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挑战权威/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篝火晚会结束后就该休息了,作为尊贵的客人,段昱和林可柔都被安排到了单独的山洞休息,不过这里的条件自然不可能像星级酒店那么舒服,连床棉被都沒有,只是用厚厚的稻草直接在地上铺上一层就当床了,看到这样的情景,段昱也不由一愣,想要开发“野人村”的决心更大了,

还真别说,躺在稻草上面其实还挺暖和的,隐隐还有一股稻草梗的清香味,很是好闻,只是稻草的末端和皮肤摩擦微微有些痒,加上段昱心里一直想着要怎么才能说服朱成祖同意自己开发“野人村”,所以一直在翻來覆去的,久久无法入睡,

这时他突然听到一阵洞外传來嘈杂的喧哗声,他赶紧爬了起來走出洞外,就见不远处的一个山洞口围满了“野人村”村民,山洞内则传來一声声痛苦的**声和带着悲伤的呼喊,

段昱赶紧走了过去,“出什么事了,,”段昱拉住一个村民问道,那村民却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表情显得有些麻木,段昱只好自己从人群中挤了进去,就见洞穴内一名中年男子正痛苦地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旁边一名中年妇女则是满脸悲切地呼喊着,几个小孩无助地在旁边看着,

这名中年男子段昱有印象,就在之前的篝火晚会上,他还一个劲地端着自酿果酒向段昱劝酒來着,可转眼一条龙精虎猛的汉子就变成这般令人同情的模样,看他的样子应该是突发了某种疾病,段昱对医学是一窍不通的,想帮忙也不知道怎么帮,

这时朱成祖也过來了,那中年妇女见到他就“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嘴里急切地说着什么,她说的是土话,段昱听不懂,不过也大约猜到是求朱成祖救救她丈夫的意思,朱成祖弯下腰,把手搭在那中年男子的手腕上把了把脉,眉头就皱了起來,过了良久叹了口气,站了起來朝那中年妇女摇了摇头,那中年妇女眼中仅有的一线希望也破灭了,扑在那中年男子身上嚎啕大哭起來,围观的村民眼中也露出了同情之色,不过更多却是麻木,显然这样的事情在他们这里经常发生,

段昱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林可柔是省军区女子特战队的队长,肯定接受过野外生存训练,应该懂一点的急救常识,或许她会有办法也说不定,就赶紧拉住旁边的一个村民,比划着让他带自己去找林可柔,

林可柔跟着“野人村”的少女们疯了一晚上,倒是睡得很香,外面这么吵也沒把她吵醒,只是睡姿颇不文雅,蜷缩在稻草堆里像只小野猫一样呼呼大睡,还不时吧嗒吧嗒嘴,也不知是梦到了吃啥好东西,

段昱也顾不上好笑,上前叫醒她拉起她就走,被惊醒了好梦的林可柔自是很不高兴,想甩开段昱的手却沒他力气大,一路骂骂咧咧地被段昱拖到了那发病的中年男子一家所住的山洞,

朱成祖见到段昱把林可柔拉來就皱起了眉头,在他们这里妇女地位不高,有事也基本不让妇女参与的,就伸手拦住段昱,冷冷地道:“小伙子,我说过我们村里的事不需要你管,请你们离开,……”,

段昱对这个顽固的老头子也有些恼火了,拨开他干枯的手指着那痛苦地在地上打滚的中年男子对朱成祖怒道:“难道你要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吗,,……”,

朱成祖在这“野人村”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从沒有人敢这样大声对他说话,眼中也不由闪过一丝恼怒,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村民们见段昱居然敢对朱成祖无礼,脸色也变了,面色不善地围了过來,

林可柔被段昱从睡梦中吵醒心里本就不舒服,再见村民这般表情就更不高兴了,有些火道:“这些人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段昱你那么多事干嘛,反正我们明天就要走了,既然这老头不让我们帮忙,我们走就是了……”说着就甩手准备转身离开,

段昱连忙再次一把拖住林可柔,在她耳边小声道:“救人要紧,这老头交给我來对付,你先去看看那男的到底得了什么病,,……”说完又转头对朱成祖冷冷地道:“朱老先生,如果你真的关心你的族人,就请你让我的同伴为你的族人看病,如果你为了你那可怜的自尊心,不惜牺牲你族人的生命,那我无话可说,……”,

林可柔有些不情愿地走进洞穴,弯下腰去查看那中年男子的病情,那中年妇女一方面希望自己的丈夫得救,一方面又怕触怒朱成祖,跪在那里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只是眼巴巴地望着朱成祖,那些村民则都对段昱怒目而视,只等朱成祖发号施令就准备把段昱抓起來,

朱成祖脸上阴晴不定,他潜意识里自是不希望段昱这个外來者插手自己村子的事务,挑战自己的权威,但段昱的话却正击中他的软肋,他一向自诩对族人仁爱,如果他坚持不让林可柔给那中年男子看病,最后那中年男子死了,就算村民们不说什么,他自己良心上也过去,

沉吟片刻,朱成祖挥了挥手让村民们散开,斜了段昱一眼道:“如果你的同伴真能治好我的族人,我自是感激不尽,但如果你想借此让我同意你之前所说之事,那是痴心妄想,不管你的同伴能否治好我族人的病,明天一早,都请你们马上离开,……”很显然顽固的朱成祖已经猜到了段昱的用意,先就把门给堵死了,

段昱对朱成祖的顽固彻底无语了,不过他始终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如果林可柔能治好这中年男子的病,肯定能大大缓解朱成祖对自己的敌意,其他的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就沒有再说什么,将注意力放到了正在给那中年男子看病的林可柔身上,

林可柔的医学水平也只是半吊子,好在那中年男子的病征比较明显,她检查了一番就抬起头对段昱道:“是急性阑尾炎,要是在外面动个小手术把阑尾割了就沒事了,可这地方什么医疗器械都沒有,怎么手术啊,再不送医的话,这人就沒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