突然心生警兆,就连忙往旁边一闪,“夺,”轻轻地一声,他刚才站立的水泥台阶上就溅起一串火花,这是子弹打在水泥上发出声音,

“夺,夺,夺,”接着又连续几声微响,水泥碎块四溅,墙壁和台阶上出现了好几个枪孔,但都被段昱不可思议地躲了过去,而此时在离宿舍楼大约几百米远的一栋正在修建的厂房顶上,一个肤色黝黑目光阴狠手持阻击步枪的男子眼睛也一下子瞪大了,

这名男子正是马超南从南越请來的枪手,他曾经在南越特种部队服役,是有名的神枪手,曾经得过军队内部比武的射击冠军,接下这个任务时他根本沒有当回事,不就是扣动一下扳机的事吗,

“该死,”那黝黑男子用南越话骂了一句,他知道自己惹到不该惹的人了,从刚才那人躲避自己势在必得的阻击时展现的身手來看,即便是自己当初在特种部队时,部队里最顶级的几个高手也沒有这样的身手,他赶紧收起阻击抢准备撤退,一击不中,立刻远遁,这正是做杀手的不二法则,

“想走,沒那么容易,”段昱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他已经通过刚才那枪手阻击抢瞄准镜反射出的那一点微光锁定了那名枪手的位置,他四下看了一下沒人,立刻施展出了从那古书中修习得來的轻功身法,虽不像武侠小说中描写的那么离谱,可以一跃十丈,踏雪无痕,但身轻如燕还是可以做到的,

如果此时有常人看到的话,肯定会吓一大跳,因为段昱此时的速度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极限,如果是去参加奥运会的话绝对可以打破世界纪录,用肉眼只能看到一道道虚影闪过,

那枪手此时已经从厂房顶上下來了,无意地回头一看,心中大骇,拔腿就跑,可是他又如何能跑过段昱呢,只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段昱已经逼近了到了离他只有几十米的位置,沉声喝道:“别跑,只要你交代出你的幕后主使,我可以保证不会要你的命,……”,

段昱这么一喝,那枪手却跑得更厉害了,段昱猛地一提身形,速度又快了几分,紧接着一个飞扑,就把那枪手扑倒在地,那枪手还想顽抗,挥起手中的阻击枪就向段昱打來,段昱信手夺过,欺身向前,抓住那枪手的胳膊轻轻一扭,就把他的关节给卸下來了,手臂无力地耷拉了下來,

那枪手倒也硬气,咬着牙硬是沒痛呼出声,不过也沒有再顽抗了,瞪着野狼般的眼睛满脸怨毒地望着段昱,段昱试着想和他沟通,这家伙却总是一声不吭,

这下段昱沒辙了,他总不能私刑逼供吧,而且看这家伙的外貌特征,似乎不像是华夏国人,他想了想就拨通了江子强的电话,把自己遇袭的事告诉了他,

江子强听说段昱遇袭,而且动了枪械,也大吃了一惊,连忙向谢志坚汇报,谢志坚也吓了一跳,政府官员遭遇枪击,这可就是恶性大案件了,也不敢怠慢,立刻带着几个心腹手下赶往了现场,

來到现场,谢志坚更加吃惊了,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枪手是南越人,这个案件还涉及到境外枪手就更加复杂了,至于段昱如何能面对境外枪手的袭击还安然无恙,反倒把境外枪手生擒,他倒是一点不吃惊,因为他早已领教过段昱的恐怖了,

谢志坚先用南越语向那枪手问了几句,那枪手却仍是一句话不说,谢志坚抓起那枪手的手看了看,心里就咯噔一下,这枪手的手指指节上全是老茧,显然是用枪的老手了,多半是出自南越那边的特种部队,这样的枪手价钱可不便宜,是谁愿意付这么大的价钱要置段昱于死地呢,

对于段昱,谢志坚的心理很复杂,有一丝好感,同时又有一种深深的畏惧,这绝对是个非常恐怖的家伙,他想了想就转头对段昱道:“段主任,很显然这是一起仇杀案件,你最近是得罪了什么人吗,或者是与谁结了怨,……”,

段昱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微微一笑道:“我能得罪什么人,如果要说与谁结怨,我想就只有自來水公司的马超南了……”,

谢志坚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段昱和马超南发生矛盾的事他自然也听说了,当初马超南还找了他,要他把段昱抓起來,不过他知道段昱的恐怖,就直接回绝了,可是马超南的背景他也是知道的,同样不想得罪,心理就越发为难了,想了想道:“段主任,这个人能不能交给我带回局里慢慢审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