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将错就错/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己堂堂人民政府镇长却被误当做巫师,这样传出去当真是笑话了,段昱苦笑着摇了摇头,向那些惊恐万分的村民走了过去,试图解释几句,但沒想到他这个动作却激起了村民们更大的反应,吓得连连倒退,退得太急不少人摔倒了,鞋子都掉了都顾不上了,一边退还一边惊恐地大喊,“你…你别过…过來,……”,

段昱就只好站住了,这时被他踹到田里的高山猛等人也狼狈不堪地爬起來了,却不敢再找段昱的麻烦,远远地绕过他回到村民的队伍里,同样是满眼的惊恐,仿佛段昱是一条远古巨蟒,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段昱暗暗腹诽了一句,虽然现在上河村和下河村出于对自己这个“巫师”的恐惧沒有再动手了,但是望向彼此的目光依然充满敌意,问題并沒有解决,说不定自己一走他们又打起來了,

不过眼前倒是一个机会,按蒋方劲所说,这里的老百姓十分迷信,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族老,对传说中的“巫师”更是十分敬畏,自己不妨将错就错,利用这个被村民误解的“巫师”身份來化解这俩个村子的矛盾,

想到这里,段昱就咳嗽一声,故作威严地对高山猛等人严肃道:“你们快带我去见你们的族老,如果你们俩个村再继续这样斗下去,马上就要大难临头了,……”,

说着又转头对刘大民等人道:“也请你们村的族老也过來一趟,就说我请他们过來议事……”,

此时不仅上河村村民,下河村的村民也同样惊恐万分地望着段昱,但他们却不敢不信段昱的话,因为传说中的巫师不仅会“耍法”,还有一种更夸张的能力,就是预测未來,

所以听段昱说他们的村子要大难临头了,村民们面面相觑,脸色越发地惊慌,交换了一个眼神后,立刻二话不说,撒腿就往回跑,比來时的速度还看,一会儿就跑得沒影了,

段昱也懒得追,带着张文伟和蒋方劲信步向上河村的祠堂走去,此时的张文伟和蒋方劲心情已不像刚开始那样坎坷不安,走得那叫一个雄赳赳气昂昂,

高在田此时正和其他几位高姓族老背着手在祠堂前的禾坪上指手画脚地指挥着村里的那些妇女们摆桌椅板凳,等着高山猛他们回來摆庆功酒,这时就见高山猛他们一身泥水狼狈不堪气喘嘘嘘地跑回來了,

高在田心里就咯噔一下,快步迎了上去,皱着眉头问道:“山猛,这是咋了,打输了,不应该啊,我们高姓比刘姓人多,这么多年,和下河村刘姓打架,我们可从沒输过,……”,

高山猛结结巴巴地把遇到段昱,段昱“耍法”把他们都踹进田里,还说他们村要大难临头的事都说了,“巫师,,”高在田等几位族老都大吃了一惊,脸色都变了,

能当族老不光是年长,更要见多识广,否则也不能服众,但这几位族老也只是听过有巫师存在的传说,并沒有亲眼见过,唯一和巫师有过一点交集的就是高在田了,在他很小的时候曾经得过一场大病,高烧到四十三度一直不退,他母亲背着他走了几十里的山路去镇上看医生,医生看了也是直摇头,直接说你还是把孩子背回去准备后事吧,

高在田的母亲只好又背着他回了村子,想到宝贝儿子就此夭折,不禁悲上心头,一路走一路哭,在半路上遇到一个白胡子老头,见高在田母亲哭得如此伤心,就同情地问道:“这位大嫂,你为啥事哭得这么伤心啊,”,

高在田母亲把事情一说,那白胡子老头就笑了,“这有啥大不了的,我帮你看看,”,

当时高在田已经高烧昏迷不醒了,那白胡子老头摸了摸他的额头,翻了翻他眼皮,就信心满满地道:“大嫂,你不要着急,我给你画道符,你回去以后化水给你儿子喝了,睡上一觉就好了,……”,

高在田母亲还有些将信将疑,心说医生都说沒救了,你画道符就能治好,不可能吧,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她背着高在田回到家中,按照那白胡子老头的嘱咐,把那道符化水给高在田喝了,第二天高在田的烧就神奇地退了,沒几天就能活蹦乱跳地和小伙伴们下河摸鱼了,

长大以后,高在田就知道自己那次八成是遇到巫师了,所以和一般人谈巫色变不同,高在田对巫师的感觉是敬畏,所以吃了一惊以后,立刻面露喜色地道:“山猛,巫师大人在那里,快带我们去拜见,沒准这是我们村子兴盛的一次机缘也不一定呢,……”,

正说着,段昱就带着张文伟和蒋方劲昂首阔步地走过了,那些村民都神色紧张地望着他,高山猛神情复杂地指着他小声地高在田耳边低语了几句,

高在田的脸色就狐疑起來了,巫师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世外高人,大都是仙风道骨上了年纪的人,眼前这个年轻人看起來年纪不大,怎么可能是巫师呢,该不会是骗子吧,

怀疑归怀疑,高在田也不敢怠慢段昱,毕竟刚才段昱一个人把上河村那么多孔武有力的村民丢下田是很多人亲眼目睹的,就谨慎地朝段昱拱了拱手道:“这位大人从何处來,对我上河村高姓有何见教,……”,

段昱被高在田这不伦不类的称谓搞得有些哭笑不得,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身边的张文伟连忙介绍道:“老人家,这是我们镇政府段镇长,……”,

听说段昱是镇长,高在田的嘴巴就张大了,刚才高山猛他们慌慌张张,并沒有提及段昱的镇长身份,既然是镇长,就肯定不可能是巫师了,高在田反而松了一口气,在他看來,段昱镇长的身份远不如巫师带给他的压力大,反而不被他看在眼里了,转过头虎着脸对高山猛训斥道:“山猛,你刚才胡说八道什么,既然是镇长怎么又扯到巫师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