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杀猴骇鸡/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永和和朱业民有些吃惊地望着段昱,他们來向段昱诉苦并沒有指望段昱马上帮他们出头,只是想让段昱知道他们的难处,不至于觉得他们是烂泥巴扶不上墙,沒想到段昱居然直接就亮剑了,而且是向不归镇政府直接管理的镇派出所长杜小刀亮剑,

杜小刀在甜水镇绝对算是数得着人物,掌握着镇上唯一的国家暴力机器,说话自然有底气,和叶玉强等夏黎明的忠实狗腿子不同,杜小刀和夏黎明虽然走得很近,但却并沒有完全依附夏黎明,很多事他都有自己的主见,

一般的派出所长都是匪气十足的,但杜小刀却是个例外,他见谁都客客气气的,看起來很好说话,但要是你以为他软弱可欺就大错特错了,他阴起人可是杀人不见血的,之前有个镇上黑老大不把杜小刀放在眼里,在外面放话说杜小刀算个毛啊,我分分钟灭了他,杜小刀当时听了这话只是笑了笑沒说话,那黑老大还真以为杜小刀怕了他,行事越发地嚣张,结果杜小刀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那黑老大,发现那黑老大开地下赌场,杜小刀立刻亲自带队端了他的地下赌场,连夜把人就送县局了,凡是给那黑老大说情的人一律挡驾,后來那黑老大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彻底熄火了,

要说杜小刀有什么缺点的话就是贪钱,只要你敢送他就敢收,多大的事他都能给抹平了,甜水镇天高皇帝远,公安口的事基本都是杜小刀说了算,所以他胆子也很大,什么钱都敢收,

但你要说杜小刀贪得无厌,他又很会做人,收的钱还会分给手下一部分,所以他在派出所威望很高,下面的干警都很听他的话,基本上是铁板一块,

曾经有个副镇长跟杜小刀不对付,向上面举报过他,上面派人下來调查,因为下面的干警都得了好处,自然是众口一词,结果什么都沒查出來,但那副镇长却被杜小刀盯死了,设了个局让人带那副镇长去嫖.娼,他后脚就带人去抓人,抓到的时候那副镇长正光着身子快活呢,杜小刀阴得很,衣服都不让那副镇长穿就直接把人带到了派出所,把人抓來也不打不审,就这么光着身子对拘留室里一扔,当时正是寒冬腊月,把那副镇长冻了个半死,交了一大笔罚款后才放出來,名誉扫地丢了公职不说,还得了一场大病,差点连命都丢了,从此就再沒有人敢告杜小刀的状了,

有人说过,在甜水镇宁愿得罪夏黎明,也不能得罪杜小刀,因为你要是得罪了杜小刀,你就像被条毒蛇盯上了,指不定他什么时候就窜出來咬你一口,

就连陈永和和朱业民都有些怵杜小刀,人无完人,是人都有点地下活动的,真要把杜小刀得罪死了,杜小刀盯上了他们,搞不好和几个朋友打个牌都会被杜小刀以聚众赌博的名义给端了,这事以前不是沒发生过,就算他们自己不犯事,他们镇上都有许多亲戚朋友,难免有事要求到杜小刀头上的,

所以朱业民和陈永和对视了一眼,有些犹豫地道:“额,段镇长,这不太好吧,派出所不归镇政府直接管理,咱们这样直接去派出所兴师问罪有些不合规矩啊,要不我们还是先向他们的主管领导反映一下,是不是好一点……”,

段昱瞟了两人一眼,微微一笑道:“虽然派出所不归我们镇政府直接管理,但既然是在我们甜水镇上发生的案件,我当然有权过问,你们要是有顾虑,我就一个人去好了,……”,

刚才段昱看着朱业民和陈永和的眼睛,分明从两人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对杜小刀的惧意,这一刻他突然有了一个念头,自己要树立威信或许就着落在这杜小刀身上了,

都说杀鸡骇猴,其实杀鸡未必就能骇猴,因为猴子往往比鸡调皮得多,也狡猾得多,杀了鸡或许会让猴子产生些许惧意,但要让他们彻底地对你俯首贴耳却很难,他们可能会变着法子和你做对,让你抓不住他们,而你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猴子都杀了,因为有时候你还是需要猴子为你办事的,就像段昱之前惩治了夏长水,让镇政府的干部对段昱的强势有了一些认识,但他们还是联起手來想架空段昱,这就是因为夏长水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只鸡,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根本不能真正地震慑到他们,

但杜小刀就不一样了,杜小刀是连夏黎明都要想办法拉拢的人,可以说是一只大猴子,那自己不妨來一着杀猴骇鸡,把杜小刀这个派出所长拿下了,其他阳奉阴违的干部自然就真怕了,而且派出所作为镇上唯一的国家暴力机器,也是自己必须要掌控的,战争年代讲枪杆子里出政权,现在是和平年代,但掌控枪杆子同样重要,这样才能让自己有足够的震慑力,

想到这里,段昱更加坚定了要拿下杜小刀的决心,见陈永和和朱业民还有些犹豫,就摇头笑了笑,大步出了办公室,陈永和和朱业民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來到派出所,派出所的办案大厅里闹哄哄的,有丢了牛來报案的,有嫖.娼被抓來交罚款的,还有两口子打架闹离婚的,段昱正准备进去问杜小刀在不在,靠门口的一张办公桌前,一对中年夫妇和民警的对话吸引了他的注意,

“警察同志,我们的儿子在网吧上网,只是几句话不对头,就被这凶手拿刀捅了好几刀,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我们报案好几天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沒有啊,凶手虽然跑了,但他的姓名、家庭地址我们都搞清楚了,您们赶紧去抓人啊,……”那对中年夫妇的女人气愤地道,

那办案警察本來一直在漫不经心地用手转着笔,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把笔重重地一放沒好气道:“是你们办案还是我办案啊,你们说抓人就抓人,那还要我们警察干嘛,有本事你们自己抓去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