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一触即发/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喂,李支书你别走啊,”张文伟焦急地追着喊道,但他不喊还好,越喊李家贵反而跑得越快了,三下两下就消失在茅草丛丛足有人高的小路上,张文伟只得停了下來,恨恨地跺脚道:“这个李支书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这样呢,,……”,

段昱也皱了皱眉头,李家贵的表现确实让他有些无语,但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上河村的管理基本处于无政府状态,看來当初江子强向自己介绍的甜水镇的情况并非危言耸听啊,不过自己既然來了,就要改变这种状况,

不过现在首要的还是化解眼前的这场危机,按李家贵所说,上河村的村民思想落后,民风彪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他们会听自己讲道理吗,段昱摇了摇头,叫住了张文伟,挥挥手道:“由他去吧,既然知道了地方,我们就自己过去吧,……”,

张文伟愤愤不平地骂了两句,追上段昱的脚步,一起顺着李家贵之前所指的方向走去,他们身后的蒋方劲和两名穿着白大褂背着药箱的中心医院医生则明显有些畏缩,蒋方劲有些犹豫地张了张嘴,最后沒有说什么,硬着头皮带着两名医生跟了上去,不过却有意无意地落后了一些距离,

沿着那条石子路,很快就看到上河村了,全是用田泥砖垒的低矮茅草房,窗户上糊着的报纸也是千疮百孔,很显然这个村子十分贫穷,甚至比段昱在回龙乡时去过的那些村落还要落后得多,

村里唯一气派一点的建筑就是那座用青石建成的祠堂了,此时祠堂前的禾坪上聚满了怒气冲天的上河村民,祠堂大门口的青石台阶上站着几个年近六旬的白胡子老头,他们都是上河村的高姓族老,他们虽然不是村干部,却是这个村的实际掌控者,

高山猛此时也站在青石台阶上,衣服上全是田泥,脸上也是红一块紫一块,鼻子与上唇间还有成片的血咖,样子有些狼狈,不过他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兴奋,冲着站在正中一个白胡子老头喊道:“在田伯,你发句话吧,下河村姓刘的那帮的那些家伙都欺到我们高姓头上來了,你说怎么办吧,……”,

下面那些被怒火冲昏了头上河村民都气愤地吼了起來,“下河村那帮家伙敢欺负我们上河村的人,那是活得不耐烦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干死他们,”“就是,我们上河村可不是好欺负的,我们都去,把下河村那帮GRD打出屎來,……”,

站在正中的那名高姓族老叫高在田,是所有族老中年纪最长的,威望也最高,他把手一举,下面的村民立刻安静了下來,高在田对这样的效果很满意,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会有高高在上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可怜的虚荣心很满足,

高在田威严地扫视了下面村民一眼,不急不慢地道:“当年我妹妹下嫁给下河村姓刘的,姓刘的却把我妹妹害死了,从此我们上河村高姓就和下河村刘姓势不两立,今天我们就要和他们新账老账一起算,山猛,待会你打头,全村只要满了十六岁不到五十岁的男人都去,受伤了村里出钱治,死了村里负责后事,让下河村刘姓知道我们上河村高姓不是好惹的,打就要打赢,打不赢不要回來,我在村里杀头猪摆好酒席等你们回來庆功,……”,

下面的村民都激动地嗷嗷叫了起來,眼珠子都红了起來,高山猛胸脯拍的山响,“在田伯,你就放心好了,姓高的沒有孬种,这次我们要不把下河村那帮GRD打服了,打怕了,绝不回來,……”说着就挥舞着手中的镰刀迈开大步冲了出去,那些红了眼的上河村青壮男子也都跟着他气势汹汹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朝下河村方向杀去,

所有人都完全失去了理智,个个热血沸腾,他们觉得自己是在完成一项壮举,唯一有些担心的只有在远处眼巴巴地望着的妇女们,她们当然不希望自己男人去打架,很可能这一去,一个完整的家庭就破碎了,但是她们又能说什么呢,在上河村这样的地方,妇女地位是很低下的,这样的事情她们根本沒有发言权,

同样的事情也在下河村发生着,此时下河村的青壮们也正拿着武器气势汹汹地直奔上河村而來,打头的是刘大民三兄弟,刘大民虽然是老实人,但老实人发起狠來也是很可怕的,他的眼睛里一片血红,双手紧紧握住一根粗粗的竹扁担,因为太用力指节都有些发白了,可以想见一旦这扁担挥舞起來将是多么可怕的力量,

上河村和下河村村民的队伍就像是两条愤怒的长龙相对而來,他们都看到了彼此,行进的速度更快了,高山猛兴奋得有些发抖,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位将军,在指挥着千军万马去打仗,至于这一战打得是否有意义,他是否会在这一战中丧生,则完全不是他简单的头脑会去考虑的了,

眼见这两只愤怒的队伍就要撞到一起,高山猛已经看到了刘大民血红的双眼,而刘大民仿佛听到高山猛喘粗气的声音,一场可悲的械斗一触即发,

这时上河村的石子路上突然转出两个人,正是段昱和张文伟,段昱也已经看到了这两支愤怒的队伍,也來不及多想,一个健步就冲到了路的中央,双臂一张,大喊一声“住手,”,

如果说上河村和下河村的这两支队伍像两道爆发的洪流,此时的段昱和张文伟就像两颗不起眼的小石子,正挡在了这两道洪流汇合的必经之道上,仿佛就要被这两道洪流给吞沒了,

高山猛和刘大民看到段昱和张文伟两人也愣了一下,也都感觉有些奇怪,这两个人的穿着明显不是他们村里人,倒有点像是镇上的干部,可镇上的干部都是些怕死鬼,自打上次他们两村械斗把镇上的干部打伤以后,政府对他们两个村的争斗就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两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唉,人是回來了,可状态还沒回來,硬写出來的东西确实质量差啊,亲们先将就着看吧,我会赶紧把状态调整回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