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怪病/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夏黎明就召开了党委会,把榕树村定为了段昱的帮扶点,夏黎明刚一宣布,党委成员们就把目光全集中在了段昱身上,大多数目光是有些幸灾乐祸,也有些人则是略带同情地望着段昱,只要熟悉甜水镇情况的人都知道,榕树村根本就是个大坑,谁沾上谁倒霉,夏黎明摆明了就是挖好了坑等段昱跳,

负责做会议记录的张文伟也连连朝段昱摇头使眼色,示意他找个借口推辞,段昱皱了皱眉头,对众人如此表现很是诧异,不过他却什么都沒有说,算是默认了夏黎明的这个决定,

会议一结束段昱夹着笔记本准备回办公室,张文伟就急匆匆地追了上來,压低嗓门急道:“老板,你沒看到我给你使眼色吗,这榕树村可是个烫手的山芋,沒人愿意去帮扶的……”,

段昱瞟了张文伟一眼,严肃道:“文伟,你这是什么话,如果大家都见了困难就躲,那还要我们这些政府干部干嘛,这个榕树村是不是特别贫穷,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去,,穷点不要紧啊,我们可以带领老百姓发家致富嘛……”,

张文伟叹了一口气道:“如果只是穷点也就罢了,反正甜水镇的村寨大多都很穷,问題是榕树村不仅穷,关键是那里的人有病啊,而且就像麻风病一样会传染的,榕树村的人平均寿命只有四十几岁,基本上一到三十几岁就会发病,一旦发病就沒得治,外面的人如果被传染上就是死路一条,所以榕树村的人很少到外面來,外面的人也很少去,基本上等于与世隔绝了……”,

“啊,”这下段昱也大吃一惊,连忙追问道:“到底是什么病这么厉害啊,,有病就要治啊,情况这么严重为什么不向上级卫生部门反映啊,,……”,

张文伟苦笑道:“具体是什么病我也不知道,总之是一种怪病,我们向上级卫生部门反映过多次,最开始县卫生局也派过几个工作组下來治疗,结果病沒治好,工作组的医生却先后染上了这种怪病,一个个全死了,从此以后就再也沒有人敢去榕树村给村民看病了,具体情况,蒋院长可能比我清楚些……”,

听张文伟说得如此严重,段昱脸色也变得凝重起來,连忙道:“那你赶紧通知蒋院长到我办公室來一趟,我向他详细了解一下情况……”,

蒋方劲來得很快,自打上次跟着段昱去了一趟上河村,他就打定主意要紧跟段昱了,对于段昱的召唤自然不敢怠慢,

可一听段昱提到榕树村,蒋方劲的脸色也变了,连连摆手道:“段镇长,榕树村那地方你可千万不能去啊,那地方就是一块死地啊,有去无回的,……”,

段昱皱了皱眉头,严厉道:“蒋院长,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我叫你來是让你來想办法解决问題的,榕树村人到底得的什么病你请不清楚,,……”,

蒋方劲苦着脸连连摆手道:“段镇长,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榕树村人到底得的什么病,连省里來的专家都搞不清楚,我这个半桶水哪里知道啊,,你就是撤了我这个院长我也沒辙啊,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听说连省里的专家都搞不清楚榕树村人到底得的什么病,段昱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放缓语气道:“方劲同志,刚才我的语气可能重了点,你别在意,再怎么样你总比我这个外行懂得多,你给我介绍一下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们一起來想办法,……”,

蒋方劲叹了一口气道:“榕树村人得这种怪病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了,这种病很可能是一种遗传病,因为榕树村的人有这种怪病,所以外面的人都不愿意和榕树村的人通婚,这也导致榕树村人近亲结婚的情况很普遍,也使得这种病越來越严重,发病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在当地有一种迷信的说法,说是榕树村人得罪了老天爷,被老天爷诅咒了……”,

“从解放初期开始,上级卫生部门就陆续派出了多个卫生队到榕树村來治疗,这里面还有省里面的医学专家,可都沒能找出病因,反倒是卫生队的医生死了好几拨,现在已经沒人敢來了,这种病有点像麻风病,传染性很大,其病理表现也和麻风病有点像,首先表现为皮肤性病变,发病以后全身皮肤溃烂,可是按治疗麻风病的办法却不能治疗这种病,除非能发现一种针对性的疫苗,从幼儿时期就开始接种疫苗,否则一旦发病,以现有的医学手段都沒办法治疗这种病……”,

听蒋方劲这么一介绍,段昱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怪病也太邪门了吧,连省里的医学专家都沒办法,他这个门外汉就更加抓瞎了,一时间也沒了主意,想了想道:“只要是病,就一定有治疗的办法,只是我们还沒有找到,我想去榕树村实地去看看,拍一些照片,省里的专家找不出病因,我们可以找全国的专家嘛……”,

听段昱说要亲自去榕树村看看,张文伟和蒋方劲脸色都变了,连忙劝道:“段镇长,千万去不得啊,这可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

段昱却根本不听劝,用力一摆手道:“你们不要说了,我已经决定了,生死有命,如果我真的因为这件事牺牲了,也死得其所,作为甜水镇的镇长,我绝不允许在我治下还有这样的地方存在,……”,

蒋方劲定定地望着段昱,被他这种舍己为民的精神给深深打动了,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气,激动道:“段镇长,我陪您一起去,我毕竟是学医的,这方面比您在行,沒准能有所发现,当初省里的医疗队撤走的时候,还留了几套防护服在卫生院,穿上多少有些保障,可以防止传染,……”,张文伟一听也激动起來,慷慨激昂道:“我也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