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脑子被门夹坏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黎明也是成了精的人物,听了李善念的话如何还不知道顺着杆子往上爬,忙不迭地表忠心道:“李书记,有您这句话我就有底气了,今后您指向哪里,我就打向哪里,我向您保证,甜水镇有任何异常的动向我都会第一时间向您汇报……”,

李善念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个夏黎明还是很会來事的,有这样一个老于世故的忠实走狗帮自己盯着段昱,就不怕他翻出什么风浪了,最后李善念又勉励了夏黎明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作训基地项目正式启动当天,甜水镇前所未有的热闹,一下子來了这么多大官,甜水镇本不宽敞的街道都被小车停满了,老百姓们站在两边门面的台阶上看热闹,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对于今天发生的事会对甜水镇的将來产生怎样的影响并沒有清晰的概念,只是模模糊糊地感觉到自打新镇长來了,甜水镇似乎慢慢有了一些变化,

在甜水河边的简易码头旁用钢管架搭起了一座高台,背后是大幅喷绘布背景,台面上用红地毯一铺,倒也很是气派,台下则是彩旗飘扬、横幅招展,这是段昱连夜让人布置出來的,这么多领导要來,场面上自然不能寒碜了,

林国华在韩成功、高显路等人的簇拥下走了过來,夏黎明则亦步亦趋地紧跟在后面陪着笑脸介绍情况,倒是段昱不见了身影,

原來恰巧蒋方劲带着张海粟教授等国家疾控中心专家一行也到了甜水镇,要去榕树村提取血清样本,好研制治疗榕树村人“怪病”的疫苗,这也是一直悬在段昱心头的一件大事,张海粟教授这样大名鼎鼎的专家远道而來,自己不出面接待实在说不过去,而作训基地启动仪式不过是走个形式,有夏黎明这个一把手出面就足够了,所以段昱就跟夏黎明打了个招呼,亲自带着张海粟教授一行去了榕树村,夏黎明自是巴不得段昱离开,这样在领导面前露脸的机会就留给自己了,

林国华沒有看到段昱,嘴角就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这次來搞这么大的阵势其实是有意为之,却并非是准备为段昱站台,而是要把段昱架在火上烤,这也是对段昱的另一种考校,如果段昱在仕途混不下去了,就只能老老实实地转投自己麾下了,

想到这里林国华就偏头对跟在他身后的韩成功面无表情地道:“韩书记,怎么不见这里的小段镇长啊,不会是怕见我吧,……”,

韩成功也是突然接到通知得知林国华要來,完全沒搞清楚是什么状况,心里也正纳闷林国华为什么这么兴师动众地跑到甜水镇这么偏远的地方來,只是一个作训基地项目启动似乎沒理由搞得这么隆重,林国华突然发问让他愣了一下,他虽然与段昱打过一次照面,但像镇长这种级别的干部是不可能给他留下太深印象的,就有些愕然地偏头看向自己身后的李善念和周青山,让他们直接回答林国华的问題,

李善念见林国华点名要见段昱,眼皮就跳了跳,难道说这位省军区司令员竟是冲着段昱來的,可是林国华脸上完全看不出喜怒,也不知道这位大佬到底是欣赏段昱,还是段昱什么地方触怒了他前來兴师问罪,就朝一直屁颠屁颠跟在身后脸都快笑得僵硬了的夏黎明使了个眼色,

夏黎明会意,正好借此机会给段昱上上眼药,就故意轻描淡写地道:“小段镇长啊,省里來了个医疗队,他去陪医疗队去了……”,

果然韩成功一听就直皱眉头,这么重要的场合镇长却不在场,放着省委常委不陪却去陪什么医疗队,这不是脑袋被门夹坏了吗,一旁的周青山也暗自抱怨,这个段昱怎么回事,这本是在领导面前露脸的大好机会,这家伙却跑去陪医疗队去了,倒是让夏黎明抢了风头,这也太沒有政治敏感性了吧,

抱怨归抱怨,段昱是自己这边的人,周青山自然要帮他圆场,连忙站出來解释道:“段昱同志我了解,不是这么不知轻重的人,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去处理去了……”,

林国华眉毛一扬,对段昱居然会丢下自己去陪省里的医疗队也有些意外,脸上却是似笑非笑地插话道:“这个小段镇长还真是有个性啊,怪不得当初我们作训部的小秦到甜水崖现场考察的时候,还和他起了冲突呢……”,

韩成功等人都大吃了一惊,虽然林国华是带着开玩笑的口吻,但他们都知道这位省军区大佬是出了名地护犊子,沒准就是因为这事对段昱印象不好了,韩成功就黑着脸沒好气道:“简直胡闹,能有什么急事比陪林司令员更重要,,赶紧叫他过來,……”,

周青山就赶紧给段昱打电话,这时段昱已经陪同张海粟教授一行从榕树村回來了,张海粟教授到榕树村看到榕树村人的现状也十分震惊,因为所带的设备不够,他们从朱老支书等未患病的村民身上提取了血清样本后,连饭都顾不上吃又匆匆赶回了省城,

“段昱,你怎么搞的,,这么多领导都在等着你呢,韩书记都发火了,……”周青山走到一旁拨通了段昱电话,压低嗓门沒好气地训斥道,

段昱正要解释,周青山就不耐烦地道:“你别解释了,赶紧过來吧,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段昱一路小跑赶了过來,一到现场就见领导们都黑着脸瞪着他,李善念更是立刻劈头盖脸地训斥道:“段昱同志,你跑哪里去了,还有沒有一点组织纪律性,,听说你还和部队上的同志起了冲突,这是怎么回事,,……”,

段昱愣了一下,瞟见林国华嘴角那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就大约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心说不就是沒答应你转入军籍吗,你这么大领导也犯不着这么玩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