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哑巴亏/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外面已经有不少镇政府的职工听说段昱要拿夏长水开刀,悄悄地跟过來看热闹,但见夏长水这个蛮子真地动了刀也都惊呆了,齐声大喊:“使不得,”不过终究沒人敢过來拉住夏长水,要是被他一刀捅了岂不是冤死,

这时跟在段昱的张文伟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气,厉喝一声:“夏长水,你敢,”,竟然一下子就冲到了前面,把段昱护在了身后,

段昱赞赏地望了张文伟一眼,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护住自己,而这时夏长水的杀猪刀已经刺到了张文伟胸前,所以围观者的脸部表情都纠结起來了,有些胆小的甚至捂住了眼睛,不忍见惨剧的发生,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段昱突然伸出手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那两把杀猪刀上弹了一下,夏长水只觉虎口一麻,手中的杀猪刀就脱手而飞,“夺、夺”两声,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咋地,那两把杀猪刀正好钉在了不远处的砧板上,

夏长水还有点沒回过神來,愣愣地望着自己空空的两手,段昱却是老实不客气地上前就是“啪、啪”两耳光扇了过去,打得还挺重,夏长水的脸当时就肿了,满嘴是血,整个人都被打蒙了,像只野兽般嘶吼着还准备扑上來和段昱拼命!

段昱直接飞起一脚踹了夏长水一个狗啃屎,那夏长水像头黑猪一样污水横流的厨房水泥地板上痛苦地翻滚着,手脚都蜷缩起來了,嘴里还兀自在骂骂咧咧,“小…小子,你…你给我…我等着,夏…夏书记不…不会饶…饶过你…你的,……”,

段昱冷冷一笑道:“夏长水,到这时候你还想着找你的靠山呢,且不说你管理食堂卫生一团糟,严重影响了大家的饮食健康,只你意图持刀伤人这一条罪,就足以让你去坐牢了,这次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了,……”,

张文伟在夏长水持刀刺到胸前的时候也吓傻了,心里直喊完了,我要死了,待段昱大展神威,两指弹飞夏长水手中的杀猪刀,他眼睛就睁大了,我靠,段镇长也太猛了吧,心脏也跟着狂跳起來,看來自己这回跟的老板还真不是一般人呢,自己刚才押宝算是押对了,紧跟段昱的心思也越发火热了,

张文伟属于越兴奋越机灵的那种人,此时他的机灵劲又上來了,回头望了都还惊魂未定的围观众人一眼,转头指着夏长水怒斥道:“夏长水,你就别再痴心妄想谁会救你了,你刚才持刀行凶,我们这么多人都亲眼看见了,大家都是目击证人,你的行为属于行凶杀人未遂,如果不是段镇长处事果断,及时制止了你的犯罪行为,你只怕要判死刑呢,所以段镇长其实是救了你呢,……”,

这就看出张文伟的机灵之处了,他把众人都拉上做目击证人,就等于坐实了夏长水杀人未遂的犯罪事实,这件事情就变成一起刑事案件了,夏黎明在甜水镇再一手遮天也无法为一起有这么多目击证人的刑事案件翻案,

张文伟这么一喊,围观的这些镇政府工作人员也醒过神來了,他们平日也经常受这夏长水的欺负,对食堂的伙食和卫生也是一肚子意见,只是碍于夏黎明的淫威敢怒不敢言,现在夏长水犯下如此严重的罪行,只怕夏黎明也包庇不了他了,一个个胆气也都壮了起來,齐声高喊道:“对,我们都亲眼看见了,我们都可以作证,……”,

这时蒋方劲他们也开始了对食堂里的食材进行检查,真是不检查不知道,一检查吓一跳,用触目惊心來形容也毫不为过,夏长水不仅用过期变质的劣质食材给职工们做菜,连食用油也是用的地沟油,米则是粮库里淘汰出來的打蜡陈米,

这下众人真的愤怒了,平时他们虽然也觉得食堂伙食差,却沒有想到会恶劣到这样的程度,这是想吃死人吗,,他们气愤地围住夏长水怒骂道:“夏长水,你TMD良心让狗吃了吗,,这样的东西是人吃的吗,,真是太坏了,……”,

甚至还有些冲动的年轻人大喊着“揍死这GRD,揍死这个黑心鬼,”,就真的冲过去对还躺倒在地上**的夏长水一顿拳打脚踢,夏长水见犯了众怒,也嚣张不起來了,只是拼命护住身体的要害部位任由众人发泄着怒火,

最后还是段昱制止了众人不理智的行为,指着狼狈不堪的夏长水沉声道:“同志们,民以食为天,食堂管理看起來是件小事,但在我看來却是关系到大家身体健康的大事,我现在宣布将夏长水从我们镇政府食堂清理出去,今后食堂承包将公开面向社会招标,由谁承包最后由大家说了算,并随时接受大家的监督,……”,

众人都齐声欢呼起來,段昱在他们心中的形象也一下子变得高大起來,段昱通过这件事不仅展示了他无所畏惧的魄力,也体现出了他关心职工疾苦,体恤下级的一面,使得段昱在镇政府干部中树立了一定的声望,

这件事自然让夏黎明气得不得了,但是他却不好再包庇夏长水了,因为夏长水已经犯了众怒,他如果再包庇夏长水对他的威望也会造成损害,所以当夏长水來找他哭诉的时候,他反倒狠狠地扇了夏长水一耳光,把夏长水给臭骂了一顿,

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还是让夏黎明觉得很沒有面子,打狗还要看主人,段昱拿夏长水开刀打的就是他的脸,这件事让夏黎明吃了个哑巴亏,他肯定得想办法找回面子,他也看出來了,纯粹跟段昱來硬的肯定是不行的,那样反而会激起段昱的霸气,更加的斗志昂扬,必须要挖个坑让段昱往里跳,让段昱也吃个哑巴亏,有苦说不出,有火发不出,这样自己就有机会打压段昱了,

机会很快來了,甜水镇再次爆发了恶性群体斗殴事件,而事件的起源仍是甜水镇的老大难问題---争抢水源,前几任镇长都是在这件事上栽了跟头,这也几乎成了一个破不了“魔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