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考校/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说段昱本來已经心灰意冷,对建作训基地的事已经彻底绝望了,正想着到哪里去招商引资无论如何也要把甜水河的河道改造项目搞起來,突然又接到林可柔的电话,说是又到了甜水崖,而且连她父亲省军区司令员林国华也來了,让他立刻用最快速度赶过來,

段昱自是喜出望外,本來已经绝望的事突然有了转机,这种兴奋是难以用语言來形容的,他立刻跳了起來,叫上张文伟就往甜水崖赶,他实在太兴奋了,一路跑得飞快,这下可苦了跟着他的张文伟,跑得气喘嘘嘘也跟不上他的脚步,段昱也顾不上等张文伟了,让他慢慢赶上來,自己一路飞奔先去了甜水崖,

來到甜水崖口,这次沒有警卫挡道了,老远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头发花白的老人在林可柔等人的簇拥下,手叉着腰,正对着周围的山峰指指点点,这老人虽然年纪不小了,站在那里却腰杆挺得笔直,如一座大山一样,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而周围那些直插云霄的山峰倒像是他手下的士兵一样,肃立在那里听候指挥,

段昱也猜到这老人大概就是省军区司令员林国华了,他也算是见过不少高官了,市委书记韩成功、市长高显路不说,常务副省长田伯光、李梦雪的父亲省委宣传部长李克定那可都是省部级大员,可在他们面前段昱也能表现得不卑不亢,镇定自若,但是面对眼前这位头发发白的省军区司令员的时候,段昱不知怎么心里却有些打鼓了,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大步朝他们走去,

听到脚步声,林国华也转过头來上下打量着段昱,又抬起手腕看了手表,心里暗暗点头,从他让林可柔打电话通知段昱,到段昱赶过來前后只过了四十几分钟,而从甜水镇到甜水崖却是有十好几里的山路,这速度就十分惊人了,远远超过了省军区特种部队搞野外拉练急行军的最高纪录,更难得的是段昱除了脑门上有些微汗,气都不怎么喘,

段昱也是实在太兴奋,所以跑动中就不由自主地调动了自己的内息全力施为,而一路上又沒有什么人烟,所以段昱不担心自己会吓到路人,事实上也很少有人会注意这样的细节,这其实也是林国华对段昱的一次考校,

林国华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段昱,似笑非笑地道:“你就是段昱,就是你一个人把我七、八个兵全缴了械,还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段昱就愣住了,搞不清林国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算自己打了那几个士兵,也犯不着林国华这个省军区司令员亲自來兴师问罪吧,只得尴尬地笑笑解释道:“林司令员,人确实是我打的,不过我已经向秦部长赔礼道歉了,而且这事错也不全在我,事情是这样的……”,

林国华突然脸色一变,厉声喝道:“攻击军人可是大罪,赔礼道歉就算了,來人,给我拿下,……”说着用力一挥手,他身后那四名如铁塔般壮实的教导团武术尖子就不用分说地向段昱扑了过來,

这四名教导团武术尖子都是属于武痴类的人物,他们的人生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不断变强,打倒所有对手,而他们平时的生活也只有一件事,就是训练,再训练,本來他们是不屑于四个人联手对付段昱一个人的,但來时林国华对他们用了激将法,说他们四个也不一定对付得了段昱一人,而且又听说段昱一个人就制服了七、八个警卫,也让他们起了好胜之心,憋足了劲要让段昱好看,

又來,,段昱大吃了一惊,本來狂喜的心情也变得郁闷到了极点,怎么这些部队里的人都这么不讲理,根本不听自己解释就动手,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他却是不敢全力出手了,施展开古书里的步伐不停游走,躲闪着那四名教导团武术尖子的攻击,

但这四名武术尖子却是不比上次那七、八个警卫,身手高出了许多不说,而且这四人明显练过合击之术,配合十分默契,几乎沒有破绽,把段昱躲闪的空间都封死了,让段昱应付起來颇为吃力,样子也有些狼狈了,好几次那四名武术尖子的拳头看似就要打中段昱,却是每次都险之又险地擦身而过,

林国华则是饶有兴趣地在一旁观战,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秦中山则一直黑着脸,巴不得段昱落败,林可柔也紧张得手都捏紧了,躲在林国华身后不停地朝段昱使眼色,示意他全力出手,

那四名武术尖子见联手都不能制服段昱,也收起了轻慢之心,出手越发不留情了,段昱也被打出了真火,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暴喝一身,身体像一个陀螺一样飞速旋转起來,一下子就转出了那四名武术尖子的包围圈,突然來到他们的身后,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是简单地一挤一靠,那四个武术尖子就腾云驾雾般地飞了起來,“扑通、扑通、扑通”四声,全掉进了旁边的甜水河里,

“嘢,”林可柔兴奋地扬起粉拳跳了起來,秦中山则是一脸铁青,林国华眉毛一扬,哈哈大笑起來,

段昱被林国华笑得莫名其妙,一头雾水地站在那里,这时那四名武术尖子已经从河里狼狈不堪地游了上來,段昱连忙上前伸手去拉,一边拉,一边不停地道歉,“得罪了,”,

林国华用手指点了点那四名武术尖子,哈哈大笑道:“怎么样,现在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赶紧拜师,过了这村就沒这店了啊,……”,

那四名武术尖子满脸胀得通红,他们都是眼高于顶的人物,但对于段昱他们是真服气了,刚才他们四个人联手却连段昱的衣角都沒摸到,最后更是段昱怎么出的手都沒看清,就云里雾里地掉河里了,显然段昱的身手高出他们许多,就互相对视了一眼,突然齐齐向段昱拱手道:“教官,请多指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