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鬼村/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赞赏地望了蒋方劲和张文伟一眼,蒋方劲能做出冒着生命危险带自己去榕树村的决定,肯定是忠诚投靠了,而张文伟更是数次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忠诚,虽然现在两人地位都不高,不能给自己提供多少助力,但却是值得自己信任和栽培的,就重重地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道:“方劲,这就对了,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甜水镇为什么贫穷,就是缺少大无畏的精神,如果你能找出榕树村人得的怪病的病因,我给你记一大功,文伟,你就不用去了,镇政府这边我还指望你帮我看着呢,……”,

得到段昱的赞许,蒋方劲更加激动了,像打了鸡血一样立刻回医院拿防护服去了,张文伟不能陪段昱一起去榕树村,微微有些失望,不过他也从段昱的话里听出了段昱对自己的信任和倚重,心里也又有些小兴奋,

去榕树村要走三十多公里的山路,而且全是那种只有一米多的羊肠小道,不能通车只能步行,两边全是茂密的茅草和灌木丛,几乎把路都要完全遮住了,需要费力地拨开才能艰难地行走,很显然这条路很少有人走,这也让段昱对榕树村的封闭有了更深的认识,

“为什么不把路修一修呢,省里不是有村村通公路拨款吗,……”段昱有些疑惑地向身后走得气喘嘘嘘的蒋方劲问道,

蒋方劲如今对段昱是敬服到不行,这漫漫山路就连当过多年赤脚医生的他都走得很吃力,而段昱居然像沒事人似的,只这一点就比之前那几任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镇长强到哪里去了,他叹了一口气道:“别说通公路了,榕树村如今连电和电话都沒通呢,一是财政沒钱,村村通公路虽然省里有拨款,可也需要自筹一部分,榕树村连这自筹的一部分也拿不出來,再就是榕树村的这种怪病,人人都怕沾上,來都不愿意來,自然也沒人理了……”,

段昱眉头皱得更紧了,榕树村情况的恶劣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的想象,这让他的心情越发沉重,看來要改变榕树村的状况还真是任重道远啊,不过现在首要的还是要把榕树村人的这种怪病的病因找到,

离榕树村还有四五里的时候,已经可以从所站的山头隐约看到对面山脚下有人居住的痕迹,蒋方劲就连忙放下身上的背包,把里面的防护服拿出來了,一定要段昱换上,

段昱也沒有推辞,他來榕树村不是逞英雄,人类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有一种天然的畏惧,榕树村人的怪病连省里的专家都头疼不已,他自然不可能一点防护措施都不采取就跑过去,

因为之前张文伟和蒋方劲把榕树村说得如此恐怖,段昱就先入为主地认为榕树村应该是一个穷山恶水的地方,但真正走到榕树村口,段昱就惊呆了,一排一人都环抱不过來的古榕树一字排开,旁边则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蜿蜒流过,长长的榕树枝条随风摆动,背景则是错落有致虽然残破但十分有民俗风情的吊脚楼,简直就是一幅美到极点的风景画,

这样的美丽的地方怎么就成了众人口中的诅咒之地呢,段昱心中充满了疑惑,蒋方劲像是猜到了段昱的疑惑,笑笑道:“段镇长,您一定觉得这地方很美吧,我第一次带省里的医疗队來的时候也这样觉得,可不知道您发现了沒有,这里缺乏生气,水里沒有鱼了,山上沒有鸟,也沒有野兽了,……”,

给蒋方劲这么一提醒,段昱这才发现自己这一路走过來确实是沒有看到飞鸟和野兽的踪迹,甚至连鸟鸣也沒听到,旁边那条清澈见底的小河也沒有看到有鱼游动,而像这样偏远的山村來了陌生人,按说村里的居民也应该早惊动了,但段昱却连一个人影都沒看到,那一座座残破的吊脚楼的门都是紧闭的,

看到如此诡异的情景,段昱也情不自禁地汗毛直竖,吃惊地道:“难道榕树村的这种怪病连动物都会传染吗,,那就真的太可怕了,……”,

蒋方劲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那倒不会,这种怪病不会传染给动物,反倒是这里的植物会长得格外高大茂盛,但是因为这里村民已经对人生失去了希望,所以他们基本上不事劳作,除了种植一点维持基本口粮的稻谷,他们连鸡鸭、猪牛都不养,沒有吃的就上山下套抓野兽,打鸟,下河捞鱼,久而久之,这里的飞鸟野兽和鱼类就基本绝迹了,而因为有这种怪病,这里的村民十分自卑,根本不愿意与外界接触,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

段昱的心情越发复杂起來了,有对榕树村人的不幸的同情,也对榕树村人这种杀鸡取卵的自暴自弃行为很是无语,如果榕树村人自己都放弃了希望,谁又能拯救他们呢,,

带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复杂心情,段昱继续往村里走,一路上还是沒有看到人影,如果不是偶尔有村民打开门缝朝外张望一下,马上又用力关上,段昱还真会以为自己來到了一个“鬼村”,

更让段昱吃惊地是他在村民打开门缝张望的时候,虽是惊鸿一瞥,他却发现那些村民的脸上都有一块块恐怖的红斑,而他们开门的手更是已经溃烂,看起來真如从地狱出來的恶鬼一般,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段昱还是感觉自己后背的冷汗都出來了,幸亏防护服是完全和外界隔绝的,汗液也不会渗透出去,不用担心病毒通过空气和体液传染的问題,

蒋方劲带着段昱來到一栋据说是当年榕树村村支书家的吊脚楼前,自从省里的医疗队撤走以后,这里和外界的联系就基本断了,自然也不会更换村支书,只不知道当年那位村支书还在不在了,

段昱他们在吊脚楼门外敲了半天门都沒有人來应门,就在段昱准备离开去别的吊脚楼敲门看看,里面突然传來一个苍老而又十分警惕的声音,“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